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8章
    洗过澡之后,花瑶身上只裹了一层浴巾,这个时候更显得胸部坚挺起来,而且花瑶的腿是真的美,虽然只有1米6,但是她的身材比例几乎完美,1米6的身材却有一双让人爱不释手的腿,她坐到沙发上之后,我忍不住在她的腿上舔了起来,如此光洁,甚至连毛孔都看不到,简直就像是玉雕琢而成的腿,我不禁问:“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完美的腿?”

    我的问题让花瑶脸红心跳,“你喜欢就好了,只要是哥哥喜欢的,我也会喜欢。”

    “这么说起来我喜欢你的话,那你不是会变得自恋起来?”

    花瑶说:“自恋有什么不好的吗?我本来就值得自己喜欢。”

    “好好好,你值得自己喜欢。”

    花瑶的腿并不是特别敏感,脚趾头反而有些敏感,我将花瑶的脚趾头慢慢含进嘴里,就算是张小美的脚趾头我一般也不愿意碰,特别是含进嘴里。

    可是花瑶不一样,真的可以算得上去玉足。

    在我舔花瑶的脚趾头的时候,她也情不自禁,表情变得苦闷起来,显得非常动情,花瑶的脚趾头是她的敏感区,只要咬到脚趾头,她的身子就会不由自主地扭动,而且表情苦闷,似乎在遭受某种刑罚,这时候我开始轻轻在她的脚心挠动起来。

    花瑶忍不住发出笑声,接着眼泪都笑出来了,“你这个人好讨厌哦!”

    “你就是这么和你最爱的哥哥说话的吗?在沙发上趴好,必须让我打一打屁股惩罚一下。”

    花瑶似乎有些害羞,不过最后还是顺从我的说法,慢慢将屁股撅了起来,浴巾本来就缠绕得不紧,她在沙发上趴好,然后高高抬起屁股之后,浴巾不免崩坏掉落在沙发上。

    花瑶连忙想要拿浴巾遮住身体,却被我一把夺过浴巾:“又不是没看过,害什么羞?”

    即便我这么说话,花瑶还用手捂住胸部,还有一只手捂住那神秘的地方,我叫她的手直接扳开,居高临下,能看到花瑶完美的臀形,还有那少女感十足的纤细腰部。

    在和我相遇之前,花瑶几乎没有感受到过**的快乐,性对她来说只是为了应付男朋友的一项基本工作而已,还有可能怀孕,基本上等于烦恼之源。

    可是和我做过几次之后,花瑶的身心逐渐融化,已经知道了这一种快乐,当我的手指触及她的花房的时候,花瑶不由自主地扭动起来,想要寻找着一种快乐。

    这是一种我们大家都想要快乐。

    花瑶在沙发上,回头温柔地说了一声:“哥哥我好冷。”

    于是我就将花瑶抱回了房里,将被子盖在我们两个人的身上。

    有了被子的遮盖之后,花瑶不那么害羞了,反而紧紧地抱住我说:“哥哥,我要哥哥的大东西。”

    这样的话已经是花瑶的羞耻感的极限所在,花瑶的耻感一直很高,不过就是喜欢害羞的少女玩起来才有趣味。

    我和花瑶极少有单刀直入的时候,每一次都有漫长的前戏,将花瑶的情绪完全挑逗到巅峰之后才开始正题。

    这一次也不例外,我一只手在花瑶的下身运动着,一边问花瑶各种问题。

    弄得花瑶羞不可抑,最后只能小声回答我:“和哥哥做的最舒服了……”

    “和你自己弄比起来呢?”

    “讨厌!”

    花瑶的反应完全在我的预料之中。

    “难道你没有自慰过吗?”

    “哥哥好坏,每次都问人家这种问题!”

    “就是这样的问题才有趣呀,快点回答,不然的话,哥哥去找小美了啊》”

    “明明已经把人家弄成这样了,凭什么还去找小美?”

    “因为小美比你听话哟。不管什么问题,小美都会回答我。“

    “哥哥不许走!”花瑶激动地缠住我的脖子,然后拼命地找我接吻,弄得我甚至有些喘不过气来,她的肺活量好像很不错的样子。

    大家最后都弄得气喘吁吁,花瑶还不忘记问我:“哥哥还要去找小美吗?”

    “找小美干嘛?找你就好了,来,把屁股翘起来。“

    “人家不要嘛……”花瑶虽然这么说,但还是将屁股翘了起来,“因为是哥哥,所以没有办法呢。”

    花瑶的语气十分之无奈,看来她已经完全进入了自己设定的角色里面,女人一旦进入自己设定好的角色,那**就会一浪接着一浪。

    第二天安安约了我去散心。

    安安似乎心情很不好的样子,反正嫂子还没回来,我还处于无人监管的状态。所以我答应了下来。

    安安依然开车来接我。

    等我上了车,安安问我说:“你最近和石巧是不是走得太近了?”

    我有些小心翼翼地问:“那个……我可以理解为你在吃醋吗?”

    安安冷静地说:“我没有吃醋,你喜欢就和她处着吧,不过不用对她付出什么真心,也不可以以后哭着鼻子来找我,说她不爱你了什么的这一类的话哦。”

    之前安安对苏菲的态度也不是很好,或许只要是和我发生关系的女人她都会产生不满?那她为什么还要给我做这样的安排呢?

    或许连她自己都弄不明白吧,女人本来就是矛盾的集合体。

    安安的这个提醒,也让我觉得她好像把我当做小朋友了,“我既不会哭鼻子,也不会爱上石巧,你今天怎么了,我觉得你不是很正常。”

    安安耸耸肩:“无所谓,我们去酒吧找点乐子?”

    “太吵的地方我不喜欢。”

    “那我们去更私密一点的地方吗?”

    安安的这个提议我同意了,我原本以为她会带我去酒吧,但我们去的是一个非常私密的会所,是她的一个朋友开的,比安安的那个会所更有格调,据说是本市有钱人和官员的后花园。

    背后的老板来头肯定很大。

    和安安、石巧接触之后,我才知道本市居然有这么多销金窟,就算是一百万也能在很短的时间之内用出去。而且这些销金窟外面看上去都很普通,只是普通市民的话,根本不可能知道这些看似普通的建筑里面藏着怎样的享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