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0章
    酒过三巡之后,桌子上各种洋酒、红酒、啤酒的空瓶子堆放了不少。

    那个石处长的手放的地方也越来越过分,恨不得把身边的两个小姑娘吃下去的感觉。石处长的手已经借着酒意将那两个小姑娘的全身上下摸了一个遍。最后两只手分别插入了两个姑娘的双腿之间。

    一般来说这种高档的场子里面不会玩得太过分,大家都会讲一讲规矩。可是今天的石处长大家都想要讨好他,那么所谓的规矩也就变得不重要了。

    规矩一向都是给利益让路的,石处长的手上拥有的权利让他可以无视这些规矩。我这下算是明白那些人为什么醉心于公务员考试了。石处长这个级别就已经能在那些身价上亿的老板面前耀武扬威了,如果是更高级别的官员呢?那不是更加厉害?

    一个晚上我都没怎么喝酒,只是喝了一点柠檬汽水,所以我的思维非常敏捷。我听到一个男人对室主任说:“那块地是不是……”

    这个男人应该姓潘,之前也见过好几次了,人到中年也没有小肚腩,双眼十分有神。我对这个潘总的印象很深,应该是一家房地产公司的老总,以及另外几个公司的董事。在本市来说应该可以说是大人物了,可就是这样的大人物,在石处长面前也堆了一脸讨好的笑容。

    那一块地的价值具体有多大我不得而知,不过从潘总还有其他人的热切程度不难判断,绝对是一块大肥肉,不然他们根本没必要在石处长的面前这么装孙子。

    话题的核心就在于这块地。可是石处长一直绕来绕去打官腔不愿意触及的内容也在这里。

    石处长真的非常狡猾,始终没有松过口,最多说的也不过是回去开会好好研究研究,鬼才知道石处长会研究什么。

    这样的场合我虽然一直插不上话,不过他们说的也都是一些虚伪的奉承的话。何况石处长权利再大、后台再硬也和我没什么关系,我也不期望从他这里得到什么好处,所以根本用不着讨好他。

    安安突然咬住我的耳朵问:“是不是觉得很无聊?”

    现在这个状况当然很无聊,不过我还是在安安的耳边说:“有你在我就不无聊。”

    安安轻轻地咬了我的耳朵一下:“晚上给你补偿……”

    听到“补偿”这两个字,我的眼前几乎已经浮现了安安跪在我双腿之间的画面。那现在的忍耐当然也变得有意义起来。

    后来大家又开始喝起酒来,我一直滴酒不沾,也没人管我这个无名小卒,倒是那个死胖子一直劝安安喝酒,不过全被安安用开车的借口挡下了了。不过即便如此那个死胖子还是贼心不是的样子。

    别说安安了,我都觉得这个胖子特别烦,这种人如果不是用钱砸在女人的身上,我想没女人愿意理这死胖子。而且很明显安安不是他用一点小钱就砸得动的女人。

    酒已经喝了很多了,这个石处长真的很难喝,我觉得他喝的酒已经足够喝趴四个我了,可是石处长依然没有醉,至少没有醉到口齿不清、思维迟钝的程度。

    我真怀疑这个石处长是在酒缸里面长大的。

    那个石处长兴致依然十分高昂的样子,拉着那个潘总说话。有些人就是这样的,喝了酒之后话特别多。

    其实石处长说的话已经重复好几遍了,吹嘘自己的事迹也是翻来覆去地讲,无聊得要命。可是因为他的身份和职位所拥有的能量,大家还要装作很有趣的样子。

    而石处长搂着的两个姑娘,因为也喝了不少的酒,脸上多了异魔酡红,今天晚上石处长肯定会操劳无比……

    中年男人最喜欢的当热是充满了青春活力的小姑娘,连我都有些羡慕。

    如果有可能,谁不想操新鲜的姑娘?

    在死胖子的安排下,又来了好几个漂亮姑娘,其实我也挺想要一个漂亮姑娘陪我喝酒的,但是考虑到安安就坐在我的身边,这种事情我也就想想算了。

    这一场无聊的聚会也终于要结束了。

    我长舒一口气,心想总算是结束了,真是谢天谢地。

    两个小姑娘将石处长从沙发上扶起来,石处长虽然精神还很清醒,但是身体的控制已经跟不上了,脚步十分虚浮,多亏了两个姑娘一左一右扶住石处长。

    可是我的想法很快就落空了。

    石处长突然叫了安安一声,安安虽然不愿意,但也还是凑到了石处长的面前。

    石处长说:“听说你新开了一家酒吧?我们这么多年的朋友,不给你捧捧场怎么行呢。”

    听石处长的语气,似乎是想去安安的酒吧进行第二场,安安的脸上一如既往挂着让人如沐春风的笑容,一开始的时候还推辞了一下,后来石处长搂着那个潘总一定要大驾光临,安安实在推辞不过就只好答应了下来。

    我的脸上表情都已经麻木了,一定要和这些无聊的人聚会的话,我还不如回家看电视,何必在这里浪费时间呢。

    上了安安的车之后,我和她一起坐在后排,她刚才喝了酒只能安排代驾。

    “去酒吧完了不会还要去洗桑拿吧?”我问安安,“这样安排的话岂不是要弄到凌晨四点?这时候再去喝个粥什么的,不是就一整夜过去了?”

    安安也有些惆怅的样子,“我也不想和他们应酬,要不我们找个机会撤退吧?”

    “这样最好。”我认同地说。

    安安搂住了我,咬住了我的耳朵,“怎么?生气了?”

    这样突如其来的亲密让代驾司机瞪大了眼睛,不过他还算有职业素养,很快就将目光从后视镜里面收走了。

    “我只是没搞懂你说的散心怎么会变成应酬。”

    安安的身体更加靠近我,柔软的胸部紧紧地贴住我的身体,“计划赶不上变化嘛。”

    “他们要拿地,你也要参与吗?”我问安安。

    安安将我抱得更紧了,好像一团火焰弄得我下面反应很大,“我和那个潘总是好朋友,他要是拿到地的话,我也可以入局拿一点股份的,不然的话你以为我为什么要来和这些虚伪的人喝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