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1章
    果然一切的理由归根结底都是为了钱。

    安安说:“这个石处长最好色了,真是恶心,还好今天有你在……不过恐怕下次你就镇不住他了。今天晚上那两个小姑娘肯定要被折腾惨了。”

    听安安这么说的话,石处长似乎有在性上面也挺变态的。

    我问:“他和石巧有关系吗?”

    “只是同姓而已,两个人没任何关系的。”

    这也不能怪我有这种疑问,毕竟石这个姓氏并没有那么常见。

    “那一块地……”我说,“价值大概多少?”

    “出让金我们预估在六十亿……然后各种配套开发跟上的话,要花的钱更多,不过建成之后应该会是本市最大的小区……哪一个区域的未来大家都是看好的,未来的升值空间一定很大,你要是有钱的话也可以去那边投资商铺哟。”

    “我哪有钱?”

    “你没有钱,石巧有呀,还不是看你会不会哄她开心。”

    “算了吧。”我看着安安,“我可不想骗女人的钱。生意上的事情反正我也帮不上你什么忙。”

    “才不是呢,石巧那边不是被你哄得服服帖帖吗?把你介绍给她之后,我从她手上拿了一个很赚钱的项目呢。”

    我看着安安,叹了一口气才说:“你这样说我会觉得自己好像一个舞男,为了钱不断地出卖自己的**。”

    安安被我逗笑。

    而我则马上按住了她的嘴巴,和她激烈地舌吻起来,安安一开始还对我非常抗拒,可能考虑到了前排坐着一个陌生代驾的关系。但是等我舌头撬开她的牙关之后,她变得比我还主动起来。

    因为喝了不少酒的缘故,她的唾液都带着一股酒味,我甚至觉得我有可能这样被安安灌醉。

    安安到了后来,直接勾住我的脖子,双腿也放到了我的身上,一边哼哼唧唧一边接吻。

    这种慵懒的鼻音弄得我是欲罢不能,我真是佩服前面的代驾,我们已经弄得这么惊天动地了,他依然能够安稳地开车。

    直到车子停下来,安安都赖在我的怀里不愿意起来。

    又是那个死胖子来敲车窗,安安这才从车上下去。下了车之后,我亲密地帮安安整理刚才被我弄得凌乱无比的衣服。

    安安的衣服扣子不知道怎么崩开了一颗,露出里面紫色文胸的一角,我帮安安系上扣子的时候,顺便恶作剧地握住了安安的双峰,安安风情万种地瞪了我一眼。

    那胖子看得眼睛都快要喷火,估计把我生剥活吞的心都有了。我才懒得理会他什么。

    我们一行人杀到酒吧里面,夜风一吹,那个石处长也精神了不少。

    酒吧里面非常热闹。电子乐弄得我五脏六腑都跟着一起震动,舞池中间有不少年轻的男男女女,踩着鼓点不断地扭动着身体。

    而其余的桌子和吧台也坐满了客人,看起来生意很好的样子。

    石处长对舞池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不过最终也没有下舞池。这一点应该表扬石处长有自知之明,他肥胖的身体扭起来一定不会好看。

    在安安手底下一个经理的带领下,我们直接去了二楼。

    二楼有一个很大的包间,原本是办公室。安安接受之后改装成了包间。

    这个包间有一排很大的落地窗,正好能看清楚下面的舞池。石处长对于这个包间非常满意。

    大家坐下来之后,马上又上了一大堆酒水,我看了之后觉得头疼无比。

    我还是坐在角落里面,安安亲自去开酒和倒酒,石处长被弄得很愉快,终于有了一点松口的迹象,说那一块地还有两个国企看中,市委那边还在研究。潘总还想多问一点有用的信息出来,但是石处长言尽于此,多余的话什么都不肯说了。

    安安不坐在我的身边了,那个死胖子居然凑了过来,亲切地搂住了我的肩膀,问了我的名字之后马上和我称兄道弟起来,我不知道这胖子打的什么主意,但是他的热情我实在有些受不了。而且他倒了两大杯威士忌,我要是这一杯酒喝下去,不就人事不省了……

    所以我选择了尿遁。

    等我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二十多分钟之后的事情了。那个死胖子就算特别喜欢喝酒也应该找别人喝了吧?

    我将手机放回口袋,然后重新走回了包厢。

    我回来之后马上发现了不妥:桌子上有一张锡箔纸,锡箔纸上陈放着一些白色粉末,石处长拿着一根长长的吸管将这些白色粉末吸入了鼻子里面,然后露出了无比享受的表情。或许这白色的粉末才是石处长一定要来酒吧的原因。

    随后是石处长身边的两个姑娘……

    接着一大屋子人开始吸食这白色的粉末。

    这样的场面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不免变得紧张起来。随后我的目光撞到了安安这里,这是她的场子,怎么还会有这种东西?

    死胖子将吸管递给了安安,我瞪着安安,然后将这吸管夺了过来。

    我这个人虽然喜欢胡来,但是基本的原则还是有的,我知道这白色的粉末是绝对不能碰的东西。

    “不好意思,我有点事,我们出去说。”

    安安不明就里,而那些人在吸食了白色粉末之后都处于无比陶醉的状态之中,大家都没空暇来管我和安安。

    我将安安拖到了包厢外面,“喂,你这个是不是玩得太过分了?”

    安安说:“这东西叫天使粉,没什么毒性的……”

    安安的这个解释根本不能让我满意,“你如果一定要碰这种东西的话,我觉得我还是回家睡觉比较好,以后也不要联系了。”

    安安眼睛睁得很大,“你的反应至于这么强烈吗?”

    “潘总这么高的身价都不怕我有什么好怕的,再说了这东西真的没你想的那么厉害。”

    “打住!这是原则问题。毒品这东西就和sm一样,谁知道你会不会以后去追求更刺激的毒品?”我看着玻璃外的舞池,霓虹闪烁之下,年轻的男女已经陷入了一场难以名状的狂欢。

    “反正你这里要弄这些东西我看也挺容易的。”我说,“这是原则问题,懂吗?你要玩可以,至少不要让我看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