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9章
    我有一点不太明白萌萌的意思是什么?陈小心既然不愿意和我上床,我也不能强奸她,对吧?

    强奸这种事情是违法的,而且我也不喜欢更犯不着去强奸陈晓欣,她是长得挺好看,但还没漂亮到值得我去违法犯罪的程度。

    我就在床上看着陈小心和萌萌。萌萌拉着陈小心的手,看上去很着急的样子。

    陈小心看上去随时要走的样子,我觉得有些好笑,萌萌说:“你还不快点来帮忙,难道你今天晚上想一个人睡觉吗?”

    “一个人睡觉就一个人睡觉!”我直接躺在床上,“现在已经两点了,我好累,就这样吧,两位姐姐我先睡了。”

    我将被子铺开盖在自己的身上,这间酒店的床很软,我一倒下就有想睡觉的冲动,萌萌和陈小心的话随便她们怎么玩吧。

    大概是我的样子让陈小心的戒心下降到了最低点,陈小心看着萌萌说:“要不我还是去开个房吧。”她说的话虽然如此,但是语气已经完全不如刚才那么坚决了。

    萌萌拉着陈小心在床上也坐下来,两个人都不知道说了些什么话,之后萌萌走过来,直接坐在我的身上,说:“快点操我吧!”

    “啊?可是我真的很累的,一动都不想动。”我说。

    “那你就不动好了,我自己来动!”萌萌真的去脱我的裤子了。

    不是吧,今天这么主动?我的目光转向另外一边的陈小心,陈小心的脸很红,不知道萌萌刚才和她说了什么,她好像又不想走人了,女人的心思还真是奇怪,我摸着萌萌的小屁股说:“你和她灌了什么**汤?人家怎么不走了?”

    萌萌说:“我只是告诉了她,你和小婵也睡过觉了哦。”

    “所以呢?”我不是太明白这其中的逻辑是什么。

    萌萌说:“既然你和小婵睡过觉,当然也能和我们睡觉,哼!”

    “这种事情也需要争一个高下吗?女人的心思还真是奇怪。”

    “因为陈小心的男朋友是被小婵抢走的哦!”

    “原来小婵换了新的男朋友,啊,我说她怎么不联系我了?”我笑起来。

    “你真的很厉害吗?我是说那方面。”陈小心看着我说,我发现她的脸色有一股红润的感觉,她今天晚上也喝了不少酒,可能判断力已经模糊了吧,在完全清醒的情况下,她应该不至于这么容易被萌萌蛊惑。

    萌萌气鼓鼓地说:“小心她才不想输给小婵的!”

    我搂住了萌萌反身将她压在床上,萌萌想要用双手推开我,但是一点用都没有,比力气她怎么会是我的对手?我按住她的双手,“好了,不要闹了,说吧,究竟想怎么样?”

    “我们先做一次给小心看,你到底是不是我说的那么厉害,如果你真的那么厉害的话,嘿嘿,接下来的话就不用说了吧……”

    陈小心难道是想看我的表现,然后再决定和不和我上床吗?居然还有这种事,?我觉得她看现场直播的话,可能会水流得内裤都湿掉。

    萌萌自己将自己的胸罩解开了,露出了两点嫣红,然后愉快的搂着我的脖子说:“来干我吧,好人!”

    “我是好人?你是不知道我的厉害,我是全天下最坏的坏人!”我一边说着威胁的话语,一边将萌萌的裤子也脱了下来,萌萌无比的配合我,她今天穿的是蕾丝边的内裤,十分之性感,而且关键的部分是镂空的,完全看得清楚里面是什么东西。

    这内裤真是十分有情趣,一下就勾起了我的**,而且这么性感的内裤,我连张小美都没给我穿过。

    我连脱掉萌萌内裤的兴趣都没有,直接在她的肚子上舔了一阵子,然后移到了那里。

    她的那里散发出一股淡淡的汗臭味,女人如果不洗澡,下面一样会有奇怪的味道,不过这一股奇怪的味道是可以用来催发**的。

    我一下子舔在那上面,萌萌全身都哆嗦了一下。

    我问:“至于反应这么大吗?还是想起了上次的事情,身体不由自主有了反应?”

    “你以为我想吗?哼!”萌萌一边说话一边在我的背后轻轻地咬了一下,“你这个人真是讨厌,爱做不做!”

    一边的陈小心已经盘腿坐在床上,显得兴致勃勃的样子了。

    “这到底什么鬼?我们在这里做,她在旁边旁观?哦,不对,是做裁判,如果我们做一个高难度的姿势,她会不会给我们打很高的分数?”

    萌萌低声说了一声死鬼,陈小心则被我的话逗笑。我先将萌萌的内裤褪了下来,然后从她的身上起来,将自己的裤子脱了下去。

    萌萌也非常知趣地跪在了我的面前,她纯真的脸贴着我的内裤,然后将我的内裤一下咬了下去。

    我的老二和她的脸亲密的接触起来,她不由分说地含住了我的老二,接着卖力地吞吐起来,萌萌的技巧很好,之前我就已经领教过了,她的手也没有闲着,从下面托住我的部分,慢慢地按摩起来,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学来的招数。

    而一边的陈小心则若有所思地说:“萌萌,也没有你说的那么夸张那么大呀!”

    萌萌说:“现在还不是完全状态,等到了里面……在你的身体里面一跳一跳的,你就知道它的厉害了!”

    陈小心单手托腮捏,显得十分诱惑,害羞地说:“你们爱做就做吧,我不看了,我睡觉了!”

    说着她真的将被子盖在身上,然后转过身去睡觉了。

    现在萌萌首先要处理的是自己的**,然后才是陈小心。陈小心做不做这个观众,对于萌萌来说现在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满足自己身体的**.

    萌萌开始发骚,**的声音很大,我觉得她是故意给陈小心听的。偶尔还说好大好舒服之类的话,语气十分浮夸,一听就知道是假的,不过陈小心始终盖着被子背对着我们,也不知道到底在想什么。

    过了几分钟之后,我叫萌萌推到了床上。老二上面全是亮晶晶的口水,有了口水的润滑,而且萌萌本来就已经动情,不费吹灰之力就进入了萌萌的身体里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