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0章
    萌萌的身体很软,抓着她的双腿架在自己的肩膀上,这样能更深的进入她的身体。

    只是两三下萌萌就发出了求饶的话语,她**的语气一直都特别有意思,就像一个三五岁的小女孩在撒娇。

    今天有陈小心在的关系,萌萌**的语气比之前还要更加夸张。萌萌的眼眸大多数时间闭着,偶尔也在看一看陈小心的反应,可陈小心根本就看不到没有什么反应,这一点倒是让萌萌失望了。

    我和萌萌干得昏天暗地,而旁边的陈小心一点反应都没有,似乎盖着被子已经睡着了。

    我也顾不上陈小心了,开始在萌萌的身体里面拼命地冲刺起来,这样的软妹,多干一回就是多爽一会,有得爽不爽,不是王八蛋吗?

    我们先后变换了三四个姿势,最后萌萌的双腿夹住我的腰,开始不自觉地扭动起来,她已经被我干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她总是这样,明明就不是我的对手,还总喜欢挑衅,最后被我狠狠一顿干,又痛又爽,估计连自己姓什么都忘记了。

    我在萌萌的身体里面来了一回之后,老二马上又硬了起来,萌萌和我说:“我已经不行了,你放过我吧。”

    “萌萌,你说放过你就放过你,难道是你说了算吗?”我在萌萌的屁股上狠狠地拍打了两下。

    萌萌有气无力地哼唧了两声,我将萌萌抱起来直接,丢到了陈小心的床上,陈小心吓了一大跳,萌萌直接钻入了陈小心的被子里面,然后啊了一声,萌萌的尖叫声让我有些奇怪,然后我将陈小心的被子掀开,发现陈小心的一只手插入了双腿之间,难道陈小心正在自慰吗?

    这也难怪,她刚才听我们的表演二三十分钟,估计早就已经春潮泛滥了。

    陈小心有这样的心思也不奇怪,毕竟她也是有血有肉的人,只要是有血有肉的人就有**,人有**没什么可耻的,可陈小心似乎不这么想,她羞红了脸,似乎有一种无地自容的感觉。

    我直接握住了她那还带着下体分泌出来的神秘液体的手,然后使劲嗅了嗅,有一股酸臭的味道。

    陈小心给我的感觉已经是无地自容了,然后我将她的手指含进了嘴里,开始温柔地舔舐起来。

    她的手指上面那些酸臭的液体味道很差劲,不过却很能刺激人的**,我的老二又硬邦邦了。

    陈小心你肯定跑不了了!

    被我含住了手指吸吮,陈小心的眼眸也带上了一层水雾。这一层迷离的水雾告诉我,她已经完完全全的动情了。

    “不能这样,我们才第一次见面,不能上床!而且你和萌萌……”陈小心说这话其实也是在警告自己。估计这已经是她最好的理智了。

    萌萌从背后抱住了陈小心**的身体,然后说:“他刚才在我身体里面射了好多东西,你说我会怀孕吗?要不小心我们一起给他生孩子吧?”

    这样的话语让陈小心无所适从,而且萌萌咬住了陈小心的耳朵,陈小心想要从床上起来,却被我按住了,“我刚才好像过要干你的,做人要说话算话,对不对?”

    陈小心无力地说了一句:“怎么这样?”

    “陈小心小姐你刚才不是已经自慰了?”

    “我……我没有!”

    “现在说这句话不是已经太迟了吗?”我让萌萌帮我压住了陈小心的半边身子,我将陈小心的手指再一次含进嘴里吸吮起来。

    萌萌有些迫不及待地说:“哎呀,你还舔她的手,直接舔下面不就好了,那里要多少水就有多少水。”

    “我会舔女人的下面吗?”我看着萌萌,“要不还是你来吧。”

    陈小心已经完完全全没力气了。我按住她的手的挣扎力度就可以感觉得到,她已经沦陷在**里面了。

    而我也在这时候得寸进尺,让陈小心的手握住我的老二。

    坚硬的老二被强制握在手中,陈小心根本不敢看我。

    我将陈小心抱进了自己的怀里,身体接触之后,我感觉她的身体比我预期的要软很多,骨头磕碰的感觉其实也还好,看来陈小心虽然瘦,该有肉的地方还是有肉的。

    陈小心本来很温顺,突然又挣扎起来,“你们不要这样好吗?不要逼我!”

    “其实我一直都不喜欢强迫女孩子做这种事,**当然是大家都情投意合才比较好,不过偶尔我也会喜欢粗暴一点的方式。”我一边说话一边在陈小心的胸部上画着圈。

    萌萌也是有样学样,陈小心的身体被我们两个人肆意地玩弄着,她看起来完完全全手足无措,应该是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状况,所以也不知道怎么应对。

    说实话,我迫不及待地想吃掉陈小心。但我也知道这一块鲜嫩的美肉,不可以操之过急。

    我咬住陈小心的耳朵,“你不是没有男朋友吗?我从第一眼看到你,就喜欢上你了。”

    陈小心又啊了一声,这一次惊呼可以算是呻吟了,这种富有感情的叫声,充分说明了陈小心此时内心的慌乱。

    “所以你不用有任何负罪感,你只是想和一个喜欢你的男生发生了一点有趣的事情而已。”

    说着我的手直接放入了陈小心的内裤里面。

    她下面的毛发非常旺盛,不过我还是轻易地拨开了肉蚌,找到了最鲜嫩的地方。果然早就一片春愁了。

    陈小心应该忍得很辛苦才对。

    “你下面流了好多水……”我说。

    陈小心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反应,“你能把手拿开吗?喔,我们不能这样……”

    “可是你已经有生理反应了,你的身体正在想要,为什么不满足她呢?我们又不会伤害彼此,也不会对社会造成什么坏的影响,我们只是想要互相满足一下而已,又不是什么坏的事情,你为什么要这么抗拒自己身体的**呢?”

    我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蛊惑无知少女堕落的魔鬼,一个原本纯真的灵魂正在被我污染。不过这样也给了我一种倒错的快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