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1章
    “可是……可是这样是不行的,我们才刚见面!”陈小心依然没有屈服。

    看来这个白富美的道德观念还真是深厚,如果是一般的女孩子,估计早就已经沦陷了,哪里还有挣扎的力气。不过我的手始终放在她那里,陈小心也没有让我拿出来,看来她的**也在渐渐战胜理智。她的双腿夹的很紧,随着我的手开始不自觉的慢慢的律动起来。

    一边的萌萌又帮我们重新盖上了被子,然后说:“我累了,去洗一个澡,你们慢慢玩。”接着就真的去浴室里面了。

    盖上了被子,而且萌萌萌离开了房间去了浴室之后,陈小心的羞耻感下降了许多。她终于开始慢慢的放飞自我了。

    我的手指在她的下面慢慢的活动起来,因为她双腿夹得不是那么紧了,所以有了充分活动的空间。

    陈小心啊啊地娇喘着,然后身体一阵不自觉的抽动,可能已经到达了一个小小的**。

    我的手收回来之后两只手指上都是晶莹的水光。放在她的面前,让她闻一闻自己的味道。

    陈小心别过头去,“你不要这样好吗?你这样让我觉得自己很难堪。”

    “难堪什么?”我将带着陈小心体液的手指含进了嘴里,“我喜欢你下面的味道。”

    然后按住陈小心的脸和她接吻,因为我刚吃过她下面的味道,陈小心很抗拒和我接吻,这和男人不喜欢吃自己的精液是一个道理,不过她根本挣扎不过我,很快被我撬开了牙关,口腔被我搅得天翻地覆。

    牙关被撬开之后,理智就会进一步的崩溃,而且防守也只剩下了形式而已。

    我很快将陈小心剥了个精光,然后掀开被子看她的身体,她的身体的确很瘦,甚至能看到肋骨。

    我不太喜欢看太瘦的女生,有得选还是喜欢丰满一点的。

    不过偶尔换一换口味也很不错,至少这样的女孩子很清爽,而且她下面的味道很淡,一点都不油腻。

    我的手指在她的胸口慢慢地滑过,陈小心的呼吸变得十分急促。我问她:“准备好了吗?”

    陈小心问我:“准备好什么?”

    我的老二直接拍打在她的小腹上,她别过头去,很显然已经知道了接下来现在要面对的是什么。

    我将她的双腿轻易的分开,然后进入了她的身体里面,陈小心啊了一声,我说:“你下面好紧……”

    陈小心却没有回答我,我动得快或者慢,她也没有任何回应,只是咬着手指也不叫声。

    让我完全不知道她的兴奋点在什么地方,“喂,你这样没什么意思,我就好像在干死鱼一样。”

    陈小心说:“我本来就是被你强迫的,所以我根本不会有快感!”

    “哦,是吗?”

    陈小心完全不知道,她说的这样的话语只会更加刺激男人的征服**。我现在特别想要陈小心好看。

    嗯,我想要陈小心看清楚自己是如何被我的老二干得失去理智的。明明刚才被我用手指玩弄还小小的**了一次,现在却和我装什么圣人,真是可笑。

    我就喜欢把她这种女生的面具拆下来,让她知道自己有多么淫荡,征服之后老老实实地趴在我的面前,舔我的老二,这才是她应该有的宿命。

    随后我加快了节奏,不过陈小心的反应一直和刚才差不多,我不知道她是真的没什么感觉,还是在苦苦的忍耐,于是我决定找一找她身体上的敏感的点,于是我开始玩弄她的小豆子,陈小心的反应稍微强烈了一点点,不过也只是用双腿夹住我腰而已。

    随后我又找了胸部、耳廓、脖子……陈小心的反应依然一般。

    最后我说换个姿势吧,陈小心不悦地看着我说:“还没完事吗?如果萌萌出来怎么办,我们现在这个样子……”

    “正面上你和从背后上你有什么区别吗?”我问。

    陈小心说:”你还要多久?”

    “如果是这个姿势的话,起码能干20分钟这么久。”

    陈小心考虑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配合我,老老实实地跪在了床上。

    我想既然后入看不到脸,她也就不必苦苦忍耐了,说不定会因此变得很爽。

    但似乎情况和刚才没有任何变化,看着陈小心身体的孔洞被我的老二撑的很大,有一股莫名的成就感,这个服装学院的女孩身材其实挺不错的,随后我看着不断跟着节奏喷吐的菊花,一只手轻轻地按着菊花上,陈小心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惊叹:“啊!”

    哎,难道陈小心这里是敏感点吗?陈小心的惊叹让我好像发现了一个新的大陆,接着我将手指轻轻插入了她的菊花,括约肌的反应比我预想的要剧烈得多啊,**的反应更加诚实,随着我手指的入侵,她的**开始极速地收缩起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加速冲刺,而且每一次都顶到最深处!

    陈小心这下真的憋不住了,发出了呜咽的声音。捂住嘴想要忍住,但是后来双手都被我拉住了,只能脑袋就贴着床,形成一个更加屈辱的姿势。

    我拉着陈小心的双手进行猛烈的冲刺,另外一只手在她的菊花里慢慢地旋转。

    陈小心发出终于忍不住发出了一声长长的悲鸣,

    萌萌终于洗澡完毕,她赤身**地出来,用浴巾擦头发看着我说:“哇,你这也玩的太过分了吧,人都会被你干死吧?”

    被萌萌看见之后,陈小心的屈辱感更强烈了,我对萌萌说:“你过来。”

    萌萌马上兴致匆匆地凑了过来,我说:”菊花这边交给你了,她这里是性感点咯。”

    “真的吗?”

    陈小心马上反驳说:“不是!”

    我在她的屁股上拍打了一下,“还敢顶嘴!”

    萌萌很好奇地掏出了一根小拇指,慢慢的接替我的手指插入陈小心的菊花里面。

    “这下是萌萌的手指了哦,被女孩子玩弄菊花是不是很舒服?”我问。

    “你不要这样好不好?我错了,你快点射出来,放过我好不好?”陈小心她的求饶一点用处都没有,今天晚上我可是打算好好享受的,不然我来这里干嘛,在酒吧我可是花了一千多块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