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2章
    陈小心不断地发出呜咽的声音啊,萌萌入侵陈小心菊花的手指也从小拇指变成了大拇指,然后变成了两根手指头,两个手指头慢慢地**着,而我也在陈小心的身体里面进行着冲刺。

    前后两个地方都受到入侵,陈小心的表现非常激烈,不过陈小心依然对我打着嘴炮,每当她打嘴炮,我就在她的屁股上拍打一下,她的屁股很快被我打的红肿。

    现在陈小心终于知道了谁才是这里的主宰,萌萌饶有兴致的样子,她说:“哇,我没想到小心你这么变态,这么脏的地方居然会是你的性感点!手指插菊花就会有那么爽吗?”

    我看看萌萌:“要不要我们也来试一试?”

    萌萌瞪了我一眼,“你敢打我菊花的主意,相不信我杀了你!”

    现在萌萌在我面前耀武扬威,以后还不是吃定你!我对萌萌的威胁一点都无所谓,而且加紧在陈小心的身体上进行征服的工作,陈小心的身体我很喜欢。

    萌萌的手指慢慢地离开了陈小心的菊花,她嗅了嗅:“真的好臭啊!”

    陈小心只觉得无地自容,但萌萌可不打算这么放过她,手指放到陈小心的鼻子边上,“你自己闻一闻自己身体里面的味道。”

    陈小心简直快要抓狂,下面也是一阵一阵的紧缩,萌萌摸摸陈小心的脸蛋说:“小心,你今天受委屈了。”

    然后开始在陈小心的脖子脸上轻轻地亲吻起来,刚才她玩菊花比我都带劲,现在却装好人,什么意思嘛?

    难道我才是那个坏人吗?真是讨厌。我抱着陈小心的屁股,说:“哎呀,我要射了!”

    “别射在里面!”这是陈小心最后的悲鸣声。

    我才不管她的意见的,直接全部播撒在她的里面,甚至还顶到了最深处。

    陈小心发出一声悲鸣后身体变得瘫软如泥,接着我感到下面一阵热,我一低头才发现陈小心好像潮吹了,不是……下面流出来的是温热的、金色的液体,应该是尿。

    看来陈小心被我干到失禁了。

    萌萌被我吓了一大跳,陈小心瘫在床上,还翻着白眼,看上去被我干得已经死去活来的样子了。

    萌萌说:“用不用搞的这么夸张,会出人命的好不好?”

    我拍拍她的屁股,“好了,少说这种话,先帮陈小心洗干净吧,这一张床是不能睡了。”

    我将陈小心抱起来,直接走到浴室里面,然后将喷淋打开,先把陈小心放在地上。

    “自己能站稳吗?”

    陈小心摇摇头说:“我的腿好软,没力气。”

    于是我抱着陈小心站在喷淋底下。陈小心肌肤的触感很好,而且因为站不住脚的关系,只能依靠着我的身体,我将沐浴露全部都涂在她的后背上,然后慢慢地涂抹到前面。

    “刚才我有一点过分了,你不要介意,其实我挺喜欢你的。”

    陈小心喔了一声,反应可以说是十分平淡。不过过了一会儿,她主动问我:“萌萌怎么办?我们都这样了,哎!”

    陈小心显得很忧愁的样子,我说:“你大概对这方面的经验很少对吧?”

    陈小心点了点头,“我从来没有那样过,你真的好变态。”

    我抱住了她,她则依偎在我的怀里说:“我感觉自己丢人死了,刚才连尿都出来了。”

    “这有什么,萌萌还不是被我弄得这样过。”

    “可是……”陈小心还有些疑虑的样子。

    “萌萌你进来。”

    “好的。”

    萌萌兴高采烈地从外面进来浴室,还以为我叫她来玩弄陈小心的身体。

    萌萌进来之后我马上从背后抱住了她,用手把小孩尿的方式将萌萌对着马桶那里,“现在尿给陈小心看吧。”

    萌萌不可置信地对我说:“你神经病吗?我才不尿!”

    “你如果不尿,那我等下只好把你捆起来,玩一点sm的游戏了,比如说我尿到你的嘴里什么的。”

    萌萌的脸上出现了惊恐的神色,主动服软说:“爸爸,我错了。”

    我很喜欢萌萌叫我爸爸的,萌萌平时张牙舞爪的,只有被我干得趴下之后才会叫我爸爸。

    “那你是不是应该叫她妈妈?”

    萌萌马上对陈小心说:“妈妈、妈妈,爸爸欺负我,人家才不想尿尿!”

    “少废话,你如果不尿的话,那我只好干你的菊花了,你自己做一个选择吧。”

    萌萌构思了片刻,终于有一道长长的水线到马桶里面,断断续续。

    估计萌萌也是第一次这样在别人面前撒尿,所以显得十分羞耻。

    陈小心看了之后也有些不适应。

    我将萌萌放了下来,然后抱住陈小心,接着托起她的下巴,逼着她看着我,然后和她激烈地接吻了一阵子。

    陈小心被我弄得很没有力气,几乎又站不稳了。

    我说:“这下大家算是扯平了,对吧?”

    萌萌则从背后抱住了我,“爸爸,你好坏!就知道欺负人,妈妈也不帮人家,好了,我们现在是一家人,对不对?”

    我细心地帮陈小心洗干净身体,连菊花也不放过。

    陈小心表情很是惊恐,她该不是以为我要干她的菊花吧?这种事情来日方长,第一次就把所有能玩的地方玩过了,以后还有什么期待的吗?

    我倒是很期待萌萌的菊花,因为她比陈小心要抗拒得多,越是抗拒就越是有征服的快乐。

    我先和陈小心接吻,然后又和萌萌接吻。

    萌萌要比陈小心矮上不少。她和我接吻的时候需要踮起脚尖。

    然后我将陈小心抱到床上,接着是萌萌。两个女人一左一右舔着我的耳垂。

    陈小心一开始一点动静都没有,傻乎乎的样子,她以前的男朋友可能没有教过她怎么讨好男人。

    于是只好我给她下命令,每当我下了一个指令,陈小心都会让我的要求去做,然后接着很好奇地问我:“这样你会得舒服吗?”

    陈小心学得很快,是很好的学生,而且陈小心只要听到我的夸奖,就会显得很高兴的样子,再也不是一条死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