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5章
    我其实不是太有兴致,而且路上的人很多,石巧并没有诱惑到我。

    我现在迫不及待想要搞清楚的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石巧问我:“那块地的事情你知道吗?”

    “我听安安偶尔说过一点点,那个潘总的是不是也进去了?”我问,整件事情那个潘总也是一个核心人物,甚至比安安还要重要。

    “潘总早就放出来了,他在省里有通天的关系,公安局怎么可敢把他关这么久,第二天就把他放出来了。”

    “安安是怎么回事啊?”我问。

    “傻瓜,你不知道薇薇安的事情吧?”石巧笑着问我。

    “有些事情我不是很方便问你也知道的。”

    石巧抗议说:“那你现在还要问我!”

    “现在不是情况不一样吗?”

    石巧说:”好吧,我就做一回好人,什么都告诉你好了,薇薇安的老公是在市政府工作的,这你知道吗?”

    “我从来没听说过她老公的事情,只知道她有一个女儿。”

    石巧叹息一声说:“这也难怪,他们早就各玩各的了,只是维持一个夫妻的名义而已。现在问题就出在没有离婚这件事上面……”

    “所以是有人要弄她的老公,然后牵连到了安安,对吗?”

    私石巧说:“正确。你还真是思维敏捷。”

    “那……只要离婚不就好了吗?”

    石巧说:”事情哪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呀,小朋友,而且这件事牵扯到了那一块地,那一块地的价值你也知道,好几十亿!如果是你会不会为了这笔钱和别人争得你死我活?”

    “我当然不会,我的命比几十亿要贵。”

    石巧被我的话逗笑起来,开车都歪歪扭扭,“好了,你不要说笑话了,人家正开车呢,如果出了事故可是算到你头上。”

    我无语地看着石巧。

    石巧说:“潘总搭上的线是薇薇安的老公,还有石处长以及副市长孙科。现在那条线基本上已经废了。石处长双规只是时间问题,薇薇安的老公也是危在旦夕。生意场上的尔虞我诈,我可算是见得多了。”

    “那你有什么办法帮到薇薇安吗?”我问石巧石巧。

    石巧看了我一眼,然后笑起来:“你不会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这种事情你觉得我会和你开玩笑吗?”我认真地看着石巧,“我是真的喜欢薇薇安,如果是你遇到困难,我也会想要帮你的,可能这么说你不信,但我真的是一个很重感情的人!”

    “好吧好吧好吧,重感情的小伙子你现在打算怎么做呢?”

    坦率的说,这件事我真的插不上手,不论是商业斗争还是政治上的事情,都和我这个高中生隔了太远太远,根本不是我日常接触得到的世界。我确实有些不自量力了。

    “你能帮帮我吗?”我问石巧。

    石巧说:“如果要搞臭一个人,从他的身边人下手当然是最简单、有效的途径。几乎的反腐,都是从大老虎身边的秘书开始的。薇薇安也是受到了牵连。我的确有一点小小的办法,不过你得先让我开心才行。”

    反腐这种事情对我来说再也不是手机新闻里面推送的新闻而已,而是发生在我身边的事情。我这下终于知道了那些冰冷、平常、不带感情的文字背后究竟有多少血泪了。

    那一块地……我觉得关键还是在于那一块地,那是一块肯定能赚钱的地。就像是一块大肥肉,摆在一群饥饿野兽的面前。

    这一群饥饿野兽有着嗜血的**,目标可不是吃下大肥肉这么简单,他们的眼眸里面还有对手的血肉。

    看我有些发呆,石巧说:“今天晚上你可要好好地陪我。”

    ……

    做过一次之后,女人躺在我的怀里温存的时候,是最好讲条件的时候。

    我轻轻抚摸石巧那光洁的后背,她的眼睛微微眯着,享受着这宁静的时刻。

    “我想帮安安,你能帮我做点什么吗?反正你们也是朋友,不对么?”我小声说。

    石巧说:“曹立,你是一个很讲感情的人,我真的没想到。恐怕薇薇安自己也没想到吧?你会对她这么好。”

    石巧这么夸我我反而已有些不好意思了,我说:“我只是不想看到她失去一切而已,如果是你的话我也会这么做的。”

    “所以我才这么喜欢你们这种小男生呀,还没出过社会,还没污染到满身都是铜臭味。”石巧说,“如果你变得和我们一样冰冷那就没意思了,好吧,这次我同意帮你。”

    “真的吗!太好了!”石巧拥有如此庞大的产业,所拥有的能量也一定难以想象,只要她愿意帮忙,我相信这一次安安一定能逢凶化吉。

    “不过……”

    石巧的这两个字让我心悸动起来,“你想要什么?”

    石巧她是商人,这时候提条件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既然在生意场上那就没有免费的午餐。

    “你放心我不会狮子大开口的,钱我当然喜欢,不过我不是刚吃下一个大公司吗?还有,薇薇安她手上的资源在我看来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我知道你是做大生意的人,当然看不上安安的那些小产业。”我说。

    “你也不用给我戴高帽子,我的确就是看上了安安的一点小东西。”

    “不知道你的条件是什么?”

    “我想要薇薇安俱乐部百分之五十的股份。”石巧说。

    “可你刚才还说过愿意帮我。”

    “我愿意归愿意,你也必须支付给我劳务费呀,对不对?”石巧说,“我们现在虽然睡在一起,但是大家还不是要在商言商。不赚钱的生意哪有人做?”

    “我发现一件事……”我说。

    “嗯?”石巧饶有兴致地看着我。

    “你自己就是自己最讨厌的那一类人。”

    石巧听我说完这句话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因为我的这句话而放肆大笑起来,几乎连眼泪都要笑出来了,她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还是说:“你真是我的小可爱,你真是太有趣了……”

    石巧有一种快乐无边的感觉,而快乐的源泉是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