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6章
    石巧对我有兴趣,女人一旦开始对一个男人产生兴趣,那将是沦陷的伊始。这么有哲理的话不是我说的,而是萧月宸的原话。

    石巧的情绪在一瞬之间达到了兴奋的顶点,随后突然之间又变得低沉下来,她认真地看着我:“可是我为什么要救我的情敌呢?我现在无比讨厌薇薇安,在小可爱你的心里,薇薇安一定比我更加重要吧?”

    “你为什么要做这样的类比呢?”我无语地看着石巧。石巧是做大生意的女人,应该心胸、眼光和普通女人完全不在一个频道才对,怎么会说这种话呢。这种话是张小美和我闹别扭的时候才会说的话。

    石巧说:“我也是女人,女人就会嫉妒。小伙子,你总有一天会习惯女人这些臭毛病的。”

    我吻石巧:“你打算怎么帮我?”

    石巧说:“这件事非常敏感,我也不方便出面,所以我只能请一个朋友来帮忙呢,这个朋友需要你去说服她,如果你能说服她,那么薇薇安一定能逢凶化吉。”

    我迫不及待地追问:“这个朋友是谁?是男是女?”

    石巧说:“当然是女的,你对付男的有什么高招吗?”

    石巧的话很对,男人我一定搞不定,女人的话说不定我还有一点搞头。

    石巧说:“这就是了,你本来就是对付女人的专家,只要说一点好听的话,然后在床上翻云覆雨,女人保管对你俯首帖耳……”

    “你就不要恭维我了,到底是什么情况吗?你这个朋友真的靠谱吗?生意场上的人谁不知道我是一个靠谱的人,你要再这么问,我可就要生气喽,因为你这是在质疑我的人品。”

    “好好好,是我错了,你就告诉我吧,到底是谁,我心里其实挺没底的。”如果石巧的朋友是一个300多斤的肥婆,让我陪她上床,那我不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可是为了安安,我又不得不和这个肥婆上床啊,简直是太惨了!想一下我都觉得自己快要阳痿了。

    石巧说:“这个朋友你见过的,也是薇薇安的朋友。”

    “我见过的薇薇安的朋友真不少,这里面排得上号的漂亮姑娘,不就是你吗?你要帮我也不必这么拐弯抹角吧?”

    石巧被我逗得笑起来,“嗨呀,你说话真是好听,我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越来越不想把你让给别人了,你说要是我一个人始终守着你,那该有多好。”

    石巧这话我也就听听而已,绝对不能往心里去,她在生意场上混惯了,说的很多话都是场面话。

    “这个朋友到底是谁?如果不是你的话那是谁?薇薇安的朋友里面我见过的只有你是最漂亮的。”

    “鬼扯!你是不是忘了一个人?”

    难道是苏菲吗?

    “市委书记家的千金楼小姐。”石巧说。

    我和楼小姐的确有过一面之缘,在安安的俱乐部里面,我甚至帮楼小姐做过简单的按摩,那个楼小姐是真的漂亮,简直长得像明星。

    “难道你要派我去和楼小姐上床?”

    石巧不满地说:“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急得好像一个色鬼!”

    “不是这样的!”我努力为自己辩解,但是石巧一下抓住了我的老二,“还说不是,你下面明明已经变得这么硬了!”

    “不要开玩笑了,告诉我到底是谁好吗?告诉我是谁了,我就和你来第二次,第二次我可是比刚才更加厉害哟!”

    石巧用舌头舔了舔下唇,意犹未尽地说:“我骗你干嘛,就是楼小姐,她叫楼茜,如果你能搞定楼茜,那本市90的事情你都能搞定。”

    石巧说:“我最快明天安排你和她见一面,能搞定多少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不过在此之前你是不是应该把我喂饱?”

    我找来一段绳子,从石巧的双腿之间穿过去,粗糙的麻绳和鲜嫩的肉缝摩擦起来,让石巧产生一种异样的快感,想要让石巧满足,还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吗?

    石巧说到做到,第二天就安排了我和楼茜的见面。

    在石巧经营的酒店的咖啡厅里面。

    我提前十五分钟去的,楼茜则来得非常准时。

    楼茜这次穿得非常正常,造型只是最普通的ol套装,不过隔得近了一看就知道布料是高级货色。最让我感兴趣的是她的唇彩,是那样鲜艳,简直像是一团烈火。

    她下巴轻轻抬起来,显得有些高傲,但同时也不至于拒人于千里之外。

    这样的女人只是看外表就知道很不好搞定,很容易让人生出自惭形愧的感想来,甚至都不敢过分靠近她。

    不过是高级玩家的话,也会非常有雄心去征服这样的女人。

    楼茜看着我说;“石总说你找我有事情?”

    “你还记得我吗?”我和楼茜只有一次接触。她是大贵人,找她的人有许多,未必能能记得住我这个无名小卒。

    楼茜点了点头,“我知道你,你的按摩手法不错。”

    楼茜能记得我真是太好了,更好的是楼茜对我的印象似乎不错的样子。这对我要做的事情有帮助。

    “我来是为了薇薇安的事情。”我说。

    上次接触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我明显感受得到楼茜对于薇薇安有一股憧憬的感觉,简单说就是一种少女看偶像的感觉。

    这感觉十分微妙,我觉得自己肯定没有弄错。

    “你是她的小男朋友吗?我没想到她会喜欢**。”楼茜看着我,“所以她派你来求我?上次在会所里面我们说过几句话而已,连你都派出来了,看来她已经无路可走了,对么?”

    楼茜的聪明程度超乎我的想象。这也难怪,她毕竟是在这样的环境之中成长起来的,对于政治的敏感度当然也比一般人要高。

    我说:“也没有你说的那么夸张,损失一部分金钱是在所难免的事情,但你应该知道在这场风波里面她只是被牵连进去的无辜的人而已。我希望你帮帮她。”

    “why?”楼茜看着我,“为什么你要我帮她我就要帮她,你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