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5章
    这时候玛格丽特回来了,我和楼茜的讨论也到此为止。

    吃完饭之后各回各家各找各妈,玛格丽特倒是很想和我在一起,不过被我推辞了,因为我还要上学,如果不上学的话,我倒是一点都不介意做这个精通中文的洋妞的导游。

    回家之后我瘫痪在沙发上,先给石巧打了一个电话,确认了一件事:“楼茜让我做的事情我已经搞定了,安安那边是不是也……”

    事前说:“你真是太关心她了,连我都嫉妒了,不过你可以放心,楼茜这个人一直非常守信用,她既然说要帮你,那么一定会做到。”

    学校的生活平淡无奇,和我在社会上的遭遇完全没办法相比。

    过了三天之后我接到了安安打过来的电话,安安在电话里面深呼吸了一阵子,然后说:“谢谢你。”

    我其实酝酿了很多话,但是有些说不出口。最后就变成平淡的一句:“嗯,你么事那就好。”

    “对了,那个俱乐部我帮你擅自主张和石巧做了交易,你不会怪我吧?”

    安安说:“那些都是无关紧要的细节,真正有意义的事情是人没事就好。那我们什么时候能见面呢?”

    “周末怎么样?”

    “不行,我现在就想见你。”

    我还是第一次接触到这样的安安,忍不住发出笑声,“我们在哪里见面呢?”

    “放学之后我来接你。”

    “嗯,好。”

    挂了电话之后我的心情不可避免地变得明媚起来,然后我发现萧月宸在偷偷地看我,和我对视一下之后,萧月宸马上将头转了过去,也不知道在搞什么鬼。

    下午放学的时候,我一下子就看到了安安的车子,不等我靠近安安就已经帮我打开了车门。

    上车之后,我和安安相视而笑,经历了一场风波之后,她的状态看上去还不错的样子。

    “谢谢你。”安安低声说。她低垂着头,长发一并垂下来,连情绪也显得很低沉。

    我笑着说:“我们之间还用说谢谢吗?我一直都很喜欢你呀。”

    “我其实不想利用你的,这样觉得自己很可耻,可是……”她说着说着眼泪已经快要掉下来了,“你替我去求人的时候,她们有没有为难你?”

    “为难?算不上吧,只是做了一个小小的交易而已。”我说,“唔……不用搞得这么煽情吧,你这样我总觉得像是在演韩剧,拜托,我们都没有得绝症,还有大把美好的人生,用不着这样吧?”

    安安破涕为笑地看着我:“你这个人真的很会哄女人开心,可惜是一个花心鬼。”

    “我们大家有一说一,我变成这个样子还不是你教唆的,如果不是你,我恐怕还不知道双飞是什么滋味,更不知道用什么招数才能让女人开心。安安,你是我的老师,我能有今天的成就,根本离不开你的教导啊。”

    “你……”安安的脸变得很红,一下子变得无比娇羞。

    “我们去什么地方?”

    “先去吃饭,晚上还有安排。”安安神秘地说,“包你满意的安排。”

    我们吃完饭之后去了安安的那个俱乐部。俱乐部里面一排穿着低胸短裙的女人任我挑选,甚至安安在我的耳边说:“如果你想要全要都行。”

    我又不是神仙,怎么可能一个人应付九个女人。

    我搂住了安安,“今天晚上有你就足够了。”

    “你现在可还有反悔的机会哦,如果等下和我回家了可就是我一个人的了。”

    “我怎么会反悔。”

    我搂着安安去了吧台那边,要了一杯红酒。

    喝完这杯红酒之后,我们一起返回安安的别墅。

    偌大的房子里面只有我们两个人,这个晚上我们没有用那些刺激的玩具。感官和身体上的刺激虽然会带来一时的欢愉,可是过后只会剩下强烈的空虚。

    我和安安很平静地做了一回,如果和我们以往做的时候产生的动静比较的话,今天晚上真的是风平浪静。

    但即便如此我也觉得很舒服,有一种莫名温馨的感觉。

    温馨之后,我们躺在一张床上。我慢慢地玩弄安安的长发,她的头发很香,在我的手指上不断地缠绕……

    “石巧那边你最好留点神。”安安在床上慵懒地说。

    “为什么呢?你好像不是太喜欢她的样子。”

    “我没有不喜欢她,只是想告诉你,她和我是不一样的人,她是地道的商人,考虑问题只会从利益出发。和这种人太亲近恐怕不是什么好事情。”安安说,“你是不是以为我纯粹只是吃醋而已?”

    “不,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的意思是说商人重利轻别离,对吗?”

    安安冲着我点头,然后又摇摇头,弄得我有点迷糊,“怎么了?”

    “因为我也是商人呀,你会不会也这么看我?”女人都是这样,不管什么问题都喜欢把自己绕进去,代入感贼强。这种事情我已经经历过很多了,张小美、周娜她们各个都是这样。可能是因为女孩子的神经纤维天生就比较纤细,感触敏锐吧。

    这一点不分老幼,我认识的每一个女人几乎都是这样的。

    我又一次地搂住了安安,还有一只手抓住了她的胸部,她的眼神变得黯然起来:“就算我拼命做纤体训练,什么瑜伽、普拉提,胸部还是在不断地下垂,哎……总有一天我会变得配不上你的,更加比不上你的小女朋友,你也会我老朽的身体失去兴趣。”

    我和安安之间最大的距离其实不是身份、社会地位之类的东西,而是年纪,她的年纪已经足够做我妈了。而且偏偏我又不是什么专一的男人。她有这样的想法也在情理之中。

    “未来的事情我们谁能说得好呢?如果放在一年前你能设想自己躺在这张床上对我撒娇吗?人生变幻无常,能把握的只有当下呀。”我看着安安,“一年后说不开你就主动把我一脚踢开另结新欢了呢。”

    安安轻轻地咬了我一下:“你就连说一点好听的哄我都不愿意吗?”

    看样子是打算和我闹别扭到底了。

    可哄女人都是一时容易,哄一世很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