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8章
    第二天嫂子准时回来了,这次没有推到后面的日子。

    在下飞机之后嫂子给我发了一条短信,这是我们之间的约定,我给嫂子回了一个ok,表示收到了她回来的消息,放学之后我迫不及待地回到家里。

    嫂子这一去有大半个月,我们已经许久没见面了,真是格外想念。

    嫂子的房间里面传来声音,我打开门进去之后正好看到嫂子在换衣服,看见我之后嫂子的脸变得很红,显得很害羞。

    我关上门说:“我在外面等你。”

    嫂子换了一身新衣服,是我没有见过的衣服,大概是在外地买的吧。

    嫂子去了这么久,这次我看到嫂子总觉得嫂子好像变漂亮了不少。

    嫂子的眼睛也盯着我,我发现嫂子的睫毛很长很长。

    终于再次见面了,我的心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感觉很难用语言来形容。

    但是能再次看到嫂子真的太好了。

    我说:“我现在去做饭。”

    嫂子说:“不如我们今天出去吃饭吧。”

    “才回了就出去吃?外面还没我做的好吃呢。”说完我就去厨房忙碌了。

    我在切青菜的时候,嫂子走了进来,站在旁边看着我做菜。这次没有选择从后面抱住我。

    嫂子既然不主动,那只好我来主动了。

    我丢了菜刀,直接抱住了嫂子。我们身体紧紧贴在一起,嫂子的呼吸慢慢变得沉重起来。

    不过很久我们都没有下一步的动作,我们在享受彼此的身体,并且感受同一份安宁。

    我终于明白嫂子对我来说和别的女人有什么区别了,在嫂子这里除了美好的**,还有一种家的感觉。

    如果没有嫂子,恐怕就没有家的感觉了,我贪婪地嗅着嫂子身上的清香味道。

    嫂子说:“这么久不见你好像长高了。”

    “长高了吗?”我自己都感觉不到。

    我主动吻住了嫂子,而嫂子也将舌头吐了出来,以此来回应我。

    嫂子似乎已经憋了很久,她的身体就像一团淋上了汽油的干柴。

    才需要一点点小小的火苗住就能马上变成熊熊大火。

    我跟嫂子都弄得情难自已。

    厨房里面一片甜蜜。

    以前我听过一句话叫做小别胜新婚,以前我对这话还没什么概念,现在看来这句话绝对正确的。

    我在嫂子身上摸索着,嫂子的衣服被我弄得无比凌乱,嫂子娇喘着回应我。

    但我想只是这样的话嫂子肯定不能满足,毕竟她是受虐狂的体质,愚蠢我将嫂子压在了灶台上面,从后面抵住嫂子的身体,一只手在她屁股上拍打起来。

    接着将嫂子的丝袜撕开了一条口子。我想现在是时候破开嫂子的最后一层防御了,可就在这个时候传来了门铃声,

    是张小美还是谁吗?管他是谁?

    我现在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得到嫂子的全部了!

    别的什么事情都不可能让我分心!

    这个敲门的人居然锲而不舍,除了敲门嫂子的电话也响了起来。

    嫂子将电话拿了出来,我看到手机上面的名字,居然是我姑妈打过来的电话。

    姑妈她现在打电话过来干嘛呢?

    嫂子将我推开说:“不要,如果被人发现了,我们都没办法做人了。”

    “管他那么多干嘛,假装我们现在正在外面吃饭!难道她能知道我们在家里吗?”

    嫂子因为我的话开始产生动摇,她的丝袜被我撕开了一条口子,花房里面已经变得湿润,抵抗力度也下降到了欲说还休的程度。

    嫂子用残存的理智再次推了一下我:“我们来日方长好吗?”

    我当然不想来日方长着,嫂子是我梦想过的女神,我不知道yy嫂子打过多少次飞机,有吃掉嫂子的机会,我怎么可能愿意就这么放弃?

    可是嫂子的电话就开始持续的响起来,最终嫂子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我听到姑妈的声音:“你怎么才接电话?”

    只是听到电话里姑妈的声音,我就知道今天肯定又要吃瘪了。

    嫂子看着我说:“我正在在换衣服,等一下……马上给你开门。”

    嫂子言罢将我推到了一边,看我很不高兴的样子,嫂子亲了我一下表示安慰。

    我直接出去外面,嫂子这边还要整理一下刚才被我弄乱的衣服,还有被撕开一个大口子的丝袜。

    嫂子慌乱地从厨房出来,并且对我使了一个眼色之后才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面。

    我知道嫂子的意思:让我应付一下姑妈。

    我给姑妈开了一个门,姑妈看到我之后无比热情:“原来你在家里吗?”

    我有气无力地说:“我在写作业,好像听到门铃声就出来了。”

    “你的嫂子嫂子今天刚回来,那正好,你们应该还没吃饭吧?我们等下一起去吃饭。”

    姑妈家里的拆迁款已经到位了,有好几百万,据说在本市买了两套房子坐等升值,然后剩下的钱也还有百来万。

    我的姑妈前半辈子活得十分辛苦,拆迁也算是时来运转了。现在也算勉强算是有钱人了。

    嫂子过了一会儿才出来,嫂子的脸十分精致,已经完全看不出和我在厨房里面折腾过的痕迹。

    晚饭是姑妈、姑父嫂子和我一起去吃的。

    姑妈家里还有个小孩,不过已经去读大学了,现在只有姑妈和姑父在家里。

    姑妈的打算是把我接过去常住。

    我吃饭的时候我没什么食欲,嫂子也是一样,有经过了长途飞行的疲劳,再加上本来嫂子晚上就不怎么吃东西。

    吃过饭之后姑妈又将之前说过的话重新说一遍,姑父是不置可否的态度,因为他们家里当家的从来都是姑妈。

    但我觉得姑父未必愿意我去他家里住,家里突然多出来一个人,而且还有帮我交学费、生活费什么的,一想都很麻烦。

    嫂子一直也不说话,只是看着我,最后被姑妈逼得实在没办法了,就说这件事,曹立自己决定,想要去哪里就去哪里。

    我当然想和嫂子在一起,我说:“这边已经适应了,再去别的地方恐怕不适应,而且姑妈那边离学校太远了。”

    姑妈不依不饶地说:“你不可以坐公交车吗?”

    反正不管姑妈怎么说,把她那边的条件说得如何天花乱坠,我就是不愿意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