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9章
    嫂子一直盯着我笑,好像已经吃定我了,可是我还没吃到嫂子呢。

    姑妈这边应付完已经是晚上9点多了,这事简直让人觉得折磨,连我也弄得十分疲劳。

    和嫂子一起回家之后,嫂子将包丢在了沙发上,然后直接躺在了沙发上。

    我将嫂子的一双脚捧起来,慢慢地在足底进行按摩。

    嫂子被逗得花枝招展地笑,我凑了过去,想要和嫂子接吻。

    嫂子却一把推开了我:“今天不要好不好?”

    以往都是嫂子迫不及待地想给我吃掉,今天怎么回事?难道是嫂子去了一趟外地,对我的态度就发生了转变?

    “不碰你也可以,不过我们必须在一张床上睡。”

    嫂子脸很红地看着我说:“你怎么可能忍得住!”

    “为什么不行?你是不是大姨妈来了?”

    “今天是危险期,家里又没有套套,要是怀孕了怎么办?”嫂子问我。

    我说:“这不简单,我现在就下去买呗。”

    嫂子却拉住了我,“不要了。我觉得自己好像还没有准备好……”

    “可是我全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已经准备好了。”

    嫂子笑看着我:“可能是我没有准备好吧,因为一旦我们迈出这一步,那就真的再也回不去从前的关系了,你真的准备好了吗?做我的男人。”

    我又真的准备好了吗?和嫂子完成彻底的关系转变,而不是普通、纯粹的**关系而已。

    如果这就是嫂子想要的,恐怕我还真的有点为难。

    因为姑对我的不死心,后面又有了一场家庭聚会。

    是我们姓曹的家庭聚会。

    我们家族不止姑妈,还有许多人都进行了拆迁。

    不过那些亲戚对我来说都有些远,而且我父母死得早,哥哥过世之后更是没什么联系。

    何况我对他们来说不过是一个拖油瓶而已,谁会没事和我这样的小孩联系呢?有几个长辈我连名字都叫不上来,还是姑妈提醒了我,我才知道对方应该怎么称呼对方。

    老曹家进行家庭聚会,其实我不想去,嫂子更不想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嫂子和我们曹家早就没有瓜葛了。但姑妈的面子又不好不给,真是麻烦透顶。

    今天的家族聚会是姑妈出钱的。

    如果按照老道理来说则不应该姑妈出钱。因为姑妈是嫁出去的女儿,这种事情怎么能到姑妈出钱呢?

    即便不出钱,去了之后那些个大爷的嘴脸也不是很好看,我一个劲地跟着叫人,然后跟着又被问了几个无聊的问题,什么你今年多大啊,在哪里读书这一类的。

    光是“我在读高二”这这句话我就说了至少七八遍,所以我相当不耐烦,搞不清楚为什么要站在这里应付这些平时根本就难得一见的亲戚。

    大家虽然有血缘关系,可是早就不怎么来往了,何必要强行凑在一起呢?

    其实我懂姑妈的意思,现在以前没钱的时候,大家各自过各自的,现在大家有了钱,当然还是一个大的家族。

    不过我对于姑妈的这个构想完全没什么兴趣,我只想过好自己的小日子就够了,别人怎么想或者想干嘛,我一点都不在乎。

    我被安排在和这个小孩同一张桌子,我们家族聚会满满三大桌子,小孩一桌子,喝酒的男人一桌,以及女人一桌。

    有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吊毛叫做曹爽。

    曹爽这厮在我小时候没少欺负我,他比我大一岁,从小就生得牛高马大的,我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现在他也读高三的孩子,依然生得牛高马大的,而且很胖,给我的感觉是身高180,体重也是180的强力类型。

    曹爽和我已经有大约七八年没有见过面了。

    这次见面之后也没给我什么好脸色看,以前我家里没什么钱啊,现在我连父母都没有了,当然不用管我的感受。

    姑妈和那些长辈一直开心的聊着天,我也懒得去搭理他们,曹爽这边我只是稍微应付一下。

    应付完了之后还是回到自己家里去,和嫂子一起过日子。

    吃饭的时候张小美打了一个电话过来,,张小美问我现在在什么地方,于是我拍了一段短视频给张小美。

    短视频比我的解释有力度得多,反正张小美最近对我什么话都抱有怀疑态度,我也就干脆懒得解释了。

    挂了电话之后,曹爽敲了一下桌子问:“曹立,你现在过的怎么样?”

    他这个问题问得我很不爽,摆明了要在我的身上找优越感,我冷漠地回答:“我看来也还行吧。”

    曹爽的优越感果然很明显,他一直和我说他现在怎么样怎么样了,他读的高中只是一所普非常普通的高中,听说还是花了不少钱才塞进去的。

    曹爽从小学习就很烂,曹爽四肢发达头脑简单,怎么可能搞得好学习呢,他又跟我吹嘘他现在混的很不错,不管遇到什么事可以报他的名字,他会帮我出面帮我解决的。

    我懒得搭理他。现在的我,还需要他这样?神经病。

    也就是我这样的态度,引起了曹爽的不开心,他说:“你好像很拽的样子,难道你会混的很好吗?”

    “你不要误会了,我根本就不是混子,是一个好学生。你说的那些我不懂,也不想懂。”

    我觉得我和曹爽是不是一路人,这么和他说话,已经算是够给他面子。

    可是曹爽比我更不爽,说:“曹立你是不是太拽了一点?你的父母都没有,在我面前有什么好拽的!”

    他不说这个话还好,他一说这个话,我顿时觉得特别愤怒:“我拽不拽关你屁事?”

    “你一个没父没母的孤儿,垃圾一个!”

    我脑袋一发热就将杯子狠狠地磕在了桌面上,“你说谁没有父母?”

    曹爽也站了起来,“你不就是没有父母啊!”

    曹爽的声音很大,整个包厢里面都听得到,另外两桌的大人都变了脸色,曹爽的老爸上来就在曹爽的脸上重重地扇了一巴掌:“你说什么鬼话!”

    姑妈的脸上也很难看,而我也不打算和这些无聊的亲戚周旋下去了,我将桌子上的餐巾纸拿起来擦一下嘴巴,然后对嫂子说:“我们回去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