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2章
    我看着嫂子,“你就不能用脑子想一想吗?”

    “想什么?”嫂子不解地问你。

    “一个还没结过婚的高富帅,会娶你吗?你的条件是什么样的?高富帅的妈会同意你们之间的事情吗?”

    “怎么?我的条件很差吗?”嫂子还是在嘴硬,但是嫂子也应该清楚我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如果离过婚也就算了,关键还是死过老公,嫂子算是一个寡妇。

    一个寡妇,高富帅怎么会娶到家里去?

    玩一玩,当然就另当别论了。

    嫂子也在社会上混了这么多年,这些话不用我说,其实嫂子也应该明白,只是想不想明白的问题而已。人有的时候会喜欢骗自己。

    因为骗自己反而能活得容易一些,也快乐一些。

    嫂子看着我:“你说了这么多,还不就是想要我选!我现在可不一定选你了!”

    我无奈地看着嫂子,“那嫂子你想怎么玩,我都奉陪,可以吗?”

    “你要追求我!你如果能把我追求上,那我以后什么都听你的……”嫂子的脸越说越红。

    “那还不简单?”

    我直接从嫂子的房间里面拿了一个跳蛋、一条绳子出来,只要把嫂子捆起来放上跳蛋,马上就可以让嫂子求饶。

    “你想要耍流氓吗?”嫂子紧张地看着我。

    “我当然是近水楼台先得月。”

    嫂子说:“不要!”

    我凑了过去,嫂子马上闪到了一边说:“曹立,我说真的,如果你想要得到我,那就必须追求我。如果你不遵守游戏规则,哪怕得到了我的身体,我们也最多只是炮友而已。”

    “做炮友还不好吗?把你干怀孕,然后让那个小钱喜当爹多好呀。”

    “你这个人思想怎么这么龌龊!我以前都没发现。”嫂子似乎生气了。

    我把绳子丢在了茶几上,“你自己选吧,想要爽还是别的什么。”

    嫂子看着绳子,眼神几乎要冒出火来,我看得出来嫂子很想被我捆绑调教,但是似乎又在忌讳什么。

    最后嫂子还是深呼吸,忍住了,说:‘你把这些东西收起来吧,我现在追求的是精神上的恋爱,灵魂上的伴侣。”

    这些小白领追求的资产主义情调真是让人琢磨不透,男人和女人不就是凑在一起搞么,搞的越带劲就代表感情越好来着。

    一个女人如果躺在床上,像一条死鱼一样一动不动,那当然和你没有感情可言。

    今天看来是干不成嫂子了,我在微信上面给张小美发了好几个表情,张小美给我传来了一段段视频,她和周舟正在外面喝茶,有钱真是可以为所欲为的,两个高中生而已,居然去外面喝茶,消费能力还真是强。

    张小美这边不行的话,我看了一下安安,安安那边的话,要出去肯定要过夜的。

    我现在如果夜不归宿,嫂子肯定会有生气。嫂子在和不在当然是有区别的,嗯,那该怎么办呢?

    我看到了微信里面俞蓉的头像,我马上点开俞蓉的头像,发了一个问题过去:想不想我操你。

    俞蓉的回复很快,只有一个字:想。

    既然大家都有这方面的想法,那接下来的事情当然是水到渠成了。

    我背起书包对嫂子说,我去同学家里写作业。

    嫂子从卧室里面探出来一张脸,她的脸上敷着面膜,有气无力地对我说:“记得早一点回来。”

    “好的。”我从小区出去之后直接打了一个出租车,直奔俞蓉的家。

    俞蓉早就在家里等我了,我去了之后,俞蓉迫不及待地给我打开门,然后扑到了我的怀里说:“今天我的家里没有人,我们可以玩整整一个晚上。”

    俞蓉显得无比兴奋的样子。

    俞蓉今天换了一身蕾丝睡衣,显得有一点点性感,而且家里的空调也打开了,十分温暖。

    我才坐下来,俞蓉就迫不及待的把我的裤子脱了下来。接着蹲在沙发上,用口裹我的老二。

    俞蓉给我的感觉是十分之饥渴。饥渴到好像没有我简直不行。

    我的老二被俞蓉弄得硬邦邦的。俞蓉马上就脱掉了裤子,迫不及待地玩起了女上位。

    “还是你的比较大,做的好舒服……”俞蓉叹息一声说。

    我问俞蓉:“你们女生不是说尺寸差不多就好了吗?难道真的是大的会比较好?”

    这两种说法都有女人赞同,所以我也一直很迷。

    “那种太大的当然会不舒服,你想一下把一根胡萝卜塞进你的鼻孔会有什么快感?不过那种恰好大到超过你最佳容纳尺寸一点点的,会特别有感觉。因为那种被填满,又有一点塞不下的感觉,会让你觉得十分充实……快乐的同时又有一点痛,就像这样……”

    我用力地挺了一下,俞蓉白了我一眼,“你要死了,不知道这样很痛的吗?”

    “我当然不知道,我又不是女人!”我理直气壮地说。

    “那我现在要狠狠地教训你!”俞蓉说完就在我的身上驰骋了起来,像是一个英勇无畏的女骑士。

    我跟俞蓉弄得挺爽的,过了没过一会儿,我主动将俞蓉从沙发上抱了起来。

    俞蓉的身体很轻,加上她又用双腿缠住我的腰,我将她抱起来几乎不费吹灰之力,我在茶几前走来走去,边走边干俞蓉。

    俞蓉被我干得花枝乱颤。除了求饶之外,没有第二种方法表达自己的感情。我打了她几下屁股之后,俞蓉马上开始改口叫我爸爸了。

    我将俞蓉抱回了她的房间里面,将她丢在床上,只是拍拍她的屁股,俞蓉就马上心领神会地将屁股翘了起来,我们这次玩后入式。

    后入能更加深入女人的身体里面,我每一次都撞击在俞蓉的身体最深处,俞蓉的下面本来就很浅。这样干了没三四分钟俞蓉就已经在床上趴不住了,两腿被我弄得彻底发软,我将一个枕头垫在她屁股下面,然后压在了俞蓉的身上,依然是用后入的方式干着她。

    俞蓉被我杀得毫无还手之力,俞蓉哭着闭着双眼,双眉轻轻地皱着,不断的发出哭音。没过多久,又到了一次强烈的快乐巅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