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1章
    “你的意思是难道是……”

    楼茜是想要和我上床吗?我被赞成的这个想法吓了一大跳。

    “你知道我和石巧的关系吗?我们是调教和被调教的关系。”

    楼茜说:“你傻了吗?我不是要和你上床,我是要和你做交易,正经的交易。”

    “什么是正经的交易?”我不懂,我只是一个普通的高中生。”

    楼茜说:“正经的生意就是你帮我搞定一些女人,然后我们一起从那些女人那里拿到想要的东西。”

    “一起”。楼茜特别强调了这两个字。

    楼茜说的话给我感觉就像是想要捞偏门一样,我觉得楼茜这种思想非常危险,“小姐,你应该不缺钱吧,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情呢?我总觉得是游走在法律的边缘。”

    楼茜笑着说:“你放心,违法的事情我不会让你做,只是有一些灰色的地带你也知道的,法律管不到,而我们又必须要去尝试……那些地方是雷区,如果你帮我的话我想一定会形成一个双赢的局面。”

    楼茜的话让我有些动心,不过她说的内容还是有些太含糊其辞了。

    是不是楼茜就是想要我做她的男公关,随时帮她和各类女人上床?

    我说:“这个我需要慎重地考虑一下。”

    楼茜对我点点头:“你回去之后好好考虑,想明白了给我打电话,我不会为难你的,我会非常尊重你的决定。”

    楼茜绝对是一个大忙人,没有空和我在这里做过多的周旋,说完这些之后,楼茜就提着包去买单了。

    楼茜本来说要送我回去,不过被我拒绝了。

    我想自己多走两步,回到家里,我窝在沙发上躺着,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感觉还是有一点发烧,不过比之前的状况已经好多了,明天应该可以去上学了。

    就在这个时候传来了门铃声。我还以为是嫂子回来了,开门之后发现是张小美。

    张小美看到我之后,马上用手背贴住我的额头,认真地给我测量体温。

    “其实我还好,小美。”

    我的话马上引来了张小美的反驳,“什么还好,你还在发烧!我觉得你现在一点都不好!”

    在张小美的命令下,我在沙发上坐好。

    然后张小美就拿了好几种药摆在桌子上给我看,这些胶囊,花花绿绿的,看着我有些头皮发麻。

    张小美仔细地跟我说什么药应该吃多少?她刚才在药店里面都已经问过药剂师了。

    我听着张小美说的这些话,感觉心里暖洋洋的。

    其实生病之后有一个特别关心你的女朋友,是非常幸福的事情。

    张小美一脸严肃地看着我说:“你傻笑什么?我让你吃药,你是不是发烧头脑都傻了,?”

    “是不是我变傻了你就会不要我了?”我问。

    张小美严肃地说:“我没有说不要你,你不要胡思乱想,虽然我知道你是现在是病人,我必须让着你。”

    我觉得张小美这种时候其实也挺好玩的。我本来已经吃过药了,不过在张小美的逼迫下,还是吃了她买的那几种药。

    吃了这么多药,我感觉自己好像成了小白鼠,问张小美:“这几种药会不会产生反作用力?彼此抵消掉治疗的作用?”

    张小美白了我一眼,“你以为是养蛊吗?”

    “我觉得说不好,搞不好这几种药力在我体内不断地冲突,然后我发烧会变得更厉害,接着我就会拥有超能力……”

    “好了,你不要做梦了,曹立。”张小美挽起袖子对我说,“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饭。”

    “不是吧,小美,你来真的?”

    张小美认真地看着我,“其实最近我都有认真的锻炼厨艺,你不要这样看着我好不好?我是说真的。你也不能一直用老眼光看人呀,我一直都在进步的。”

    “可是我刚才已经出去吃过了。”我说。

    “你出去吃过了啊,你吃的什么?”

    “嗯,吃了一点热气腾腾的东西,还出了不少汗。”

    张小美对我点点头,“出汗比较好,嗯,你好好休养,那个我……”

    “你要回家了吗?小美。”

    张小美听到我的问题之后,再成为马上喜滋滋的样子,并且在沙发上坐下来,“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我不回家了。”

    我哭笑不得地看着蔡小美,我知道她是想多陪陪我。

    一个关心你,又长得漂亮的女朋友可真好,我甚至有人生如此,夫复何求有的感受。

    有时候我真的会产生一股强烈的冲动,想要和自己面前的张小美白头到老,可是一旦面对别的女人的诱惑,我又马上抵挡不住了,我的的确确是真心喜欢张小美的,可是我也是的的确确抵挡不住其他女人的诱惑。

    人在这个时候总是会特别矛盾。

    我问张小美:“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根本就配不上你,你会去找你的白马王子吗?”

    张小美狠狠地瞪了我一眼,“你是不是发烧发的脑袋都糊涂了?我又不是什么公主,我喜欢什么你不知道吗?”

    张小美喜欢的是被捆绑、被调教,普通的**根本不可能让她觉得满足,或许我们天生就注定是一对,“我明白了,小美,我们就是天生一对!”

    “鬼才和你天生一对!你好好养病,不要胡思乱想了,人在生病的时候总会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你控制一下自己好不好?”

    我抱住了张小美,张小美的身体很软也很暖,她还以为我想要她,说:“现在真的不行,你身体不好,等你恢复了我们再来好不好?”

    我说:“小美,我只是想抱抱你而已,你想多了。”

    张小美伸出双手抱住了我,可是我这才意识到一件事——感冒是有传染性的。

    我并不想传给张小美,我松开了怀抱,张小美却不愿意离开我的身边,甚至想要和我舌吻,她说:“如果我能对你的病感同身受的话,那么感情也会更近一步。”

    张小美的话我觉得是小孩子,可是张小美认真地抬头看着我:“曹立,你可能根本不知道我有多么爱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