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3章
    安安开车到了俱乐部里面,俱乐部里面正是晚餐时间。

    我跟着安安蹭了一个饭,饭菜的水准一般,吃饭的人倒是不少。看来这里又招了不少人。

    我上次已经跟着安安来过一次了,知道这里大概的格局。

    一楼是大家都可以玩的地方,二楼是私密的女子会所,三楼则是更私密的sm调教场所。好像还有四楼,不过四楼我没去过,也就不知道到底是干嘛的。

    吃过饭之后,在一楼要了一个包厢。

    安安还有事情要处理,我一个人坐在包厢里面看海绵宝宝。说实话其实挺无聊的。

    而且我还没和安安说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今天晚上我不能夜不归宿,要回去睡觉。

    今时不同往日,我和嫂子的感情正是升温的阶段,我才不想错过这样的机会。昨天要不是我发烧,也不会要求自己一个人睡觉。

    不过这种话也要等安安来了之后才能和她说。

    我等了很久,连海绵宝宝都看了七八集,包厢的门才被人推开。进来的却不是安安,来的是楼茜。

    楼茜看到我之后露出愉快的笑容,这笑容十分美好很难让人说出拒绝的话。

    我看着楼茜,话在嘴边打转了半天,终于才有勇气开口:“楼小姐,你的提议我回去之后想了很久,那个……我现在还是一个学生,应该以学业为重。”

    “那么以学业为重的好学生为什么放学之后不回家写作业,反而出现在这大人才能来的俱乐部呢?”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才好,不过楼茜也不想给我尴尬,她坐在了沙发的另外一端,将包包丢在了茶几上,或许她早就对我的拒绝有预期了。

    一件已经预期要发生的事情当然用不着发火,只用去接受它就好了。

    楼茜看着我:“看来你还是喜欢薇薇安多一点,不过你知道吗,玛格丽特在回国之前和我提过好几次你,好像玛格丽特也迷恋上你了。”

    “迷恋不至于吧,应该没一个男人干打她,我应该是第一个。”我说。

    “你打女人吗?”楼茜有些奇异的表情,看来她对于那个下午我和玛格丽特到底发生了什么很感兴趣。

    我看着楼茜,“我和玛格丽特的打和你说的打完全不是一个意思,你应该懂的。”

    楼茜的脸变得很红,慢慢地垂了下去,“你说的是**吗?可是玛格丽特不是喜欢虐待别人吗?”

    “如果我给她虐待,那和她其他的面首还有什么区别呢,她也不可能对我念念不忘。”我说,“这种大小姐其实内心一直埋藏着冒险的因子,你只需要满足她冒险的情怀就好了。”

    楼茜若有所思地看着我,应该是完全想不到搞女人也是一件这么有哲理的事情。

    我继续说:“玛格丽特玩sm其实也只是为了猎奇而已,未必说得上有多喜欢。但你也知道的,不管什么事情一旦做得多了之后,就和吃饭喝水一样没有新鲜感了,那冒险的情怀就不能满足了。所以我给了玛格丽特冒险的感觉……”

    以上这些都是我胡扯的,但是楼茜看我的眼神明显变了,她说:“你对女人的确很有研究,难怪那么多女人都迷恋你。你具体的做法是什么呢,我想只是打玛格丽特一顿的话,她未必会满足,反而会报警吧?”

    “你说的没错。只是纯粹的打当然没什么情趣可言。除了变态,一般人根本不可能爽。所以需要在痛苦之中掺杂一点甜美的感觉。而且因为痛苦,这甜美的感觉会格外鲜明,女人一旦开始在痛苦中追寻这一丝的甜美,那也就陷入sm的游戏不能自拔了。”

    这些话我依然是胡扯的,搞女人就是插进去疯狂地运动,哪里会想那么多理论知识。

    不过我说的话,楼茜显得很相信的样子。这也难怪,楼茜已经代入了我是搞女人专家的结论。一件事既然已经有了结论,那么就算我说的话再漏洞百出她也会相信。

    “那按照你的说法,只要是女人就可以被调教?”

    “那是当然。”我理直气壮地说,“不过你要记住一点,这是最关键的一点。”

    “什么?”

    “所有的调教都是不可逆的,身体的记忆力要远比你想象的好,一旦被调教那么直可能越陷越深,再也没回头路可以走。”

    我从楼茜的眼神里面看出来了害怕,她之所以坐在这里没有逃跑,也没有用突兀的话语来转换话题,完全是因为她一直以来维持的骄傲在驱使她。

    不过她的内心绝不可能平静。

    “我还有一段时间要去英国了,你有什么话要我转告玛格丽特吗?”

    “下次来,怀孕了再回去。”

    “你不知道玛格丽特的身份吗?她的父亲可是爵士,祖父做过财政部长。”

    我拍拍手说:“如此光荣的血统,不是更适合做我孩子的母亲吗?”

    楼茜也跟着笑起来了,“前面接触的时候你给我的感觉都像是一个没长大的小孩子,今天的你才是真正的你吗?”

    楼茜的问题我无从回答,这时候安安终于走了进来。

    安安先和楼茜打招呼,然后坐到了我的身边。我毫不顾忌地搂住了安安。

    安安略微挣扎了一下,可能是因为有楼茜在场的关系,有些放不太开。

    楼茜倒不怎么在乎。

    我们坐了几分钟之后,安安问我:“你要不要上去看看?”

    我还没来得及回答,楼茜已经说:“安姨,我今天也想去三楼看看。”

    三楼是sm的地方,楼茜也打算被男人调教了吗?是因为我刚才的一番话让楼茜燃烧起了对sm的兴趣吗?

    安安看我的眼神变得奇怪起来:“你是不是对楼茜灌输了什么奇怪的理论?她一般对这种事情没兴趣的。”

    我耸耸肩膀。

    我们一起出了包厢,安安似乎想劝楼茜几句,但是被我拉住按在了电梯的墙角里面,她连楼茜都看不到。

    安安对我说:“我给你买了一套西装,不如我们先换衣服了再过去?”

    我身上的衣服的确都是学生穿的,和这里的环境格格不入,换一件衣服也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