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4章
    换装是在安安的办公室进行的。

    我比较好奇的是我都没有去,安安怎么知道我衣服穿什么尺码的。

    在落地镜前面。

    安安从背后抱住了我,办公室里面只有我们两个人,她再也不必压抑内心的情感,“你的身体我哪里没摸过,心里当然有数。”

    我将西装的领带整理好,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穿西装,比我预想的效果要好很多,不过还是有一种青涩的感觉。

    “你和楼茜怎么回事?”

    我问:“你在怀疑我们上床了?”

    安安轻声笑起来:“楼茜和我可不一样,你轻易摸不上她的床去,别说你了,全市不知道多少年少多金的公子想要爬上楼茜的床,楼茜连看都不看他们一眼。”

    我握住安安的手,“你年轻的时候是不是也这样?”

    安安笑着说:“我可没有一个当市委书记的爹,可不敢像她这样任性,何况我们那个年代很保守的。”

    “保守,我可感受不到!”

    安安笑得更加放肆了,我才转过身,一对红唇就迫不及待地吻了上来。

    这一吻十分绵长,而且她的口红有一种水果的香味,弄得我欲罢不能,恨不得将安安马上推在办公桌上来一发。

    还是安安推开了我:“你忘了,楼茜还在三楼等我们呢。”

    然后安安帮我整理起衣服啦来,她的手指头有意无意地在我胸膛划来划去,弄得我心里很痒。

    “要忍住哟,你忘记了?我还你说过要给你一个惊喜的。”

    安安已经帮我整理好了衣服,我们准备出门,我注意到了安安的屁股高高的翘起来,包臀裙形成了一个美妙的曲线。我的手放在了安安的屁股上,她冲着我摇摇头,没有阻止我。

    她了解我的性格,知道只有给我一点小恩小惠才能让我安静下来。

    我们重新进入了电梯里面。

    当电梯在三楼停下来之后,我深吸了一口气,安安说的惊喜就应该在电梯后面。

    不过等电梯门打开之后,我的希望落空了。

    上次我来时候那些琳琅满目的sm道具全都不知所踪,而且连一个人影都没看到。我甚至连楼茜都没看到。

    “惊喜呢?”去问安安。

    安安捂住嘴开始笑起来,“不是和你说我们这边装修了吗?之前就在电梯口是无奈之举呀,现在有了钱当然会搬到相对安全的地方去。”

    安安说的有道理,如果哪个客人按错了电梯,到了三楼之后看到那么神奇的场面,难免不走漏风声。

    出来玩开心第一位,第二位就是安全了。

    三楼的确装修过了,增加了不少古色古香的元素,也多了不少摆件。这些摆件古色古香,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古董。

    在安安的带领下,我们一路穿越。

    这里十分安静,除了我们的脚步声,几乎听不到人声。

    我们在一排日式风格的门扉前面停下来,安安双手将两扇纸门划开,所谓的惊喜终于呈现在了我的面前。

    里面有四个女人戴着枷锁,以一种无比屈辱的姿态跪着。而且这四个跪在地上屁股高高翘起来的女人,屁股里面都各自插了一根不同颜色的狐尾肛塞。就好像被道士抓起来的妖精。

    这四个女人还戴着眼罩,嘴巴里面塞着口枷。也不知道被捆在这里多久了。

    进门就是这么一份大礼。

    我的手轻轻地抚摸过四个白花花的屁股,只是从皮肤和身体的状态来判断的话,四个女人的年纪差距应该很大。

    安安说:“怎么样,算不算惊喜?”

    我还来不及回答,侧面的门被打开,一个只穿着轻纱的女人飞快地扑到了我的怀中。

    居然是苏菲,她只穿着一层近乎透明的纱衣,除此之外一件衣服都没有。我们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见过了。

    这个中年熟妇给我的感觉居然是比以前更加年轻了。

    我还是有点没弄清楚状况,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菲看见了安安之后,眼神无比惶恐地叫了一声:“妈妈。”

    我搂着苏菲说:“你叫安安妈妈,那你要叫我什么?”

    “爸爸,人家晚上陪爸爸睡觉好不好?”苏菲在我的怀中撒娇起来,她本来就很温柔,撒娇起来简直叫人受不了。

    关键她叫我爸爸,这一点让我心里暗爽不已,同时老二都有一点硬得发疼。

    这里面似乎还有机关……

    安安这个俱乐部是不是玩得太大了一点……

    色情行业在我们国家毕竟还是不合法的,她不怕引起其他人嫉恨吗?

    我怀着探索的心情,走到了更里面。

    我才走进去,马上又有两个女人围了上来,叫安安妈妈,叫我爸爸。

    我的目光转向了安安,安安走向了一排架子,架子上放着很多sm用的道具。她取下一根鞭子递到了我的手上,“今天晚上你就是主人,是她们父亲。你可以任意地形势你的父权,和你喜欢的女儿交配,你觉得这一份礼物怎么样?孩子他爸。”

    连安安对我的称呼也发生了改变,看来她已经完全进入角色了。

    只是……我一个人要对付这么多女人,真的应付得过来吗?

    我觉得安安今天晚上真的是玩得太大了。

    我正想说推辞的话,却看见了楼茜。楼茜倚着门看着我,她的眼神十分好奇,大约想看我会怎么玩。

    因为楼茜的关系,我突然之间有了勇气,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不想在楼茜的面前失了面子。

    我将鞭子拿在手里,几个“女儿”马上跪在了我的面前表示臣服。

    只有苏菲已经搂住我,似乎觉得自己享有特权。

    我决定第一个拿苏菲来开刀。

    安安在我的耳边小声说:“我知道你不喜欢乱交,等下带你喜欢的女人去四楼的房间,等下还会有男人过来……好色忘记告诉你了,之前和你提过的**俱乐部已经搬到这边来活动了。“

    我对乱交其实不怎么抵触,不过前提条件是没有别的男人打扰我。看来还是安安懂我。

    我的目光转向了一边,另外一边的楼茜换了姿势,不过目光依然停留在我的身上,摆明了想看我怎么调教苏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