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6章
    我问楼茜:“你要走了吗?”

    楼茜看着我,用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我不知道楼茜心里到底怎么想的,不过如果是一般的女人的话,看了这么久的活春宫,估计早就已经忍不住了。

    楼茜真的已经算自制力超人了,从她的脸上一点都看不到**的痕迹,连眼神也和刚才一样清澈,似乎一点都没受到影响。这份自制力至少我觉得自己就远远比不上。

    看我搂着两个女人,楼茜说:“你左拥右抱,薇薇安不是没位置了?”

    “你可能一点都不了解安安。”我得意地说。

    楼茜说:“我们认识二十多年了,我知道她的事情比你多多了,你觉得我不了解她?”

    “至少她从来没对你吐露心扉过,对不对?你也一定搞不清楚安安她到底想的是什么事情,你可能连她为什么看上我都想不明白吧?”

    这些话都是一点酒话,没想到真的戳中了楼茜的痛脚,楼茜的反应比我预期的要强烈许多:“所以你现在是在炫耀一位原本我很憧憬的长辈成了你性奴吗?你这人很差劲。”

    苏菲护在了我的身前,似乎想和楼茜吵架的样子。不过我根本就没有生气,自然也犯不着和楼茜吵架。

    楼茜根本不知道,安安有一种奇异的绿帽情节。在看我和别的女人**的时候会嫉妒,同时也会产生一种异样的快感,连带着身体也会变得无比敏感,同时安安基本上也是一个双性恋,也能从另外一个维度满足自身的**。

    楼茜在我的目送下,进入了电梯里面,对我来说这个夜晚才算刚刚开始而已。

    我搂着两个几乎没穿衣服的女人,一路上了四楼。安安给我的房卡上面有门牌号码,我很容易就找到了房间。

    房间打开之后,两个女人都高兴地笑起来。

    房间其实不是很大,但是装修得十分奢华,而且有一个很明显的古风主题。我想石巧入股的钱大概都投资在这些房间里面了。

    我进去之后马上倒在了床上。苏菲很温柔地帮我脱衣服和鞋子,简直不能更加温顺。我搂住了另外一个女人,轻轻刮她小巧的鼻子,她长得没有苏菲那么漂亮,气质也很一般,不过也算是小家碧玉了,完全可以吃得下去。更何况苏菲和我说这个女人是名器。

    “你叫什么名字呀?”

    她有些娇羞,“你可以叫我诺诺。”

    “你也可以叫我爸爸。”

    “爸爸……”诺诺还没叫我,那边苏菲就已经迫不及待地叫起来了。

    我根本不用动一根手指头,苏菲就指挥诺诺开始服侍我起来。诺诺的经验不及苏菲,但毕竟也是这个年纪的女人了,对于男女之事早就有了足够的经验,苏菲只是稍加点播诺诺就明白怎么取悦我了。

    两个女人做着温柔的口舌侍奉,两天灵巧的舌头围绕着我的老二不断地进行着所有权的争夺。说实话,我被伺候得很舒服。

    苏菲过了不久,爬到我的身上来躺下来,在我耳朵边温柔地说:“好久没和你做过了,人家好想爸爸。”

    我和苏菲做过好几次,我身体的敏感点,还有怎么用语言来挑逗我她都是驾轻就熟。

    我也很快进入了状态。两个女人的脖子上依然戴着狗圈。

    说起来苏菲第一次在sm上面找到快乐还是我来完成的,在这件事上我算得上是苏菲的引路人。我招招手,苏菲马上就心领神会地在大床上睡好,还在自己的屁股下面垫了一个枕头,这样才方便我们的交合。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我觉得苏菲的下面比之前的时候松弛了不少,看来她这一段时间没少**。

    变得松弛是真的,还有一重改变就是她下面的水明显变多了,多得有一点不自然。我随便一摸,手就被彻底沾湿了。

    水流得太多,按照中医的说法会亏损真阴,这样女人会老得快。

    我觉得苏菲是典型的玩过头了,身体都有些承受不住了。不过我也没什么资格说苏菲,因为我何尝不是这样呢。

    苏菲在我身下嗷嗷地乱叫着。我扯动绳子,将一边的诺诺拉到了我的身边。她有些茫然地看着我。

    “你和她接吻。”

    得到我的命令之后,诺诺马上低下头,和苏菲用舌头纠缠起来。

    诺诺用手指捋了一下头发,我觉得这个动作非常性感,顺势从苏菲的身体里面出来,来到了诺诺的身后。

    她的花房和苏菲明显不同,几乎没有色素沉降,还显得十分粉嫩,这在三十岁以上的女人里面显得尤为难得。

    我用手挺动老二,一下子就插入了诺诺的身体里面。

    诺诺的身体里面还还干燥,不过我的老二上面有一圈来自于苏菲的淫油,因此动起来也不是那么痛。

    诺诺的里面真的特别奇怪,也不是特别紧。就是感觉老二被一层一层地包裹住,然后又一层层地蠕动起来。

    “这感觉简直……”

    本来躺在床上的苏菲起来了,才我的背后抱住我,胸部紧密地抵住我的身体的同时,一双素白的手按在了我和诺诺结合的地方,然后轻轻地帮我按摩起来,弄得我非常舒服。

    现在舒服可是要命的,本来诺诺的下面我感觉就很强烈,苏菲再来这么一手,我几乎差点秒射。

    我苦笑着说:“苏菲姐,你别这么搞我呀,你手这么舒服,我真的可能会早泄的。”

    苏菲伸出舌头在我的耳朵附近舔起来,那也是我敏感的地方。而且她一说话还有一股温热的气息往我的耳朵里面钻,又酥又麻。

    “人家喜欢爸爸嘛……”苏菲说。

    我露出苦笑的表情,在我身下,诺诺慢慢变得苦闷起来,但是腰部也跟着我的节奏慢慢地扭动起来。

    她扭动的节奏其实一点都不快,但是不知道怎么搞的,我下面的反应却很大。她的下面腔道就像是活了过来一般,如同章鱼的触手一般不断地吸吮着……

    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对手,根本不知道怎么应付,再加上还有一个苏菲在我的身后不断地挑逗我,没用多久我就迎来了爆发的时刻。

    从进来这个房间开始算,绝对没过去十分钟,而我在诺诺的身体里面进进出出最多不超过两分钟。

    我作战这么久,除了和张小美的第一次,还是第一次这么快把子弹交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