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1章
    我说的捡钱包当然是胡扯,我的钱全都是石巧给的,不过嫂子愿意相信我就好了。

    都说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为零,我这么扯淡的话嫂子居然也相信了。

    我和嫂子手牵手走出了小区,嫂子的脸红扑扑的,真的像一个恋爱中的少女,不知道哥哥当年和嫂子恋爱的时候,嫂子是什么样子的……

    不过现在嫂子是属于我的了。这感觉十分微妙,就和泡上了最严厉的班主任差不多,甚至还要超过一点。

    嫂子问:“我们去吃什么。”

    “你说了算呀。”我回答说。

    “真的吗?”嫂子问。

    “这个问题有够扯的,因为我们家不是一直都是你当家作主的吗?”

    “哼,我们去吃火锅。”

    说到吃火锅,我和楼茜吃过火锅,那家的火锅感觉还不错的样子。

    在吃火锅的途中,张惠雯给我发来了一条短信,告诉我她已经离开我们家了,我这才舒了一口气,今天总算是没穿班。

    不过以后在家里的话,我一定要注意一点。

    俗话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再这样下去被嫂子发现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嫂子说:“过两天就是圣诞节了,你有什么准备吗?是不是打算和女同学一起去过?”

    我看着嫂子,以我对女人现在的了解来说,嫂子是想要我和她一起过圣诞节。

    但一般来说,女人表达自己心意的时候总是非常曲折的,总是不太直爽。

    明明嫂子想和一起过圣诞节却问你是不是和别人有约了?

    如果我说没有约,那嫂子肯定说,我只好勉为其难的陪你过圣诞节之类的话。

    可能这就是傲娇吧。

    圣诞节的话,我觉得可以稍微奢侈一下,现在已经有钱了,而且嫂子也相信了我这个钱是捡钱包捡来的,那白用不用白不用。

    一个只属于我和嫂子的圣诞节……想一想都有一点小激动呢。

    不过张小美、周娜,还有安安那边的礼物还是要准备的。

    这么想的话突然一下子觉得自己好像很忙,事情一下子又变多起来。

    这时候赵旭东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过来,我很奇怪赵旭东这时候打电话给我干嘛?

    接了电话之后。赵旭东在电话里激动地跟我说:“我好像恋爱了!”

    我差点吐血,赵旭东就这一学期都起码恋爱六七回了,也就是我才能受得了,换作别人早就忍受不了他了。

    嫂子问:“你同学吗?”

    “是的。”我的表情有一点尴尬。

    “现在的高中生都是那么活泼的吗?”嫂子放下筷子说。

    “你们那时候不是这样吗?”

    嫂子脸一红,“我读高中的时候追我的人可很多,那个时候很多人给我写情书,我同桌一天能帮我收五六封情书……你们现在应该没有情书了吧?”

    我说:“那是当然,现在的表白都是微信、qq,谁还写情书这么笨?”

    嫂子拍了一下桌子,“可我就喜欢情书!”

    哦,我明白了,圣诞礼物就给嫂子写一封情书吧。

    这个时候,一男一女走了过来。

    男的穿着西装,女的穿着貂皮大衣。

    今年是暖冬,这女的穿得这么厚重,还来火锅店里面,也是真的厉害。

    这一对男女我并不认识,却径直朝着我们走过来。

    男的按住桌子,对嫂子笑了笑:“小叶,你在这里吃火锅呀?”

    嫂子点了点头,我感觉嫂子的笑容有一点尴尬,这一对男女到底是谁?

    那个穿貂皮的女人看了我一眼,然后指着我的脸对嫂子说:“这个就是你家那个小拖油瓶对吗?”

    这个称呼让我非常不爽,我tmd罪你了吗?

    我什么都没做,连一句话都没说,就坐在那里,而且和这个女的估计还是第一次见面,她就叫我拖油瓶,而且是指着鼻子骂人,有没有家教?

    这一下就是再佛系的人也会生气!

    先不说我是不是拖油瓶,我就算是拖油瓶关你**事!

    你是什么东西,居然敢指鼻子骂我,我拍了一下桌子就站了起来。

    对面那个男的大概1米8左右,人高马大,如果动手的话,我觉得我很有可能会吃亏。

    嫂子压着桌子对我摇了一下头,看嫂子的意思是想要息事宁人,忍一忍就过去了。

    如果是以前的我,说不定会是和嫂子一样的反应,甚至可能比嫂子还要过分,觉得别人说的还有那么一点道理,我就是一个拖油瓶,现在我可不这么想了,以前我是自卑,现在我可不自卑了。

    而且现在我和嫂子是这种关系,你在嫂子面前让我下不来台,我能给你好脸色?

    我盯着那个女人说::“你妈没教过你怎么说话吗?你刚才说什么你有种再说一遍。”

    那个女人不可置信地看着我,大概是想不到,她口中的小拖油瓶,居然敢有这样的胆量和她对峙。

    “你、你想干嘛?”貂皮女震惊地看着我。

    这个男的拉着那个女的一把,“小兄弟,有话好好说。”

    “我没好好说话吗?她刚才说我是什么?她刚才是不是骂我?这里这么多人都听见了,我在这里吃饭,你冲到我面前来骂我,我没好好说话?”

    我将桌子上的一根筷子拿在手里,主要是这里没有别的东西可以拿在手里了。难道我准备抓一把牛肉放在手里吗?

    “今天这个事情不给我道歉那不要走出这个门了。”我冷笑着看男人。

    有了男人的保护之后,这个穿貂皮女更加趾高气扬的看着我,“难道你不是拖油瓶吗?我说错了?”

    我面色阴沉的盯着这个男人,连自己的女人都管不好,这种男人真是垃圾一个,这女人是没教养,男人没本事凑在一起,真是一对废物活宝。

    “今天可不是我在找事情。”我小声地说。

    “曹立……”嫂子小声地叫了一声我的名字。

    我说:“别怕,有我在。”

    然后我抬头看这个男人:“划下道吧,你想怎么解决,黑的白的我都陪你玩。”

    男人用一种看小孩子的眼神看着我,可能他真的把我当做小孩子了,他露出滑稽的笑容:“你还是学生吧?学生和大人能这么说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