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2章
    这个男人已经完全把我当做小孩子了。他自诩是大人,大人当然是可以随便欺负小孩子的。

    所以——他根本就不打算对我道歉。就算明明知道了是他身边的貂皮女不对。

    我们就这么僵持着。

    这时候嫂子打圆场说:“陈飞,我们有三四年没见过面了吧?”

    男人转过头去看嫂子:“是啊,小叶,你最近怎么样,有没有找新的男朋友?”

    嫂子露出了一个勉强的笑容,什么都没说,显得楚楚可怜。

    我算是看出来了,嫂子过去可能和这个西装男有一点故事,所以才会这个样子。

    “所以我就白被人骂了吗?”我说。

    西装男转过头,笑着对我说:“小兄弟,男人要有胸襟,这点小事情……”

    “小事情?哦,你妈死了,请问要烤几分熟?”我问这个男人。

    “曹立!”这下连嫂子都有些吃惊地看着我。

    我拍拍西装男的肩膀:“小兄弟,男人要有胸襟。”

    我将他对我说的话,原封不动地还给了他。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是孔老夫子说的话,你现在爽不爽,有没有胸襟?”

    这个西装男的脸色明显变了,这种人网上多的是,对别人的苦难冷嘲热讽,全是因为不好的事情没有发生在他的身上。

    他身后的貂皮女更加愤怒:“你这个小瘪三说什么呢?”

    我笑了,“看来你们很生气呀,你们都没有胸襟?”

    嫂子站了起来,拉了我一下,然后和西装男说:”那个……不好意思……”嫂子的话还没说完,我就已经打断了嫂子:“我为什么要和这种人委曲求全?我又不欠他什么?这里交给我处理好吗?”

    不管是来白的,还是来黑的,我都没什么好怕的。

    我早就不是以前那个什么依靠都没有的孤儿了。而且我早就知道一个道理了,所谓的面子都是自己找回来的,也是自己丢掉的。

    我弄得西装男很是下不来台,看样子他很想和我动手教训我一番,但是碍于嫂子的面子,一直都有些犹豫到底要不要动手。

    打架的话我觉得自己很有可能吃亏。因为不论身高还是体魄我都应该不如他。

    其实我一直都有锻炼的计划,只是我这个人吧,做什么事情都是三分钟的热度。一个事情往往坚持不到第三天。

    不过我也打了不少架了,挨打的经历更是不少。

    我扫视了一圈,除了筷子,还真没看到什么可以当做武器的东西。

    这个火锅店的座椅都是那种很重的椅子,要抄起来当武器也没什么可能性。

    最后我的目光落在了滚沸的火锅里面。

    如果这一锅热汤从头淋到脚,会是什么样的感受呢?

    “你什么意思?”西装男愤怒地看着我,“在讽刺我吗?”

    我看着西装男,讽刺地说:“你现在这个样子很没胸襟哦。”

    嫂子说:“你们一人少说一句不行吗?”

    我当然是无所谓啦,打打嘴炮我又不会吃亏。可是西装男居然对嫂子说;“你怎么也不管管他?”

    合着这件事错的还是我了?

    火锅已经被煮沸,热气不断地升腾。我又将不锈钢的汤勺拿在了手里。左手筷子,右手汤勺,我现在也可以算是全副武装了。

    “只有他道歉,我就算了。”西装男说。

    他是不是搞错了什么?我凭什么道歉?

    “你装作很大度的样子也改变不了你妈被油炸的事实。”

    听我这么说之后,西装男一下子揪住了我的衣领,他已经在嫂子面前维持不住体面的绅士形象了,看来他虽然喜欢劝别人要有胸襟,自己却是一个器量很小的人。

    我被他揪住了衣领之后也是急中生智,手中的汤勺在火锅里面弄了一勺滚烫的红汤,然后一下子浇在了他的白色衬衣上,西装男发出了一声如同杀猪的惨叫。

    我泼洒出去的汤汁也一部分溅射在了他的脸和脖子上,想必一定十分酸爽。

    这一下之后我丢了汤勺,大声叫起来:“打人啦!打人啦!救命啊!”

    和我比撒泼么?我曹立可不是好欺负的,这些市井无赖的招数我又不是不会,只是我不喜欢用而已。

    西装男挥舞拳头就要打我,我中了两拳,不是很好受,不过我一脚踹中了西装男的老二,他捂住老二之后就不能对我产生威胁了。

    我其实也吃了一点亏,不过相比而言西装男要比我惨得多。

    我们这边的冲突立刻成为了火锅店里面的焦点。有不少男服务员过来拉开西装男,还有人报警……

    场面十分混乱。

    在被拉开之后,我还朝着西装男吐了一泡口水,正好落在了他的脸上。西装男差点暴走,但是因为被三个服务员拉住了,根本奈何不得我。

    我有夸张的语气说:“我的心脏好痛,我要去医院验伤!”

    西装男简直快要气炸了,但是因为被很多人按住,所以根本不能把我怎么样。

    警察在十分钟之后到来,我们被一起装进了警车里面。

    进了警车里面之后,西装男就更不敢对我做什么了倒是那个貂皮女一直对我龇牙咧嘴。看着她浓妆艳抹的脸,我真是想一泡尿滋上去。

    我将手机拿了出来,直接打了楼茜的电话。

    楼茜接了我的电话很以意外的样子,随后我问了开车的警察我们要去那个分局。警察告诉了我地址才想起来我不是问路的群众,让我老实一点。

    这种事情对于楼茜不过是小事情,只要她愿意,一个电话就能帮我摆平。

    和楼茜沟通完之后,我一直盯着西装男。

    嫂子这时候也和西装男开始说话:“陈飞,今天真的是误会,没必要闹到警察局里面去吧?”

    “误会?我这一身衣服八千多,你们要怎么赔我?”

    我被西装男的话逗笑,原来他最生气的理由不是被我阴了,而是在心疼自己的西装啊。

    “口袋里面没几个钢镚,还有装高大上?看来你很没有胸襟呀。”

    我们坐在警车里面,我也不担心西装男能把我怎么样。倒是那个貂皮女开始骂骂咧咧起来,都不用我教训她,开车的警察说:“你给我老实一点,再骂人关你三个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