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3章
    到警察局之前,楼茜给我回了一个电话,言简意赅:“我已经搞定了。”

    我挂了电话之后,心情无比畅快。

    接下来西装男和貂皮女有得爽了!

    我按按嫂子的手背,示意嫂子不要太担心了。但是没什么用处。嫂子的担心可以说已经完全写在了脸上。

    我们从警车上下来之后,是派出所的所长亲自来迎接。

    “谁是曹立?”

    等我举起手之后,这位所长马上笑嘻嘻地把我和嫂子请了进去。

    西装男的脸上全是疑惑,只要是在社会上混过的人,这种时候应该已经能看出不对劲了吧?

    进了局子里面更是差别待遇。

    所长亲自给我和嫂子泡了一杯茶:“招待不周,招待不周。我这里只有一点西湖龙井了。”

    嫂子看着香气袅袅升起的茶杯,表情无比疑惑。

    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楼茜的功劳,“不知道怎么称呼?”

    “鄙人姓李,是这里的党委书记以及所长。”

    “李所长好。”

    李所长对我保证说:“今天的事情我们一定会严肃处理,尽量帮你们挽回损失。”

    这边连问询都没开始呢,李所长就已经把事情定性了。

    嫂子这下也算是明白了,李所长完全是站在我们这边的,虽然嫂子很疑惑为什么会这样。

    接下来的问询和录笔录更是简单随意,根本就是走一个过场而已。

    西装男和那个很嚣张的貂皮女算是彻底吃瘪了。特别是那个貂皮女,在警察局里面根本不敢放肆,甚至说话都变得细声细气了。

    不过有什么用呢。

    事情已经定性了:他们寻衅滋事。

    没我的谅解,就等着治安拘留吧!

    我当然不会谅解他们,事情我就是要做绝,难道他还敢咬我一口吗?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是他自己来找茬的,现在活该自己承担后果。

    我让嫂子先回去了,这边我还要把首尾处理干净。

    嫂子看这边的情况之后也差不多放心了,就提前回去家里了。

    其实事情也很简单,东西都是李所长下面的人在写,我只用签字就行了。顺便和李所长聊聊天,因为楼茜的关系,李所长大概也以为我是什么权贵。

    我百无聊奈地应付着李所长,过了半个小时楼茜居然开车来了。

    之前李所长对我就已经够巴结的了,在看到楼茜之后简直已经不是巴结能形容的了,根本就是跪舔。

    楼茜显得很不耐烦的样子,几乎没怎么搭理李所长,只是嗯了几声,最后才说了一句完整的话:“这个人我带走了哦。”

    楼茜说的这个人是我,李所长又是满脸堆笑。

    我可以走人了,那个西装男可就没这么好的运道了,治安拘留等着他。

    从派出所走出来之后,楼茜对我说:“我真没想到你会是一个麻烦精。”

    “我……今天的事情真的不怪我……不过还是很感谢你来救我。如果不是你我估计现在还坐在里面六神无主、不知所措。”我说。

    “好啦,事情我都知道啦,那个李所长已经和我说过你的情况了。”楼茜用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我,“你为什么不联系薇薇安来帮你呢,她和李所长可是同学哦。”

    楼茜的话算是提醒我了,对呀,我为什么不找安安来帮忙呢?

    算了,现在计较这些也没什么意义,我说:“我当时也是脑子发热,一下子就想到你了。我觉得你应该会来帮我的。”

    楼茜喝了一口水,看着我:“你这么说可是很微妙,怎么像是你吃定我了。”

    “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我们的关系就像是春秋战国时候的贵族和门客,你是有地位的人,而我是有一点点本事的人。如果我有求于你,你应该会帮我。毕竟就算是鸡鸣狗盗之徒也会有自己的用处,不是吗?”

    楼茜说:“可是你才拒绝了我的合作请求,你怎么知道我不会落井下石?”

    楼茜这么说就是完全在抬杠了,我根本不想和楼茜抬杠,我说:“今天的事情真的谢谢你了,不然的话我现在肯定还在派出所里面坐着呢。”

    “那个人你要怎么惩罚他呢?”楼茜问我。

    楼茜不这么问的话,我还以为这件事已经结束了呢,“你说的惩罚是什么意思?”

    楼茜说:“在公共场所寻衅滋事不是要被关几天吗?你的损失他是不是要赔偿?”

    “我倒也不是那么无赖的人,损失什么的就算了,你可以帮我多关他几天吗?”我问。

    “原来你这么好说话的吗?”楼茜笑看着我。

    我说:“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坏人。”

    “你还不坏,你可是祸害了不少良家妇女。”楼茜说。

    我坐上了楼茜的车,她亲自把我送回家。

    回到家里之后。

    我一下子就看到了坐在客厅的嫂子,嫂子正在打电话不知道联系谁,看到我走回来脸上表情有些怪异,按住了电话说:“你怎么回来了?”

    “奇怪,这里是我的家,我不能回来吗?”我换好了鞋子。

    而嫂子也凑了上来:“曹立,我们得饶人处且饶人好吗?”

    我抬头看嫂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那个陈飞……是我的老同学,我也不想把人家得罪死了。你看怎么样?”

    我当然觉得不爽,尤其是嫂子为了另外一个男人而向我求情。

    嫂子将手机拿起来,和电话里面的人打过招呼之后就挂了电话,将电话按在胸口,依然有些担心的样子:“那个李所长为什么我感觉特别巴结你?”

    这个问题我还真不好回答,总不能说市委书记的千金是我的朋友吧。

    我随口说:“那是我同学的爸爸,他儿子在学校被人欺负我帮他出过一次头。”

    “你和人打架了?”

    “当然不是,我和李所长的儿子一起被暴打了一顿。”

    嫂子听了我的话之后开始笑起来,我反问:“你和那个穿西装的陈飞又是什么关系呢?”

    “陈飞当年给我写过情书……”嫂子回答说。

    但是我总觉得不止是写情书这么简单。嫂子长得长得这么漂亮,读高中的时候追求她的男生一定不少。嫂子看陈飞的眼神不是看普通追求者的眼神这么简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