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8章
    安安说:“有人说上海、北京的房价贵对吧?他们家在北京、上海有十几幢大楼……”

    我问道:“那陈飞扬家里是做什么的呢?”

    安安说:“所以他们家做稀土生意的,然后转金融、房地产等等……”

    我看过一点新闻,稀土这个行业的利益很大,所以水也很深。背景不深厚是摸都摸不到这生意的边的。

    听安安这么说的话,我觉得是楼茜配不上陈飞扬……市委书记说起来也不是多了不起的官衔。

    “那你和石巧为什么还要我帮楼茜和陈飞扬作对呢?”我不解地问。

    “因为县官不如现管呀,笨蛋。”安安咬牙切齿地问我:“洗手间你到底去不去?”

    “当然要去。”我将盘子放了下来,然后和安安分先后去了洗手间那边。

    在这样的情况下,偷情肯定会特别刺激。我才到洗手间门口安安就,伸出手来将我拉了进去,于是一个间里面一个人都没有,除了我和安安。

    安安今天穿的低胸衣服,这个距离,我能看到那一对浑圆、嫩白的**,甚至上面的青筋都看得一清二楚。

    到了隔间里面,空间十分狭小逼仄,双方几乎要鼻尖碰到鼻尖。

    这种在厕所的偷情让我的心跳变快,紧张到不能呼吸。

    大约是感受到了我的紧张,安安已经主动勾住了我的脖子,一对豪放**紧紧贴在我的身上,让我觉得无比舒服。

    紧张和舒服两种感觉混合在一起叫人真的欲罢不能。

    安安咬住我的耳朵问:“你有没有在酒店的厕所做过?”

    “有是有……”

    我的老二瞬间站了起来,身体的反应远比我自己预料的要诚实得多。

    但我觉得在这里不可以做这样的事情,外面那么多人,如果发现了我们怎么办?

    我有略微的迟疑,但是安安马上将灵巧的舌头送到了我的嘴边。这一吻热烈到了极点,安安好像要将自己的身体化入我的身体里面。

    我们已经很久没有如此热烈的亲吻过了。亲吻过后,安安的胸部激烈的起伏着,脸蛋也变得赤红。

    我明白安安的意思,从刚才看到我和楼茜站在一起之后,安安心中应该已经不可避免的升起了嫉妒的情绪,同时这股微妙的嫉妒和微妙的绿帽情节混合在一起,才让她变得如此火热。

    安安有时候是一个奇怪的女人,但她的情况我到底还是摸得准的。我的手不断的探索着安安的身体,感觉好到了爆炸。

    我最喜欢这种肉感的身材,在我的抚摸之下安安马上也陷入了**之中,我们两个人的呼吸已经变得越来越急促。

    我将安安的衣服慢慢脱下来,礼服的肩带被我划落之后露出大把雪白的肌肤,安安今天没有戴胸罩,用的是乳贴,她媚眼如丝的看着我:“你喜欢我吗?”

    我的回答是:“当然喜欢。”

    我将安安抱了起来,把她放在我的身体上面。

    安安这个时候眼神变得十分安定下来,和戴着项圈的时候一模一样,已经完全变成了我的奴隶,或许这才是安安的该有的样子。

    刚才的狂野不过只是一时感情冲动罢了。

    安安轻声哼了一声,而我的双手已经熟练地在她的乳峰之间挑逗起来,安安的呼吸又一次变得急促起来,而我这一次咬住了安安的耳垂。

    安安努力控制自己不发出娇喘的声音,不过还是有急促的呼吸声,不知道外面听不听得见,但这女厕所里面只有我们两个而已,这样小的声音应该不会有人察觉。

    别说是安安,就连我也彻底沦陷在的**里面。

    安安的身体让我欲罢不能,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安安紧紧地抱住我的头,将我的头埋在她的胸部之间,她的胸部非常有料,让我有了一种要窒息的感觉,我觉得如果这样被捂死的话,未免也太风流了……

    胡思乱想之间,安安已经解开了我的裤链,什么伦理道德,这个时候我们已经都顾不上了,禁忌的快感让我们完完全全的失去了理智,安安对着我露出魅惑的笑容,然后在我的面前跪了下来,将我那坚硬的地方从裤子中彻底释放出来,然后用粉嫩的舌头轻轻地舔了一口,这一下让我发出了爽快的叹息声……

    安安的技术非常好,也很会来事,轻易就能操纵我的情绪,让我一会儿天堂一会儿地狱,我本来就火烧火燎,被安安再这么一撩拨,更是忍不住了,直接按住安安的头……

    看一个如此温婉高雅的女人,跪在自己的面前,给自己以这种温柔的唇舌服务,让我不由得生出一股征服的感觉了。

    或许我已经从身心上掌握了这个女人。因为禁忌的关系,快感几乎可以算是双倍,我渐渐攀上了快乐的巅峰。

    安安也好像彻底变成了一个只会取悦我的**玩具,安安蹙眉将不舒服的感觉全部忍耐下来,只是为了拼命的讨好我而运动着。

    我已经越来越想要爆发,但我知道不能这么轻易的浪费子弹,我将安安的下巴托起来命令她强制看着我,安安的眼神已经变得火热。随后在我的身上慢慢地坐下来,我们两个人的耻骨轻轻地摩擦着,安安发出了更加沉重的喘息声,我将她的小屁股抬起来,接着刺入了她的身体……

    我坐在马桶上,安安则坐在我的身体上,我们在这狭小的空间之内结合在了一起。

    安安不由得发出沉重的叹息,在我的耳边吐出三个字:“好大呀……”

    这样的话语更有刺激作用,让我心中生出难以名状的征服感,而安安闭着眼睛无比享受的样子,身体可是不由自主地扭动起来,无比淫糜。

    因为怕发出声音的关系,我运动的动作不算很大。即便这样安安已经觉得受不了了。

    她抬起头,看了我一眼,然后重重地吻在了我的唇上,舌头好像灵蛇出洞一样伸出来,扫过我的牙齿之间,和我的舌头做着甜蜜的纠缠。

    在这狭小的空间之内,我们两个人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