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2章
    和周娜玩过之后,我才想起来一件事:今天嫂子也在家里等着我哎!

    看来今天,老二又不能放假了,我和嫂子确定关系之后,嫂子现在的身体**也归我处理了,说实话我现在渐渐感觉有些应付不来了。

    安安约了我几次我都没有去,因为真的实在太困也太累了,没有精力去应付她。

    安安对我有一些抱怨,不过在我送上的圣诞礼物之后,这抱怨也就烟消云散了。女人都喜欢的事情那就是送礼物。

    张小美她父母的事情其实也没她说的那么严重,现在虽然处于冷战阶段,不过似乎有缓和的迹象。

    我想这张小美的父母既然在一起这么多年了,就算是名存实亡的婚姻也存在这么多年了,说明这段婚姻存在对双方都是有一定好处的,不然他们早就离婚了,对不对?

    既然只是搭伙过日子,前面能过十年,后面当然也能再过十年。

    这让张小美的心情也稍微变好了起来。

    这一天在上学的时候,楼茜打了一个电话过来约我出去吃饭,说是有重要的事情和我商量。

    楼茜这个重要的事情弄得我有些害怕,我说:“不会你爸又把我们抓奸在床吧?你让我怎么办?”

    楼茜生气地说:“鬼才和你抓奸在床,你注意点分寸!”

    我说:“好好对不起,是我错了,不该开这种玩笑。”

    楼茜真诚地说:“原谅你了,其实是陈飞扬讲要请你吃饭,我几个朋友在他手底下上班,这个面子请你务必卖给我。”

    楼茜既然已经这么说了,我也只好跟着去了,不过陈飞扬的邀请让我觉得非常困惑,我说:“你和陈飞扬不会现在在一起了吧?”

    楼茜说:“你发什么神经,怎么可能喜欢他那么虚伪的人?”

    “那陈飞扬又是什么意思呢?请我吃饭?”

    楼茜说:“我怎么知道陈飞扬怎么想的,反正他好像很看得起你的样子!”

    “陈飞扬看的起我哎?”

    我不觉得是什么好事情,他们都是大人,我才是一个高中生而已,参与这种成人世界的游戏对我来说没什么好处。

    “你现在算是同意了吗?同意的话我就给陈飞扬那边回电话了,让他安排好饭局的时间。”

    “好,我倒想看那个那个陈飞扬到底要玩什么花样?这次我们还是扮情侣吗?”我问。

    楼茜说:“不必了,上次就已经被他识破了,这次还这样装的话,纯属浪费时间,而且会给他看笑话的。”

    楼茜看来也比一般女孩要聪明。

    “对了,陈飞扬他们家真的非常有钱的,在整个中国应该都排的上号。”

    安安和我科普过陈飞扬家的大概状况,不过还是很神秘。

    我说:“你对陈飞扬他们家知道多少,除了有钱他们家有还有什么?”

    我觉得陈飞扬他们的家族背后不只是有钱这么简单而已,有钱不过是那些高官的白手套,陈飞他们家族绝不只是白手套这么简单。

    “陈飞扬他过来这边送我父亲亲自接待的!你说怎么样?”楼茜说,她的父亲是市委书记,这规格已经算相当高了。

    楼茜补充说:“其余的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也不好问,难道我亲口去问陈飞扬,你家里是做什么买卖的吗?”

    楼茜的语气让我觉得有趣,她原来也有这么俏皮的时候。

    饭局定在第二天的晚上,我本来要陪张小美的,但是安安开了车子过来接我。

    张小美还以为安安是我的长辈,所以就自己回家了,我奇怪地看着安安:“楼茜不过来吗?”

    安安回答我说:“楼茜她晚上有事脱不开身,你只能一个人去。”

    “一个人去是什么意思啊?你也不陪我吗?”

    安安笑起来:“抱歉,我也有事情,我现在只是你的司机而已。如果你不想去的话就和我说好了,我一定不会为难你的。”

    我说:“要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对我这么好,那就真的太好了,这个世界估计也不会有什么战争了。”

    安安亲了我的侧脸一下,“好了,不要耍嘴皮了,我先把你送到地方再说。”

    我去的时候,除了陈飞扬之外,已经坐了两个人,一个外国人,还有一个中国人。

    陈飞扬用英语和这两个人交流,他的英语非常好。

    我被安排坐在陈飞扬的对面,说实话有一些不自在。

    不过陈飞扬还是照顾到了我的情绪,他主动给我倒了一杯茶,然后又说了一些道歉的话,这才和另外两个人又重新讨论起来。

    陈飞扬的待人接物,真是让人挑不出毛病来,但我不喜欢和这样的人相处,因为这样的人,骨子里面就有一股虚伪,因为把周围所有人都照顾得很好,所以你很难知道他内心到底是什么样的真实想法。

    如果一个人连他的想法都搞不清楚,那要怎么了解他呢?

    比起陈飞扬,我情愿和赵旭东这样的人做朋友,赵旭东有时候是很混蛋,但基本上是一个好懂的人,什么心事都写在脸上。

    陈飞扬和这两个人讨论的问题,我不太懂,也不想懂,

    但陈飞现在完全没有避讳我的意思,等菜上来之后,他们也依然在讨论。开始吃菜之后,陈飞扬终于和那个中国人开始用中文讨论问题,我大概才知道他们讨论的问题是什么,他们在商量一桩合并案。

    新加坡有一个高技术的企业,因为资金周转的问题,现在陷入了困顿,要找外面的老板来接盘,陈飞扬对这个公司很有兴趣,认为包装一下之后可以在港股上市,如果再操作一下相关概念,赚三倍的钱应该问题不大。

    陈飞扬说的三倍的钱,是10亿人民币左右。这样的数字对我来说是天文数字,在陈飞扬的口中却是理所当然。

    我这才惊觉之前的判断是对的,陈飞扬如果要追楼茜的话,不是他配不上楼茜,而是楼茜或许配不上他。

    我觉得楼茜本人也许有这方面的顾虑,可是出于楼茜高傲的自尊心,不想说出来而已。

    陈飞扬对我说:“老弟,我觉得我们是一路人,可以做朋友。”

    我从小胸无大志,现在也徜徉在女人的怀抱里面,更加做不了大事,我们怎么可能是一路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