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8章
    我将手指按在周娜脸颊上,来回的摩挲,周娜的肌肤很好,而且很有弹性。她睁开眼睛迷茫的看着我:“老公,你今天晚上要在这里过夜吗?”

    “我怕在这里过夜的话会被你榨干,明天就是一具干尸了。”

    周娜说:“人家哪有那么坏吗?你就是想回去和张小美睡觉,你以为人家不知道吗?哼”

    “真的不是这样。”

    然而我的解释毫无用处,

    周娜斩钉截铁地说:“我就知道!张小美是校花,又长得那么漂亮,还只有十几岁!我和她比早就已经是老太婆了,只是一个残花败柳,怎么比得上人家呢!”

    周娜的自怨自艾让我很不好说话,不过女人都喜欢这样自怨自艾。等她情绪过了再去安慰就是了。

    楼茜说:“我有一个小事情,需要你帮忙。”

    “什么请求?那个我觉得我假扮你男朋友这件事太滑稽了,真的,谁都看得出来我们不是一个画风。”

    楼茜笑起来:“不是这件事儿,而是另外的事情。只有你帮我做好了这件事,我们就互不相欠了,不,算我多欠你一个人情。”

    “什么事情?”我迟疑地问,楼茜说得这么郑重,反而让我有点害怕。她不是什么普通人,会让我做的事情当然也不是什么普通的事情。

    “后天我约了一个法国客户见面,绝对不能搞砸,你能陪着我一起见客户吗?这个客户是女的,还长得挺漂亮的,你能帮我陪陪她吗?”

    楼茜的请求,我想了一下就答应了,有免费的法国洋妞玩,何乐而不为呢?

    为了应付楼茜说的这个洋妞,接下来的两天我都没开过荤腥,抱住身体的状态处于最佳。

    楼茜约去见面的地方是一个咖啡厅。

    咖啡馆的装修很有格调,充满了一种异国风情的感觉。这么有格调的场所,当然消费也不会低。

    我和楼茜去的时候,那个法国客户还没有到来,因此又闲聊的时间,

    我问楼茜:“你为什么看陈飞扬那么不爽?”

    “你看出来了?”

    “楼茜小姐,我想只要不是一个傻瓜都能看出来你在针对陈飞扬。”我说。

    “有这么明显吗?”楼茜笑起来,“没错,我就是针对他!谁叫他现在是我们家的商业竞争对手!”

    原来还有这么一回事?

    楼茜还真是在商言商。

    多了大约十五分钟,那个法国客户才姗姗来迟。法国人的时间观念还真是糟糕。

    这个法国妞的骨架也很大,一头金发,蓝色眼瞳。不算多好看,但也算是值得一骑的大洋马了。

    法国妞主动先后和我、楼茜握了手。

    随后楼茜和法国妞一直用法语交谈着,我全程面瘫脸,楼茜英语好我的知道的,没想到法语也如此了得,真是人中龙凤。

    谈判进行得很顺利,随后我和楼茜将这个法国妞送回酒店。

    一路上,楼茜和法国妞相谈甚欢。

    楼茜一直将我和法国妞送到房间里面去,楼茜给我打了个眼色,说:“接下来的事情就靠你了。”

    “可是我们语言不通,要怎么办?上次那个玛格丽特可是懂中文的。”

    “你们可以用身体语言来交流,好了,这边我交给你了,如果你搞砸了,那我就杀了你!”楼茜对我比了一个割喉的手势。

    我知道今天肯定要出全力了,楼茜说完就将空间完全留给了我和法国妞。

    法国妞对我说了很长的一句话法语,可是我完全不懂,然后法国妞就换了英语,英语我也不懂,法国妞这下算是没辙了。

    我将手机拿了出来,有翻译软件就是简单。我将简单的话翻译成英文给法国妞看:我想操你!

    法国妞的蓝眼睛马上亮了起来,看来那些人说的是对的,外国人就是喜欢简单直接又粗暴的语言。

    如果是中国女人的话,说不定现在已经开始生气了。

    我按住了法国妞的侧脸,然后在她的侧脸上摸起来,这个法法国妞很享受的样子。

    我凑了上去,法国妞身上不知道涂了什么劣质香水,一股浓烈的味道,而且有一点点狐臭,就是香水也盖不住。

    我捏着鼻子,心想今天就忍着吧,能骑大洋马的机会也不多。

    这个法国妞将我的手机拿了过去,然后在我的手机翻译软件上面打了一个单词翻译过来。我看了这个单词之后忍不住说了一声我操。

    原来这个法国妞也喜欢玩这种调调,法国妞打的单词是绳子,说到绳子当然就要捆板,说到捆绑,当然要提sm。

    看来这个法国妞非常开放呀。

    绳子是法国妞友情提供的,我二话不说将她的双手捆到了背后,然后在法国妞饱满的屁股上摸了一把,肉感十足,真干起来肯定会特别爽。

    tmd到底还是洋妞比较带劲!

    我将法国妞艰难地丢到了沙发上,她的体重几乎和我差不多,我费了好大一番劲。

    法国妞主动地翘起屁股跪在了我的面前。我将自己的皮带解了开。先是一通痛快的抽打,这个法国妞被我打得非常兴奋,然后我将老二甩到了法国妞的脸上。

    法国妞马上就像母狗一样迫不及待地含了进去。

    法国妞被我干的哇哇乱叫。一个劲的说**me!ohyes!

    干完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我躺在床上,法国妞躺在我的怀里。

    我给楼茜打了电话说:“已经摆平了,你说的是对的,身体语言是全世界最通用的语言。现在这个洋妞躺在我的怀里,跟小绵羊似的,老实的很,刚才还用翻译软件和我说,他想带我回法国结婚呢。”

    楼茜被我的话逗笑起来:“你就跟着去吧,人家是大财阀家的女儿,你去了之后,说不定还能攀龙附凤。”

    “得了吧,洋妞一股狐臭味,玩一次就算了,我天天玩的话要死人了!”

    我和楼茜打电话的时候,法国妞又凑了上来,在我的脸上一顿乱亲。然后我将电话交给他,她在电话里和楼茜叽里呱啦说了一阵子,然后楼茜激动地告诉我:“今天的生意算是谈成了,等我拿到好处了,也少不了你的!”

    “得了吧,我觉得自己越来越像鸭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