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6章
    如果按照我的本意的话,我是不想去的。但是我才从石巧那里拿了十万块,这个时候马上就和石巧翻脸的话未免也显得太不会做人了。

    真的是拿人手短,吃人嘴软。

    陈飞扬的实力毋庸置疑,但毕竟表面上我们还是竞争对手。他想要追求楼茜,而我是楼茜名义上的小情人。如果和陈飞扬走得太近的话,我怕楼茜产生什么不满。

    楼茜和石巧一样,都是我得罪不起的女人。

    陈飞扬表面上很看重我,实际什么想法我不得而知。他这种人是很难从言行里面判断出内心真实想法的。

    陈飞扬这个人城府很深。

    石巧今天很明显地精心打扮过,穿了一条ck的裙子。

    今天晚上的阵容堪称豪华,不仅有石巧,石巧手下的副总也来了六个,不过没看到楼茜。

    陈飞扬来得有一些晚,他一来石巧就马上热情地迎了上去和他握手。陈飞扬带了三个人过来,也都是生意场上的人物,大家很快地落座。

    这家饭店的菜做得非常一般,不过都是很名贵的菜。什么鲍鱼、鱼翅之类的。

    我没怎么吃过这种东西,再加上没什么人理我,所以我一直在闷头吃东西。石巧几乎没吃过东西,一个劲地找陈飞扬喝酒。陈飞扬挡酒很有水平,总能找到各种各样的理由来应付石巧。

    后来不知道怎么搞的,战火烧到了我的身上来。我也跟着喝了两杯酒,后来石巧对我使眼色,我知道石巧的意思,她的意思是让我帮忙陪好陈飞扬。但陈飞扬这种新时代的精英用老一套的酒桌文化来对付真的好吗?

    我的酒量很差,这一点我还是知道的。

    所以我不管石巧怎么说,就是不愿意喝酒。

    酒这个东西喝了一点好处都没有,明天虽然是周末,但是周娜那边已经约我了,今天喝得不省人事了明天哪里还有力气去周娜那里。

    酒过三巡之后,终于开始谈一些有意义的话题了。

    石巧对于房地产开发有极大的兴趣。但是她的实力不够,而且房地产是一个经常洗牌的行业,所以石巧需要强力的外援来支持她。

    陈飞扬就适合做这样的外援,没有本地户口。手上的资金又多。如果真的合作的话,那简直是强强联合。

    不过和石巧有同样想法的人不少,陈飞扬并没有轻易的松口答应石巧什么。

    石巧虽然有一些失望,但在酒桌上和陈飞扬还是姐弟相称,我感觉石巧对陈飞扬的热情有一点异样,该不会石巧想要和神飞扬上床吧?

    我觉得极有可能,石巧本来就喜欢小鲜肉啊,陈飞扬又是小鲜肉中的小鲜肉。

    这一场酒喝得我略有一些疲惫,没过多久我就跑到厕所里面图个清静,等我从厕所里面回来之后,石巧拉了手下两个副总来对付我,不知道怎么为什么调转枪头来对付我了,陈飞扬那边明显轻松了下来。

    我连续喝了两杯酒,变得头昏脑胀,干脆趴在桌子上装死,如果不是张小美打了电话过来,我估计我要一直躺到结束为止。我拿着电话去走廊上和张小美温存了半天才回到包厢,里面有还没有结束,不知道要喝到什么时候去,我感到十分头疼。

    这些人应酬起来也真是拼命,总之这无聊的应酬不管对自己还是对别人都没好处。

    我很想和石巧打个报告提前开溜。

    可是很明显石巧不想放过我,或许她已经准备和我共度**了。

    石巧喝了很多酒,至少我觉得三个我都喝不了这么多酒。不过

    石巧依然没有喝醉,只是脸变红,精神变得更加亢奋了。

    陈飞扬倒是一如既往的保持冷静,在喝得差不多之后,不管别人怎么劝,他都不喝酒了。

    陈飞扬的地位超然,就算板着一张脸,也没人能拿他怎么样。

    楼茜对陈飞扬的敌意很深,拉我上船也是为了对抗陈飞扬。

    以陈飞扬为假想敌的话,我在这个时候开始努力地观察陈飞扬来。

    一般人在喝了酒之后,会和平时不一样,酒精会松动人的心理防线,多多少少都会有一点本性流露出来,比如石巧,就和平时不大一样。

    可是我从陈飞扬的身上还是看到了平时的冷静和控制力,他控制着自己的言行,依然没有失态……

    真是一个可怕的男人。

    石巧最后终于喝趴下了……

    而这一场饭局终于要结束了,真是谢天谢地。

    石巧带了女两个助理过来,这两个女助理将石巧扶起来,准备送她回家,而我们也开始往包厢外面走。

    我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晚上10点了。

    这些人从晚饭吃到宵夜,我真是服了。

    就在石巧上车之后,她的助理跑了过来,对我说:“曹先生,石总有话对你说。”

    我以为是石巧要带我回家,可她已经喝了这么久了,如果我们办事的时候她吐我一身不是很难看?

    但我还是得过去应付一下。

    石巧躺在车子的后排上,她的保姆车后排空间很大,就算拿来车震也不会拥挤。

    石巧坐起来一边揉太阳穴,一边说:“你来了?”

    我说:“你还好吧?”

    她轻轻地笑了一声,虚弱地说:“不要看我这样,其实我的意识还是很清醒的,你帮我一个忙好不好啊?”

    “什么忙?”我看着石巧。

    石巧说:“等会我会让胡总给你们安排一下,你陪陪陈飞扬,上次安安不是让你去一个会所玩过吗?我在那里给你们安排了节目。

    我一下子就明白了石巧的意思,石巧的意思是让我和陈飞扬一起去嫖。

    “这个不太好吧……”如果这件事被楼茜知道了的话,我的立场就会变得十分微妙,在现在这个时间点上,我并不想得罪楼茜。

    可是石巧朝我挥了挥手,然后重新在座椅上躺了下来,“我已经不行了,这件事就这样了。”

    看来石巧是打不打算给我辩驳的机会了,而这个时候我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是一个和蔼的胖子,刚才在酒桌上已经介绍过了是石巧手下的副总,姓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