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6章
    萌萌用一种宠溺的语气对陈小心说:“喂,你最好不要迷住他,他可是一个大坏蛋。”

    如果只是从外表来判断的话,陈小心更像姐姐,但实际情况是陈小心就是一个弱受,在萌萌的面前几乎没什么抵抗力。

    我们来这里全然是为了**做的事情。

    按照之前的分工来展开行动,萌萌对付那个贝贝,而我则和陈小心温存。陈小心我听说家境很好,是一个白富美。这样的女孩子多多少少都是有一点脾气的,不过陈小心在我面前一直都温顺得如同一只小猫咪。

    这是当然,女孩子的脾气也是看人的。如果是赵旭东那种无限跪舔的男生,陈小心肯定没有这么好说话。我这么说可不是为了黑赵旭东,而是实话实说。在男女关系里面,无下限的跪舔并不会换来对付同样的感情,得到的多半是轻蔑和不珍惜。何况只要是女孩子都会喜欢作。

    陈小心在我的怀里好像猫咪一样乖巧,我将她的衣服撩起来,慢慢在她鲜红的蓓蕾上摩挲,陈小心欲说还休地看着我:“你喜欢我吗?”

    “喜欢当然是喜欢,可是……你也知道我们不是太可能的。”

    陈小心的眼神一瞬间变得很黯淡,如果她现在就打算离开这个房间,我是绝对不会强迫她什么的。我犯不着强奸她,而且这里还有两个漂亮的女孩子呢。

    我对陈小心说:“你看到那边的一对了吗?”

    那边萌萌已经抱着贝贝开始接吻了,两个漂亮的女孩子把粉嫩的舌头吐出来接吻,这样的画面十分有美感,至少我很喜欢这样的画面。我就算在手机里面下小电影,也会选择下一点百合片。

    陈小心的脸变得很红,不知道是不是想起了她和萌萌之间的同**。陈小心应该是直的,但目前来看有被萌萌掰弯的迹象。

    只要体会到快乐,人心就会生出奇妙的反应。因为人本来就是一种追逐快乐的动物。

    陈小心又开始回看我,好像刚才的不愉快已经被她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我对陈小心说:“你能容忍你的男朋友和别的女人胡来吗?还不是一个。”

    陈小心对我的耐心很不错的样子,说:“这些我都不在乎的,反正我们现在还年轻,等到年纪大了你玩累了……”

    噗……陈小心是不是拿错剧本了,一般不是老实人对女神说这样的话吗?怎么她居然对我说这样的话。

    陈小心这样的女孩子从小生长在优渥的坏境里面,几乎没承受过什么风雨。准的女孩子也是最喜欢上坏男人的类型。有时候因为喜欢,连底线也会变得模糊不清起来。

    我对于陈小心来说有够坏。

    如果谈恋爱只是为了在自习的时候一起去图书馆,又或者帮忙打水,然后去食堂吃饭的话,那也太过平淡了。

    一般女人的心里都有冒险的因子,只是这冒险的因子很难表现出来,需要一点点刺激的元素,更需要一个领路的人。很显然陈小心将我看做了这样的人。

    可是我并不打算和她玩一场名为恋爱的冒险游戏。

    只是周娜、嫂子、张小美就已经足够我头疼的了,现在再加一个陈小心的话,我觉得自己肯定会应付不过来。

    我真的不是超人,就算现在年轻气盛,精力比一般男孩子厉害,但我终究不是铁打的,总有撑不住的时候。何况铁杵也能磨成绣花针呢。

    陈小心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你是不是看不起我?”

    “不,我们换位考虑一下,如果你是我的话会怎么样。在我身边优秀的女孩是两位数,你愿意为了其中一个放弃其他所有人吗?”我说,“你不是针对你,而是我对所有女人都这样。”

    陈小心的眼睛里面难掩失望,不过这样也好。我们最好还是维持纯粹的**关系比较好。人一旦开始讲感情,就会变得太复杂。就算陈小心不想和我做炮友也无所谓,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不可原谅的损失。

    我慢慢将陈小心的衣服剥开,她里面的肌肤十分嫩白,有一种蛋白的感觉,而且她的身上很香。

    陈小心有些不甘心地说:“我觉得应该是自己比不上别的女孩子,才会被你看不起。”

    我觉得之前的解释都白费了,“我真的没有看不起你。”

    “你就有,你不和我谈恋爱就是看不起我。”

    女人一旦开始胡搅蛮缠就没什么逻辑可言了,连萌萌那边也被我们的对话弄得笑起来。

    一般出来玩的女生很少有像陈小心这么认真的。认真是好事情,但用在不对劲的地方就显得蠢萌蠢萌的了。

    陈小心身体上的衣服慢慢被我剥开,她身高一米七五,一双长腿真是让人爱不释手。如果我要是没有之前那么复杂的经历的话,这样的大美女要给我当女朋友一定是求之不得。

    我不禁想起来,我们班上的男生起码又百分之九十都是处男。

    这世界还真是这样:旱的赤地千里,看不到一点水珠;涝的洪水滔天,还整天暴雨倾盆。

    如果说女人是一种社会资源的话,从人类社会产生开始就一直没有平衡过。

    陈小心搂住我的脖子,严肃地贯彻了坐上来自己动的指导方针,在我的身上慢慢地娇喘着。另外一边萌萌已经抱着贝贝开始磨豆腐了。

    我喜欢看漂亮的女孩子磨豆腐,不知道萌萌什么时候和我玩交换,我对那个贝贝也很有兴趣。

    陈小心没过多久,腰部就没了力气,我将她在沙发上压倒,然后一轮疾风骤雨地进攻。陈小心被我干得长发披散,双眼失神。随后我将陈小心抱到了萌萌她们的边上。

    萌萌的腿和贝贝的腿正夹在一起。两个人的花房正在紧密地摩擦着……

    只是在一旁看,就觉得无比淫糜。

    我的手轻轻地按在两个女孩子交合的地方。贝贝忍不住呻吟了一声,小声说:“真的好舒服哦。”

    不过贝贝的羞耻度很高,在和我对视之后马上用捂住了脸,不过即便如此我也看得到她脸红得厉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