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5章
    花瑶的问题一下子让我变得全身冰冷,我完全没想到她会问出这样的问题。

    就算是暴露,我也想的是张小美会发现我的问题,而不是花瑶。

    这个问题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所以我的表现十分震惊,完全失去了方寸,过了一会我才发现自己阵脚大乱,我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说:“喂,你为什么要问这种问题?”

    “因为我和周舟今天下午聊了天,她说起你的时候咬牙切齿,好像特别特别讨厌你。你也知道女孩子的心是非常微妙的,当一个女孩子特别讨厌一个男生的时候,其实就是喜欢上这个男生了,周舟说了你很多很多缺点,比如,经常说话不算话,喜欢骗女孩子,然后还跟着张小美吃软饭之类的,她越是说你的缺点,我就越是觉得她喜欢你……”

    花瑶真的太敏锐了。

    “可是喜欢和上床应该是两码事吧?”

    面对我的附体,花瑶笑了起来,“那是你不了解周舟以前的事情,她喜欢一个男人,肯定会把这个男人推了!”

    “为什么这么说?”我不解地问。

    “我和周舟从幼儿园就是同学,以我对她的了解说这样的话不算过分吧?”

    周舟以前的事情我还真不知道,我和她认识也是因为张小美的关系,实际上接触也就是这个学期的事情。

    花瑶这个时候停下的脚步,脸上的笑容也完全消失了,她抬起头,用一种怯懦又期待的目光看着我:“曹立,我对你来说一些是什么?”

    我只是看着花瑶的表情,心就开始绞痛起来,有些话不用我说,她就应该知道。

    花瑶是一个很敏感又聪明的姑娘,这样的姑娘不好骗,而我也不想骗。

    我的脑子里面酝酿了很多话,最后浓缩成了三个字:“对、不、起!”

    花瑶又开始笑起来,但是笑的同时有眼泪掉下来,豆大的眼泪。

    花瑶的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话说我果然是比不上张小美,对吗?”

    花瑶计较的原来是这个问题吗?

    我看着花瑶说:“既然你问了这个问题,那我干脆把所有的事情全都告诉你好吗?”

    就在我要坦白一切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我拿出手机一看是萧月宸给我打的电话。

    或许萧月宸会有什么办法不是?

    本来就是她在网上和花瑶一直聊天,搞定花瑶的人是她不是我,我对花瑶说了一声对不起,我接个电话。电话里萧月宸说:“你该不会把我们之间的关系坦白的告诉花瑶了吧?”

    我的第一反应是:“萧月宸,你又在哪里监视我吗?”

    “我刚洗了澡在家里,要不要发我的定位给你看,我只是偶尔想到了这么一种可能性,想不到你真的要这么做,你疯了吗?”

    “这个……”我把自己的困境告诉了萧月宸。

    “花瑶问你在她心里是个什么地位,你老是告诉她不就行了,她排第六,第七还是第八第九,你为什么要把我抖落出来?”

    “萧月宸,如果没有你在这中间作梗,我会和花瑶发生关系吗?”

    萧月宸冷笑了一声说:“你要搞清楚,如果这个东西暴露出来,那么会有更多的东西暴露出来,比如说我们在学校里面看到的那些不好的东西,王校长和单柔的偷情,还有我们一起潜入单柔的家里,以及你和周老师在户外拍摄的照片……这些东西全都会暴露出来,你懂我的意思吗?”

    “萧月宸你在威胁我吗?”

    “随便你怎么理解这个问题,总之我希望你也在乎我的意见,顺便问一句,曹立,我在你心里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地位呢?”

    我直接挂了电话。

    花瑶用一种卑微的眼光看着我,她在渴求我的答案,她说:“是喜欢你的女孩子打来的电话,对吗?”

    “对,我就是一个花心的人渣,你也看到了。”

    花瑶摇了摇头:“不是的,是那些女孩子缠着你的。”

    “我哪有那么大的魅力呀?”我对花瑶说,“其实我和你聊天的时候,有一个人在旁边帮我做参考,我的文学其实狗屁不通,你每次和我说的那些问题,什么美学、什么文学我都不懂,都是我请教她之后再回答你的。”

    “啊?!”我说的话让花瑶始料未及。

    “可是……”花瑶说,“那也没关系,我现在已经不在乎那些东西了,我只在乎自己的心情,喜欢或者是不喜欢,我喜欢被你推在沙发上蹂躏的样子,也喜欢你抱着我说情话的时候,更喜欢你摆弄我的腿说我的腿好看。”

    我沉默了。

    “抱抱我好吗?“花瑶说。

    我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选择抱住了花瑶,花瑶的身体一直在轻微的颤抖,在我的怀里轻声的哭泣起来。

    “但是我终究是比不上张小美,对吗?”

    “我说实话你刚才说要带我去你家的时候,我就陷入天人交战要不要和你坦白,我真的不想再骗你了,我觉得这样很痛苦,良心上过不去。”

    花瑶说:“为什么?”

    她的情绪似乎也变得激动起来。如果现在花瑶打我一巴掌,说不定我心里还好受一点,看到这个姑娘在我怀里哭得梨花带雨,我其实非常难受。

    花瑶过了几分钟才安定下来,安定下之后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等下去我家好吗?这个……就当是安慰我一下好么,你不是也说过吗?不管多么好看、多么善良。多么纯洁的少女也会有自己的**……”

    花瑶说这话的时候脸变红了,我轻轻擦干花瑶的泪水。

    我叹息一声说:“如果可以的话我不想和你做炮友。”

    “为什么?”

    “因为我觉得这样可能会伤害你,你是一个很重感情的姑娘。”

    “可是重感情的姑娘也需要处理**,不是吗?你就当是做做好事,帮我处理心中的**好不好?”

    花瑶不知道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她这种低姿态让我觉得十分心疼,“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

    花瑶的眼神变得暗淡下来,小声说:“最近家里确实出了一点事情,不过和你没关系,你只用和我上床哄我开心就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