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9章
    我看着萧月宸,不希望她也变成这样,虽然萧月宸也在做一些比较禁忌的事情,但至少那种违背伦理道德,彻底泯灭人性的事情萧月宸还没做过。

    这就像是一扇门萧月宸已经走到了门外,现在单柔迫不及待的想要帮萧月宸打开这扇门。

    我突然来的灵感问:“你今天带王校长回家,就是为了杀掉他吗?”

    单柔用一种特别愉快的语气回答我说:“我怎么会杀掉自己的宠物呢,宠物把衣服脱了。”

    在单柔的命令下,王校长真的开始脱衣服了,一件一件……

    露出那衰老又臃肿的身体。

    中年老男人的身体没什么好看的,不过王校长讲屁股翘了起来。我和萧月宸这才发现王校长的屁股里面塞着一个特大号的肛塞……

    单柔将肛塞拔了出来之后,我吓了一大跳,这样的尺寸几乎和小女孩的拳头差不多了,我真的不觉得这是能放在人体直肠内的尺寸。

    萧月宸的表情还算正常,但是我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了。

    我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语音才能表达我内心之中的震惊。而王校长趴在地上又开始舔单柔的鞋子了。

    单柔刚从小雨里面走进来,连伞都没打,鞋子当然算不上干净。可是即便如此,王校长还是无比卖力地舔着单柔的鞋子,好像单柔的鞋子是全天下最不可思议的宝物。

    我觉得王校长已经变得很不正常了。

    没想到更不正常的事情还在后头,王校长突然放了几个很响的屁,紧接着粪便从他的后门排泄了出来……

    那么大的肛塞塞在里面,王校长的括约肌估计早就失去作用了。

    这样一个中年男人,而且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在你的面前这样排泄,简直……

    更要命的是王校长的脸上居然是一脸享受的表情。

    单柔似乎对王校长的突然爆发感到不满,居然逼着王校长去吃自己的排泄物……

    我也算接触过sm圈子了,单柔和王校长玩的在这个圈子里面也算极端、重口的东西。

    “你够了!我刚才已经报警了,单柔,你已经跑不掉了。”我说,“我只是好奇,你到底杀了多少人?”

    “杀人?我没有杀过人呀。”单柔做出天真的表情看着我和萧月宸。

    萧月宸紧紧地抿着双唇,一直都不发一言。

    说实话,今天见到的事情已经足够让我的三观倾塌了,不管别人怎么样,我是真的已经在崩溃边缘了。

    单柔说:“他们都是自杀的,我都要录像哦,他们都是自愿变成我的肥料的。”

    单柔的话让我全身冰冷,好像坠入了冰窖里面。她的调教比我想的要变态太多了,这样的人就不应该存在在我们这个世界上,她的存在就是站在一切美好词汇的对立面的。

    单柔挑起了王校长的下巴,问我和萧月宸:“你们想要看我宠物的表演吗?”

    我不知道单柔说的表演是什么东西,但是我一点都没有兴趣,估计单柔要弄的是什么变态的东西。

    萧月宸这时候问了一个问题:“你觉得这样快乐吗?”

    萧月宸的表情似乎陷入苦思冥想。

    “你有什么想不通的地方?”单柔笑起来,她本来就长得很好看,笑容又是发自内心的喜悦,显得很有蛊惑感。

    单柔我:“我感觉十分快乐,就算付出未来也无所谓,因为人生本来就是虚无的东西,多活几年和少活几年又有什么区别呢?倒不如在你有能力的时候享受了极致的快乐,你知道什么是极致的快乐吗?小妹妹,极致的快乐可比你身边的男生用棒子插你要更爽,那是一种灵魂上升到宇宙空间,全身都会瑟瑟发抖,每一个毛孔都开始呼吸吐纳的快乐。首先你要学会杀人……”

    我觉得单柔好像一个魔鬼,蛊惑着我身边的萧月宸。

    而萧月宸似乎也陷入了一种迷茫之中。她不会真的被单柔蛊惑了吧?

    我一把拉住了萧月宸,将她拥入我的怀中,然后直接吻住了她,这是我第一次和萧月宸接吻,萧月宸用瞪大了眼睛,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我,这一吻我十分用力,甚至将萧月宸的下唇弄得出了血,血液在我们俩人的口腔之中回荡。

    我对萧月宸说:“不要听她胡说。”

    单柔绕有兴致的看着我们,打了一个手势,王校长马上爬到了她的身后,单柔在王校长的背上坐了下来,显得很惬意的样子。

    “你刚才说你已经报了警对吗?”单柔对这一切显得无所谓的样子,“这个房子里面的确有几具尸体,不过我的小宠物会帮我认罪的。”

    王校长的眼神里面透露着一股迷茫,我不知道单柔对王校长的调教是怎么进行的,但王校长真的对她有一种死心塌地的感觉。

    这让我觉得十分恐怖,同时也感觉到了一点,我的调教和单柔的调教,根本就不在一个层次。

    单柔说:“其实我早就有一点点玩累了,给你们看一个更有趣的东西吧。”

    单柔将自己衣服拉链解开,我看到雪白的肌肤,然后从她的胸部往下就是一道一道的伤痕,好像是刀子划开的痕迹。

    最长的一道超过30公分,这些伤痕实在太多了,密密麻麻,触目惊心。

    这些伤痕都集中在单柔的胸口、小腹与大腿上。

    单柔愉快的对我说:“这是我爸爸教会我的快乐,虐恋的快乐。所以我将这一份快乐传达给了世人,你说我是不是很伟大?”

    刀子在身体上划过怎么会快乐……

    我似乎看到了一个无助的小女孩被一个肥胖的中年男人捆起来,然后用刀子慢慢划开肌肤的悲惨样子……

    没有一个人来救单柔,有的只是无尽的疼痛的深渊……

    难怪单柔会找中年男人来进行那种不正常的性行为。

    我似乎能看到单柔小时候那极度恐怖的眼神,甚至我都忍不住开始发抖起来。

    在特异的坏境下,人为了生存下去精神会变得扭曲。

    单柔为了在这样悲惨的境况下活下去。心里精心编织了一个谎言来骗自己,将惨痛变成了快乐……

    不然一个小女孩在这样的虐待之中怎么可能活得下去?长大后的单柔也用她扭曲的快乐回馈了这个世界。

    这是一个无解的悲剧的循环,不过这个循环终于要在这里画上句号了。

    警察应该快要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