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0章
    我搂着萧月宸的肩膀,表情无比紧张,可是单柔似乎并没有什么为难我们的意思,她又将衣服慢慢的穿好,在单柔穿好衣服之后,警察终于来了,单柔的脸上表情非常冷酷,好像变身成了一个没有感情的杀手。

    而王校长趴在地上,依然一脸迷茫的样子,看着警察,也没有什么反应,只是看王校长的反应的话,都怀疑他是一个先天性的弱智。

    警察们看到王校长的粪便,还有我们的对峙,有一些搞不清楚状况,这也难怪,就算是干了三十年刑侦的老警察也未必见过我们这样的状况。

    还好萧月宸的反应快,说:“是我们报的警,那边两个就是杀人凶手,请控制住他们!”

    萧月宸的话很有效果,因为警察真的照办了。

    警察控制住了王校长和单柔之后,接着到厨房、卧室里面寻找证据。

    那三个白色袋子里面果然装着三具尸体,若不是今天亲眼所见,我肯定不会相信单柔是一个杀人犯。

    不仅是我,连警察都无比震惊。这样可怕的刑事案件十年都难得碰到一次。

    单柔很快被警察铐了起来,不过她的脸上依然带着愉快的笑容,她当然清楚等待着她是会是什么,可是即便如此单柔还是在笑,根本就没有一般罪犯被抓住之后的恐慌。我不知道是不是应该称颂单柔的心理素质一波。

    王校长勉强的穿上了衣服,不过状态依然堪忧,不知道单柔给王校长注射了什么玩意儿。这两个人就是看精神状态都很奇怪,不像是正常人类。

    接下来这个案子或许还有深挖的可能性,不过和我没什么关系了,这个事件对我来说到此为止。

    我和萧月宸一直在警察局坐到晚上11点半,有一个很漂亮的女警着重地审问了我,这个女警官还和我说什么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这一类的话,弄得我很没头脑,似乎将我当做了单柔的一伙,我无语的看着女警官,该说的我已经说了一万遍了,她就是不相信,我能有什么办法呢?

    我死咬着一个观点:“是我的报的警,如果我也是同伙我为什么要报警呢?”

    “可能你们在内讧?”女警官的语气十分不确定,连她自己都不确定的观点也好意思说出来,我看她是想要立功想疯了才对。

    等我确确实实的从审讯室出来之后,萧月宸早就坐在大厅里面等着我了。我问萧月宸:“刚才问了你什么问题了吗?”

    萧月宸说:“无外乎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去那里这一类的,之后就没什么问题了,还给了我一杯咖啡,让我不要害怕。”

    “我靠!这也太差别待遇了吧?“我听了萧月宸的话之后真的差点吐血,我这个人也不算长得难看,凭什么要怀疑我呢!

    萧月宸补充说:“我已经说过了,是因为我们在学校里面看到了王校长和单柔的奇怪行为,于是决定去研究一下他们究竟在搞什么鬼。”

    刚才那个女警还说萧月宸已经全部交代了之类的话来糊弄我,但我咬紧牙关,始终没有偏离这个观点,不然的话真的有可能露出马脚。

    我感到头疼,而且身上没什么力气,我对萧月宸说:“我们回去学校吧……哦不,是回家。我脑子现在还是晕的。”

    “你说学校会不会处罚我们?”萧月宸问。

    萧月宸一直都是一个好学生的形象,似乎也很在意这个好学生的形象,我倒是无所谓,该怎么处罚就怎么处罚吧。

    “这种事情已经无所谓了。”我无力地摸摸萧月宸的头,“我先送你回家好吗?”

    萧月宸轻轻地嗯了一声。

    我们走在路上,萧月宸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乖巧,我将她送到家门口,萧月宸准备要进去的时候突然转身,一下子紧紧地抱住了我的身体。

    这一个拥抱不在我的预计范围之内,不过我还是愉快地搂住了萧月宸,我们两个人的身体紧紧的贴在一起,这无关色情,也和恋爱没关系,我们只是需要彼此取暖而已。

    今天晚上的事情几乎可以算是我这十七年的人生里面经历的嘴可怕的事情。人性中最阴暗的地方一点都没有保留地展现在了我的面前。

    坦白说我不是一个接受能力很好的人,面对这样的事情我真的有一点不知所措。

    萧月宸抱着我的时候在我耳边什么都没说。

    先开口的反而是我:“我很害怕,那些的面一直出现在我的脑子里面……”

    面对自己的恐惧没什么可耻的,相反这么做反而需要勇气。

    萧月宸说:“我也在怕,要不我们在一起吧?”

    萧月宸这句话很暧昧,不知道是想要彼此温暖,还是要和我谈恋爱。

    不过这种时候我也没什么心思追究这样的细节。我在乎的不是这样的事情,我在乎的是——这件事还会荼毒我多久。

    我慢慢地松开萧宸,认真地说:“如果你晚上怕睡不着,就给我打电话吧。”

    说完这话之后我和萧月宸拉开了距离,萧月宸看着我说:“你一个人回家走夜路不怕吗?“

    我本来没什么感觉,被萧月宸这么一说,真的是有些害怕起来,害怕在黑暗中藏着某个变态,把我拖回去做他实验的原料。

    这样的事情当然有可能,不过和被雷劈中差不多,属于小概率事件。

    “人如果什么都怕的话,那就什么事情都做不了了,喝水还有把自己喝死的呢。”我嗤之以鼻的看着萧月宸,“这个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变态,不要自己吓自己了好不好?”

    我是装作有勇气的样子,既是为了个萧月宸鼓励,也是为了自己不那么害怕。

    我总不能真的在萧月宸的家里过夜吧?

    夜路很安全,我平安无事的回到了家里。

    嫂子才加完班回来,在浴室里面洗澡。

    我听到水声还有嫂子哼歌的声音,似乎心情不错的样子。

    我本来心情也很好来着……

    哎!

    嫂子从浴室出来之后看见了我说:“你又出去做事了?”

    我摇了摇头,在沙发上躺下,嫂子来到我的身边,“快去洗澡哦,笨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