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2章
    人只会相信自己会看到的事情,在遇到一些触目惊心的事情之前,都会觉得自己生活的很正常、很平凡。

    但这正常和平凡未必是正确的,因为单柔也认为她的行为是正常的呢。

    或许根本就不存在所谓的正常吧,每个人的心里多多少少都有阴暗的地方,也多多少少有变态的可能性。

    我觉得自己快要被单柔呈现出来的东西逼成哲学家了,萧月宸估计也比我也好不到哪里去。

    中午午休的时候,我来到了自己的秘密据点。在这里我才会觉得稍微自在一些。

    萧月宸不出所料的找了过来。

    萧月宸过来之后我们两个人坐在阳光下,萧月宸一下子就抱住了我,而我也紧紧地搂住萧月宸。

    我的身体自然耳机地起了反应。

    萧月宸本来就是一个大美女,我们两个人身体紧紧贴在一起之后,有生理反应很正常,不过我没有理会身体反应。

    萧月宸对我说:“能和你抱在一起真好,现在这个世界上能完全理解我的只剩下你一个了。”

    我没有说话,回应萧月宸的方式只是简单的抱着她。

    我看得出来,她很需要温暖,毕竟萧月宸也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而已,遇到这样的事情,需要安慰很正常。

    我摩挲着萧月宸的秀发,真的希望时间能在这一刻定格。

    拥抱了许久之后,萧月宸才恋恋不舍的松开了我的身体,重新坐在了阳光下。

    她的睫毛很长,在阳光下一颤一颤的,简直美不胜收。我喜欢看长睫毛的女孩子。

    萧月宸对我说:“如果可以的话,我真希望那天晚上没有去单柔的家里,我有想过单柔她在做杀人然后玩弄尸体的勾当,可是真的见到之后,冲击力比我预想的要大很多……我这几天晚上都是在做噩梦。”

    萧月宸的话在我的预期之内,她有的只是超人一等的智商,而并没有超人一等的勇气。如果她有那么厉害的勇气就不用什么事情都拉上我一起参与了。

    “我不是让你做噩梦就给我打电话吗?”

    萧月宸说:“你肯定会找一个女生陪你睡觉,你在这个女人的怀里感受母爱,从母性来治愈精神的创伤,如果我给你打电话的话不是打扰了你的好事吗?我自己熬一熬不就过去了吗?黑夜总归是要天亮的,对吧。”

    萧月宸说的话让我有一些心疼,让我有一种将她拥入怀中狠狠亲吻的冲动,不过我忍住了这一份冲动,花瑶的事情已经摆在前面了,我再和萧月宸勾搭上的话,不会有什么好处。

    我和萧月宸的谈话到此结束,这之后萧月宸还和我说了几句话,不过都是无关紧要的话。某种意义上来说,我和萧月宸还真是一类人。

    我们都不喜欢把自己的真实想法暴露在别人的面前,我们都是一样的不坦诚。

    放学之后,我回到家里的时候嫂子已经在厨房里面做菜了。

    嫂子最近厨艺提升了不少,至少几个简单的家常菜会做了。

    看到我回来嫂子从厨房里出来说:“哎呀,曹立,你等一等饭菜马上就做好了!”

    说心里话,我很感谢嫂子。

    萧月宸这几天不上班,请假专门陪我,我的心理建设已经被嫂子做得差不多了。

    我从背后抱住了嫂子,然后将嫂子放在了橱柜上面。

    嫂子带着笑意勾住我的脖子。

    我接着分开嫂子的双腿,头埋入了她的双腿之间。

    嫂子的双腿之间有一股强烈的清香,味道和别的女人绝对不一样。

    嫂子被我弄得气喘吁吁,说:“你怎么这样嘛,才放学就要欺负人家!讨厌!”

    “你不是最喜欢被我欺负吗?你们姓叶的天生就要被我们姓曹的欺负!“

    嫂子嘟囔了一句怎么这样,然后就和我激烈的舌吻起来。

    我的手按住了嫂子的胸部,“好像……变得越来越丰满了呢。”

    嫂子苦恼地说,“你还说呢!还不都是你每天要帮人家按摩什么的,现在胸衣什么都穿不下了,全要买新的,这些不是钱吗?”

    嫂子的苦恼逗笑了我,我觉得这样的嫂子真是格外的可爱。

    “你就真是一个财迷的我。”我用手指刮刮嫂子的鼻子,“过一段时间再给你10万块钱,钱那都是小事情,我们的日子总要过得越来越红火。”

    嫂子突然紧紧抱住我说:“曹立,我有些害怕,要不——你不要拿别人的钱了吧,我总觉得不太踏实,你知道吗?在一个公司上班,你至少要创造出500万的价值,老板才愿意给你10万块钱的工资。”

    我说:“我创造的价值可不止10万。乖,先把屁股翘起来。”

    嫂子媚眼如丝地看着我,不过还是顺应我的要求才橱柜上跳了下来,然后双臂趴在橱柜上,将屁股翘了起来。

    嫂子今天穿的居然是可爱的卡通内裤,我将嫂子的内裤慢慢的褪了下来,露出饱满的臀部曲线,还有那粉嫩的地方……

    嫂子的敏感度很高,而且很喜欢我在她的背部和肩膀轻轻地撕咬,这一股轻微的疼痛对于嫂子来说,是助推**的最好元素。

    我将嫂子的一条大腿抱起来,开始猛烈地进攻,这几天我和嫂子虽然睡在一起,但是都没有行过房。嫂子想必也苦苦忍耐了不少时间了。

    我从背后咬住了嫂子的耳垂:“唔,嫂子,你的下面好紧……”

    “我……我才不是你的嫂子呢,也不准你叫我嫂子!哼!讨厌的家伙!”嫂子撒娇地说。

    “那你是我的什么人呢?”我问嫂子。

    “是老婆……只要你不嫌弃的话,我以后就是你的老婆了……唔,好讨厌,你逼着人家说这样的话,明明应该是你主动表白的。”

    我在嫂子的屁股上狠狠地拍打了几下。

    “哦……好痛,也好舒服……”嫂子发出愉快的呻吟声,只要被打屁股,嫂子似乎就能变得无比快活。

    她说得对,在这个家里她已经是我的女人了。我叫她嫂子只是多年的习惯难以改变而已。

    现在,她叶梓萱是我曹立的女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