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8章
    一大一小两个女人在我一左一右。我只享受了片刻的安宁,石巧就发起了进攻,石巧咬住了我的耳垂,并且开始用牙齿慢慢的厮磨起来,然后舌头也开始调皮地挑动。

    我的耳朵是敏感的地方,被石巧弄过之后,有一种欲火焚身的感觉,而且从我的角度看过去,石巧的那一对胸器,浴巾根本就遮挡不住,在石巧这个年纪,胸部还能这么挺拔,简直是难能可贵。旁边的萌萌似乎不知道怎么办才好,那只能我变得强硬起来。

    我将萌萌的浴巾扯下来之后,萌萌捂住自己的胸口,露出了惊讶的表情,这个时候才害羞,是不是太晚了一点?

    我扑倒在萌萌的身上,按住了萌萌的双手,同时压住了她的双腿,然后对石巧说:“和她接吻吧。”

    石巧娇娇媚媚的看了我一眼,然后愿意满足我这个恶趣味,还很俏皮的说了一句:“遵命,我的主人。”

    接着石巧到了沙发的另外一边,萌萌紧张的看着石巧,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不要吧……”

    话还没说完石巧就吻住了萌萌的双唇。两个女人在我的面前激烈地舌吻着,粘稠的唾液在两个人的舌尖不断跳动着,萌萌居然比和我做的时候还要动情。

    可能刚才的害羞都是针对石巧的,因为害羞身体的反应也非常强烈,我的手轻轻的抚上了萌萌的双腿之间,发现她那里早就湿滑的厉害了,石巧居然有这么大的魔力吗?

    这么快就让萌萌下面变成了一片沼泽汪洋。

    吻过之后,萌萌激烈的喘息着,石巧情况好一些,问我:“主人,接下来要怎么办呢?”

    “石巧,让她吃你的口水吧,今天我们要好好调教这个小姑娘。”

    石巧开心的对我笑起来,她在sm游戏里面,不管扮演哪一个角色,都会全心全力地去寻找快感。

    我压住了双腿双手之后,萌萌表情非常紧张,石巧将双唇打开,将透明的唾液凝聚在舌尖。

    长长的唾液在从石巧石巧吐出来之后,拖着长长的细线,慢慢的落到萌萌的嘴里。

    萌萌似乎很抗拒,但是接触到石巧的眼眸之后,又变得暖和了下来,然后终于露出了认命的表情,在吃掉石巧的唾液之后,萌萌的表情变得十分委屈,好像受到了什么欺负。

    可是石巧这时候吻了上去,两个女人的接吻热烈到不可思议,我差点忘记了石巧也是同**的爱好者,能有这样一个美少女玩同**。石巧一定非常开心。

    两个女人只是接吻就已经看得我受不了了,我这个时候真的希望自己有一部摄像机,可以把刚才的东西拍下来,以后没事的时候拿出来看一下,一定回味无穷。

    石巧坐在沙发的另一边对着我说:“主人,接下来我们做什么呢?”

    我的老二早就坚硬如铁了。

    我将浴巾扯开,然后老二暴露在了石巧的面前,石巧露出开心的表情,接着毫不犹豫的将我的老二吞着进去。

    石巧的口腔里面非常温暖,她的技巧非常好,几乎感觉不到牙齿的存在,在这个温暖的腔道里面,我寻找着最原始的冲动和快乐,

    在一边的萌萌也慢慢起身,坐在沙发上看我和石巧的表演,我把老二从石巧的口腔里面掏出来,上面还有一层亮晶晶的水渍,都是石巧的唾液。

    我又按住了萌萌的头,萌萌先看了石巧一眼,然后才将嘴巴张开,我的老二在萌萌的嘴里进进出出,

    石巧和萌萌双手紧紧扣在一起,好像并蒂开放的姐妹花。

    萌萌的表情略显苦闷,石巧则在旁边露出了鼓励的眼神,接着在萌萌的耳垂侧脸上亲吻起来,有了石巧的鼓励之后,萌萌承受力比以前好了许多,连深喉都玩得出来了。

    我将老二从萌萌的嘴里拔出来,萌萌激烈的咳嗽起来,石巧又搂着萌萌激烈的接吻起来,好像一对姐妹花正在被我蹂躏,而姐姐正在拼命的疼爱自己的妹妹。

    随后石巧又将舌头吐出来,轻轻的舔我的老二,萌萌也有样学样,两个女人围绕着我的老二激烈的接吻起来。

    说实话,我已经被这两个女人的百合戏码弄得快要爆炸了,但我知道这一晚上还很漫长,不能轻易的把第一发子弹交出来,我要控制住节奏,因为男女生理结构有别,男人是不可能有女人那么强的战斗力的,所以必须在节奏上下功夫,如果控制不好节奏。那就称不上是老司机了。

    我这时候蹲下来,恶趣味的说:“萌萌,你喜欢我给你找的这个麻木吗?”

    “不是姐姐吗?”

    “不,你今天的角色是女儿,我是继父啊,她是你的亲生妈妈,要进入角色哦,如果不进入角色会有惩罚的。”

    萌萌露出了恼人的表情。不过她看向石巧的眼神实在很微妙,经过我这么一说之后,变得更加微妙了。

    石巧轻易地挑起了萌萌的下巴,如果论年纪的话,石巧做萌萌的母亲都足够了。

    我看到萌萌的眼神里面有一种渴望,这一种渴望比纯粹的**更加复杂,该不会萌萌她也缺少母爱吧。这种事情我经常被石巧拿来嘲笑,没想到萌萌比我的反应好像更加夸张的样子。

    石巧将萌萌的连埋进自己的胸膛,我听到吮吸的声音……

    突然之间有了一股母女的感觉。

    在性上面最邪恶的**当然就是淫人妻女,这是每个男人都想要做,但是平时又不太敢说出来的东西。

    其实有时候我也觉得男人挺有趣的,男人都喜欢勾引红杏出墙,劝小姐从良。

    和陈飞扬一起喝早茶的时候,我听陈飞扬说了不少这方面的笑话,我也是通过这些点点滴滴才判断陈飞扬是一个老司机的。

    石巧的胸部很大,平时穿着高贵的职业套装,身后跟着两三个助理的时候,我总一股撕裂石巧衣服,将头埋进她胸膛的冲动。

    等萌萌从石巧的胸怀里面出来的时候,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我笑着问:“是不是差点被捂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