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9章
    这个学期已经快要结束了,我慢慢收心在了学习上面,尽量不去和社会上那些人鬼混。

    考完试寒假,我就自由自在想干嘛就干嘛了,根本不用着急。

    我才下定决心,下午3点的时候,安安就在微信上问我晚上有没有时间?

    我犹豫了许久才说:“晚上我回家写作业……”

    安安发了一个很搞怪的表情过来接着说:“本来我晚上还安排的很有趣的节目等着你呢,看来只好便宜别人了。”

    “你背着我居然还找了别的小白脸吗?”

    “哼,你可以和石巧乱搞,我就不能找别的男人安慰我受伤的心灵嘛?”

    “当然不可以,你是我的女人,更是我一个人的玩具。”

    安安说:“好啦,知道你是可怕的小狼狗了好吗?今天晚上,不,今天下午放学,我在学校门口等你。”

    既然安安要来接我,那就跟着她去吧,我倒是很好奇啊,安安到底安排了什么样的节目?

    由此一想,我这个人还真是没有原则,才下的决心马上就否定掉了。

    安安是一个很守诺言的任。

    按照约定等在学校门口。我一出来就看到了安安。

    安安站在车外还带着一副墨镜,显得很谨慎的样子,她换了一头很个性的短发,戴着墨镜,身材高挑,真的有一点像高圆圆。

    安安看到我之后,愉快将墨镜摘了下来,冲着我挥手。

    赵旭东是和我一起出学校校门的,看见安安之后,忍不住问:“那是谁?你家里的亲戚吗?怎么长得这么漂亮,还有气质?”

    我冲着赵旭东笑了笑,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上了车之后,安安对我说:“我们先去吃饭吧,吃完饭之后再带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

    “好玩的地方是哪里?先说好哦,我不玩**的,让我搞别人老婆可以,但是让我把你送给别人搞我可做不到。”

    “知道啦,我们等下去我的酒吧。”

    说起安安的酒吧我就想起了上次去她的酒吧被警察抓包的事情,如果不是我原则性强的话,我和安安现在说不定在戒毒所吃牢饭呢。

    “对了那个石处长后来怎么样了啊?”

    安安回答我说:“这个人已经被关进去了,现在纪委那边正在找证据,被双规只是时间问题。”

    “那个石处长上次见面的时候还生龙活虎,把大老板当作下人一样呼来唤去,现在却要面对吃几年牢饭的问题了,真是命运弄人。”

    “是呀,官场上的事情真是水太深了。”安安也感慨说。

    “呵,以后我都不要考公务员了。”

    “你考得上吗?”

    “算了,我不想和你进行这种无聊的战争,晚上吃什么?“

    “你说越南菜还是意大利菜或者新开了一家日本菜,好像很不错的样子。”

    我说:“那就吃日本菜吧,如果能把你捆在桌子上一起吃日本菜,一定很有意思,毕竟捆绑这东西就是日本那边传过来的。”

    安安的脸变得很红,通过后视镜看着我:“你整天都在想一些什么东西,真想把你的脑袋瓜子敲开看看里面到底装了什么。”

    “装的都是对你各种色情想法,哎,我这几天构思了不少套路,晚上要一些试一试吗?”

    安安千娇百媚的瞪了我一眼,“人家还不是你的玩具,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

    我就喜欢安安这种低眉顺眼的态度,会让男人有一种征服的感觉,尤其是安安又是一个这么优秀的女性,优秀的女性,又善于处于低的姿态,就是情商高的表现。

    男人会被这种低姿态哄得很开心,虽然有时候明明知道是假的。

    我和安安决定去吃日本菜,这个点新开的日本菜馆还没什么人。

    日本菜主要就是一些寿司,还有海鲜。

    我挺喜欢生吃的,所以日本菜基本上也很适合我。

    我们点了两个刺身拼盘,剩下的都是寿司,我吃的非常开心,一个人吃三个人的套餐,忘了说日本菜还有一个缺点——那就是贵。我们两个人居然吃了900块钱,还是没点什么名贵海鲜的情况下。

    当然了,这900块钱对安安来说不算什么,付钱的时候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吃完饭外面天已经黑下来了,刚才我们两个人喝的是果汁,所以也不用担心开车的问题,安安说:“我们现在去酒吧。”

    说实话,我对于安安的酒吧没什么好印象,但安安安排的节目多半就在酒吧。

    我们到酒吧的时候,dj已经在做暖场了,酒吧的客人还不少。

    我们走了进去,马上有两个小弟过来说了一声安总好。

    安安也回答了一声晚上好,她说话的时候面带笑意,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不像石巧对待手下打招呼的时候,总是一张很高傲的脸。从这一点上也能看出那两个女人为人处世态度上的不同。

    我们直奔二楼,上次那个包间里面空无一人,看来今天安排的节目不是让我做陪其他客户什么的。

    我在沙发上坐下来,茶几上面已经放了一个冰桶,有水也有酒,安安给我倒了一杯冰水,我喝了一口冰水之后,跟着安安一起走到了巨大的落地窗前。

    在二楼这个地方能清楚的看到一楼舞池的所有状况,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

    安安亲了我一下说:“如果我们在这里做的话,下面的人会注意到我们吗?”

    “那是当然的,如家一抬头就能看见我们在这里怂动……”

    安安说:“可惜了,这里的玻璃不是那种不透视的,如果我们看得见他们,他们就看不见我们,那一定非常刺激。”

    “哎,你今天是想玩暴露吗?”我觉得似乎已经抓到了安安心思的脉络。

    安安却摇了摇头,否定说:’我只是临时产生了这样的想法而已。”

    究竟安安安排的节目是什么呢,我越发地好奇起来。

    “我们先去喝酒酒吧,等一下我安排的节目就要到了。”安安说到这里,将手机拿了出来,着重的看了一下时间。

    现在才七点过一点而已,夜场的生活才刚刚开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