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1章
    我马上就提裤子,安安没什么顾忌的去开了门,两个女孩几乎算是赤身**的,抱在沙发上扭来扭去。

    门开了之后是一个男人,看到这幅香艳的场面,差点眼珠子都掉下来,这个人我认识,是安安的手下,也是酒吧里面看场子的,叫阿龙。

    阿龙的体格很彪悍,一看就知道是当过兵的,阿龙说:“安总,酒吧里面好像有人在搞事情。”

    开门做生意,当然最反感的就是别人来这里搞事情,看到这个房间里面还有我们几个闲杂人等,阿龙似乎有些不想说具体是什么事情。

    “给我说吧,什么事情。”安安说。

    “有人在下面卖冰。”

    冰就是冰毒的意思,也就是有人在安安的这个场子里面卖贩卖毒品。

    安安的表情变得凝重起来,自从上次出了石处长的事情之后,这里就已经全面戒严了,只要是和毒品有关的一不管软性还是硬性都不准碰,不仅自己也不准碰,而且如果有人就敢在这里卖那些玩意儿,也等于是和安安作对。

    现在这个场子简直可以说是最全市区最清水的酒吧。

    因为是清水的地方,安安才会想出用女孩子来弥补收入方面的不足。

    可安安找的女孩子都是很高端的货色,和那种酒吧里面的酒托、公主完全是两码事。

    我觉得一般的工薪阶层肯定消费不起,至少要今天晚上安安给我找了两个女孩是这样的。

    服务好,当然价格也会不便宜。

    一般找几个妈咪在酒吧里面各带着一票小姐在酒吧里面坐台很正常。

    如果上高档会所才会有的小姐,我觉得还是有点太过分了,这个主意很好,但是肯定行不通的,价格是关键。

    安安说:“我们去看看吧。”

    我看着房间里面的两个姑娘,不准备去。

    可安安拍了我一下说:“你要跟着一起来,不许看别的姑娘了。”

    我真是搞不清楚安安到底是怎么想的,别的姑娘也是她找过来的,现在不准我看别的姑娘,还要吃醋的也是安安。

    有时候女人的心理就是这么微妙,特别是安安有一种奇异的绿帽情节,喜欢看我和别的女人搞,吃醋的同时获得一种病态的快感。

    我们直接去酒吧的后面。

    后面是办公区,办公区里面有一个很大的房间,这个房间平时可能当做会议厅,不过现在里面现在都是些地痞流氓,一看都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

    这些人都是安安请来看场子的。

    安安对阿龙说:“去把人给我带过来吧,搞事情的那个人。”

    这一屋子地痞流氓用不怀好意的眼神看着我,安安倒是很适应这种气氛,在属于她的老板的办公桌前面坐了下来。

    安安坐得很端正,即使是面对着一屋子地痞流氓。

    有人开口说话了,说的是想让安安给她们涨工资的事情,安安没有松口,反而说了几句玩笑家,气氛逐渐变得缓和下来。

    之后这间屋子的门被粗暴的打开,一个瘦的像猴子一样的男人,被阿龙和另外一个手下强行拉了进来。

    这个男人嘴里絮絮叨叨的说着龙哥我真的错了这样的话。

    可是阿龙根本不理会,在被押进来之后送到了安安的面前。

    阿龙让这个男人跪下,男人开始不愿意跪下,阿龙打了一个响指马上上来三个人一顿暴打,真的是任何道理都不讲,就是打!

    枯瘦的男人最后终于服软的跪在了安安面前,整个过程之中安安都很安静的看着手下人施暴,一点表示都没有,她的表现十分平静,看来对一样的状况已经习以为常了,我倒是想起了我以前的时候我也是经常被人这样暴打的。

    哎,我突然有点同情那个跪在地上的枯瘦男人了。

    阿龙说:“这是我们安总。”

    安安说:“我不知道你叫什么,但你既然认识阿龙,就应该知道我们这里的规矩吧?”

    安安的手指轻轻的敲击着桌面说:“你知道我们这里不准玩那种东西的,还要在我的场子里面搞这种东西,你就是不给我面子对吗?”

    男人快要哭出来了,马上为自己辩解起来:“我真是不知道,我如果知道规矩的话,就借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呀……”

    话才说完,阿龙马上抽了她一个巴掌,男人的嘴角流出了血。

    安安说:“我不管你懂不懂,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反正你坏了我的规矩。坏了规矩就要受到惩罚,对吧?”

    男人快哭出来的点了点头,说:“我这次真是错了,不知者不怪,安总,你就大发慈悲放过我吧。”

    “我大发慈悲放可你,谁能放过我呢?”安安反问道,随后安安对着阿龙说:“一只手。”

    阿龙心领神会,我还以为要剁了这个男人的一只手来。

    后来证明我是真的想多了,阿龙拿出来一根钢管,又让两个手下按住这个男人,还有一个手下将这个男人的手拉了出来,按住了一张桌子上面。

    阿龙拿起钢管,朝着这个人的小臂就是一下!

    我听到骨头折断的声音,让人毛骨悚然,男人的手臂被砸成了不正常的弯曲,很显然骨折了。

    男人发出了一声惨叫,这个男人额头冒汗。

    安安说:“阿龙,你就做一会好人,带他去医院吧,我这人见不得血光。”

    刚才让手下打断这个男人一条手臂的居然是安安,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杀气腾腾的安安。

    我认识的那个安安,一直都是温柔、贤淑的女人,是一个很有气质,受过高等教育的女人,怎么会好像黑社会大姐一样,还做这样的事情呢?

    我觉得手脚有些冰凉,突然发觉自己完全不认识安安。

    以前我看到的都是安安的一面,现在我看到她另外的一面,或许这两个截然不同的面加起来才是一个真正的她。

    也对,安安在社会上摸爬滚打这么多年,能开酒吧又开会所,各种灰色的生意做得风生水起,没有一点能量和手段怎么行?

    她这样漂亮的女人想要不被那些饿狼吃掉就要费很多心思,何况是打拼出一份属于自己的事业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