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7章
    为了展示我男朋友的尊严,我恶狠狠地看着张小美说:“张小美,你是不是皮痒了?”

    张小美露出委屈的表情看着我:“人家就是说说而已嘛,你干嘛生这么大的气。”

    “说说而已?”我盯着张小美,“说出来的话不需要负责任的吗?你已经是大人了。”

    张小美拿着那个肛塞,媚眼如丝地看着我:“那你要人家怎么负责任嘛。”

    我被这妖精这么一看,真是感觉五内俱焚,欲火中烧,要不是张小美来了月事,我真是恨不得马上就撕了她的衣服。

    不过即便如此我也有惩罚张小美的方法,以为惹了我就不用付出代价吗?真是太小看我曹立了。

    我将张小美的玩具收藏里面的一个大针筒找了出来,“不如我们今天择日不如撞日,就帮你把后面的处给破了吧?”

    张小美单手托腮,躺在床上露出迟疑的表情:“会不会很痛嘛?”

    张小美对疼痛的忍耐力比我都强,什么晾衣夹夹私处之类的都能承受。居然对我说的这件事胆战心惊,说明大概真的是很痛吧。

    我也有些心疼,“暂且试试呗,如果不行就算了。”

    “哼!”

    我附和张小美说话,她居然还装起高冷来了,真是得寸进尺。

    “小美……”

    “不要叫人家!哼,我不要!”

    我说:“你不是想把全身都交给我么?那个地方也应该是属于我,对吧?我现在只是为了行使主权而已,你有什么资格拒绝我?”

    我挑起张小美的下巴,张小美露出了柔软的表情:“好了好了,你不要生气了,人家听你的就是了,唔,刚才只是在撒娇而已哦。”

    这个小妖精,眼神勾人得要命。

    做肛交比正常的**要多一种准备,那就是需要洗干净。

    这个器官本来就不是为了**而存在的,在医学上这也是一种病态的**方式,总之是没有任何好处的,不过够刺激。

    只要够刺激就值得去尝试,年轻人嘛,就是这么任性。

    在答应了我之后,张小美把针筒拿到了手里,然后把自己关在了洗手间里面,绝对不允许我进去。

    张小美的羞耻度还没有到可以在我面前肆无忌惮的拉大便的程度。

    浴室里面传来各种奇怪的声音,张小美好像忍得很辛苦,然后接着又是水声。也不知道张小美在里面状况如何。反正我听声音老二就已经硬得发疼了。

    有个词语叫用脚投票,我现在是用**投票,差不多就是这样吧。

    浴室里面传来张小美的声音:“老公,这下我丢人真的丢大了。”

    我完全搞不清楚里面到底什么状况,也不知道张小美是出于一个什么样的语境才会说这样的话。

    我感到十分好奇,凑上去敲了敲门,浴室的门被张小美反锁了,我嗅了嗅也没什么奇怪的味道。

    “喂,小美你在里面还好吧?需要我来帮你吗?”

    “不要!绝对不要!”张小美的语气给我的感觉就已经是羞耻度爆棚的感觉了。

    “好吧,你什么时候出来?”

    “哼!你就等着好了!”

    我只好又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心态已经完全没有办法变得平静,一直搓着手,莫名还有一点紧张。

    过了一会儿,我的张小美终于将门打开,脸色煞白,有一点虚弱的感觉。

    她有绵软的语气对我说:“我已经洗干净了,你想用现在就用吧……”

    张小美给一种体力耗尽的感觉,不过她现在连内裤都没有穿。

    我触碰了一下张小美的下面,然后手移到了后面菊花,那里十分冰凉。

    被我摸了之后,张小美忍不住收缩了一下,似乎张小美又回忆起了上次惨痛的经历。

    上次失败的时候,张小美一直在苦苦忍耐直到后面被我弄出血来。

    那血还不少,连我看着都觉得很痛。

    润滑的工作,张小美其实已经做过了,可是她那里太紧太窄了,就好像要把一个胡萝卜塞进鼻孔里一样。

    胡萝卜难受,那鼻孔更难受。

    我摸摸张小美的后背,将她抱起来,然后放在了她的床上。

    张小美撅起屁股,趴在床上,回头冲着我笑了一下,这个笑容非常亲切也非常自然,女人只有对喜欢的男人的时候才会露出这样的笑容。

    这样不仅有性,还有爱。

    我的双手按住了张小美臀峰,摆弄张小美的下体。

    张小美的毛发被我弄得很干净。

    下面的秘壶呈现粉嫩颜色,丝毫看不出来已经被我玩弄过那么多次的痕迹。

    我的手轻轻的按住了张小美的菊花,然后来回的滑动着。

    张小美的腰部开始配合着我蠕动起来,眼睛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闭上了,露出了略微享受的表情。

    接着连菊花也开始收缩起来。

    她这里居然这么敏感吗?我以前都没怎么注意到呢,说不定开发之后张小美能用这个地方达到**呢。

    张小美这时候睁开了眼睛,有些敏感地看着我说:“可是我还是害怕怎么办,老公?”

    “事到如今说这样的话不是太迟了吗?”我将一只小拇指慢慢的伸到了张小美的菊花里面,里面虽然已经有张小美倒进去的润滑液,但依然很紧窄。

    我的小拇指伸进去,马上被夹紧了,简直不能动弹。这种紧窄的程度十分夸张,我感觉手指都会被夹断……

    “感觉爽不爽?”我问张小美

    张小美轻轻的呜了一声,我问张小美:“痛了?”

    同时我的手指也不敢动了,怕重蹈上次流血事件的覆辙。

    张小美答复我说:“还好……就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很怪?”

    “对啊,就是很怪,连我也不知道这种感觉是什么,很难形容。”

    既然这样的话,我的手指更加深入地侵犯了张小美的身体。

    等手指完全塞进去之后,我问:“小美,还行吗?”

    张小美说:“不痛,就是觉得很脏,而且这感觉真的很奇怪!”

    我的小拇指开始旋转起来,“你还有什么感觉?”

    “没什么感觉,就是觉得特别奇怪,感觉好像便便在那里弄不出来,我……而且不是很舒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