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3章
    我轻轻抚摸黄薇薇的秀发,说:“傻丫头,当然可以。”

    黄薇薇试探着将舌头吐出来,则马上激烈地吻住了黄薇薇。

    在吻里面,黄薇薇更加动情了。

    除了生理,女人更有情感上的需求。

    事到如今,我要搞定黄薇薇简直可以说是轻而易举。

    不管什么事情都是这样,做得多了熟练度就会提高,然后技巧也会提升,和女人**这件事同样也是这样的。

    我坐在椅子上,黄薇薇坐在我的腿上,我们结合着。节奏由我掌控。

    我没把节奏弄得太激烈,男女之事也需要细水长流。

    黄薇薇说:“你怎么问邓亚飞那么多问题,你是不是喜欢上她了?不对,你一直都喜欢超级大美女的,比如张小美,萧月宸那样的。怎么会突然喜欢上邓亚飞呢,她又没有多漂亮!”

    “偶尔换一换口味也不行啊?”

    “当然不行!你就算换口味也只能喜欢人家了,我哪里不如邓亚飞啦?”黄薇薇娇嗔毒说。

    这时候我咬住了黄薇薇的唇,黄薇薇瘫软在了我的怀里:“我好像快要到了,可是又没力气了,你来动吧……”

    我将黄薇薇的双腿抱起来,接着开始卖力地冲刺。

    黄薇薇咬着自己的下唇,艰难的忍住才不至于娇喘,她刚才说过这样的话:“下次我们在家里,在这里不能叫出声来真的好不舒服呀。”

    黄薇薇没有力气在我意料之中,她本来体力就很差劲,体育经常不及格。

    可今天黄薇薇就像个小妖精一样,虽然没什么反抗的余地,但还是不断的疯狂挑逗我,我在她身上射了两次她才放过我。

    不过我也从黄薇薇的身上得到了不少有用的情报:邓亚飞是单亲家庭,她是跟着自己的妈妈过的,然后她应该没有谈过恋爱,至于怎么和自己的老师,还是女老师搞在一起的,这就不清楚了。

    我把自己的得到的情报和萧月宸分享。

    我苦兮兮的说:“我今天又出卖了自己的色相,你以后可要好好的补偿我。”

    萧月宸鄙视的看了我一眼:“你这个人真的是随时随地都可以精虫上脑和女人搞在一起,我真是服了你了。”

    萧月宸说这种话其实也有道理,我发现自己现在已经锻炼成了随时随地都可以硬起来对付女人的体质,哎,有什么办法呢?我最怕的就是女人说:“你不行,曹立。”

    我才拒绝了云琳,没过多久陈飞扬又约我出去喝酒。

    我推辞了很久,最后也没有赢过陈飞扬。

    陈飞扬这种老江湖总有理由说服我。

    这次陈飞扬依然是前呼后拥。他不管出现在哪里都是这样的排场,我从来没有看到过陈飞扬一个人出现在我的面前。

    喝酒的时候,还有其他三个官二代作陪,大家都是男人,本来还有人打算叫小姐来陪酒,却被陈飞扬阻止的,陈飞扬说就几个哥们一起喝酒才比较舒服,有女人的话大家就放不开了。陈飞扬说这话确实有道理,男人在女人面前总是喜欢逞强,哪怕这逞强叫毫无意义。

    陈飞扬还神秘地笑着说等下会有漂亮姑娘的,一切他都安排好了。

    我听陈飞扬这么说就知道一定会有第二场。说不定还有第三场……弄完都三四点了。

    几个官二代说话的时候带着刺,我觉得不是很舒服,不过陈飞扬还是比较巧妙的化解了话语里面的机锋。明显在帮我说话。

    我来这里不是为了吵架,纯粹是为了应付才飞扬,其余人对我客气或者看不起,说实话我都觉得无所谓。

    可能我现在真的是成熟了吧,我不喜欢和人作这种比较低端的争执。觉得浪费时间和精力。我的心态也平和了不少。

    喝酒的时候我稍微问了一下陈飞扬云琳到底是什么来路?

    陈飞扬对我说:“云琳的老子手下有三家上市公司,在我们省不说是首富,至少也是前三的存在,而且云琳是家里的独生女……娇生惯养,所以脾气不是很好,如果有得罪的地方,你就只能包容她了,反正她是绝对不会对你道歉的!”

    我听后忍不住笑起来,也不知道陈飞扬和云琳之间发生了什么,才让陈飞扬产生这样的感想。

    陈飞扬说话的时候,其余几个官二代都心有戚戚焉。大概也在云琳那里吃过瘪。一个女孩子家庭地位这么高大上,对一般的官二代看不上眼也很正常。听说在她手上吃过苦头的人还真是不少。

    陈飞扬不说话了,轮到几个官二代,一说起云琳的事情,那简直就是苦大仇深了。

    我愉快的听着他们的故事,我和云琳只见过一次面,然后就搞到一起去了,在车上搞的时候云琳非常热情,一直叫我老公。

    不过脾气刁蛮,我也算是领教过了,不过没他们那么夸张的程度。

    这几位老哥可是十足的吃过苦头的。

    特别是其中一位城建局贾局长的公子是主动追求过云琳的,一次性买了99朵蓝色妖姬过去,结果云琳当着他的面把这99朵踩到地下,又找一个花店订了999朵蓝色妖姬还给了这位公子爷。

    简直已经不可能更加打脸了。

    这么做事如果是一个男人的话,估计早就被人砍死了。

    幸好云琳是一个女人,还是漂亮的女人。大众对漂亮的女人总是更加包容。

    既然谁都知道云琳是骄傲的公主,在这种事情上就没有人和她去计较什么了,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

    我将话锋一转道:“可云琳好像对陈飞扬老哥很喜欢的样子?”

    陈飞扬的眼睛里面有精光闪过,端着酒杯说:“哪里,这种事情不可能的……”

    我觉得陈飞扬的态度非常可疑,云琳在追求他,他怎么可能不知道。那他现在说这种话是什么意思呢,唔……难道真的是和楼茜有了实质性的进展?

    “是吗?可是我也听说云琳很喜欢你呀,陈飞扬。”

    “你要是降服了这个小辣椒,老哥我一定很佩服你!”

    这几个一起喝酒的官二代也肯定知道什么,只是在酒桌上不好驳了陈飞扬的面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