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4章
    陈飞扬何等聪明,话不用说得太尽他已经知道我们的意思了。

    陈飞扬放下酒杯,一声轻叹,然后说:“我觉得你们不了解云琳。”

    陈飞扬的脸上挂着兴致勃勃的笑容,我们都有愿闻其详的兴趣。

    陈飞扬摇晃酒杯,说:“云琳她这种女人最喜欢的只会是自己,而不是别人。她现在就像是最骄傲的公主,站在舞台的最中央,她最享受的事情你知道是什么吗?是所有的灯光还有所有的男人都追逐着她的感觉。这样一个女人就算喜欢其中一个男人,就会轻易地从舞台的中央离开吗?”

    陈飞扬说的这个可能性我完全没想过,我觉得陈飞扬说的内容很有趣,完全可以说是我想不到的东西,是另外一种思维。

    陈飞扬继续说:“男人的追逐,是她最享受的事情,就算她和你在一起了,她依然不会舍弃舞台、灯光和男人。至少不会在这个这个年龄段停不下来,青春正好,为什么不享受一番呢?这样的女人,你觉得她会马上和你回去家里相夫教子吗?”

    “我觉得不会。”

    陈飞扬拍拍我的肩膀,显得语重心长的样子,不过不再说话了。

    我觉得陈飞扬的话很有道理,云琳开着法拉利跑车,只是因为一点点的嫉妒心理就和我发生了关系。

    这样的女人,就像是带刺的玫瑰,极端情绪化。兴致到了,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也就是说很容易走极端的性格,极端爱你的时候当然会爱到发狂,恨不得把心脏挖出来,双手捧到你的面前;至于恨你的时候,说不定会一刀捅死你。

    我觉得这样的女人其实挺可怕的,以我现在的生活方式而言,如果遇到这么一个女人的话,肚子随时都有可能被人插一刀的感觉。陈飞扬这么一说,倒是变相提醒了我,女人似乎都有走极端的可能性。

    陈飞扬话锋一转说:“老弟,你难道喜欢上云琳了吗?我觉得你可以大胆去尝试一下,你们都年轻,年轻就意味着有可以疯狂的资本。”

    “当然不是!”我连忙否认,“我怎么配得上人家!”

    我嘿嘿的笑起来,玩味地说:“现在的问题是云琳喜欢陈飞扬老哥你啊,你别不承认,我可是有证据的。”

    陈飞扬无可奈何地看着我,他不是很喜欢这个话题,但是我既然已经把这个话题挑起来了,他总归是要解释一番。

    陈飞扬说:“我就是那个舞池中间被公主多看了一眼的男人,仅此而已。公主有选择舞伴的权利,你能想象公主一整个晚上都只和一个男人跳舞吗?”

    即便陈飞扬这么说,周围的几个人还是都露出了羡慕的表情。云琳是真正的白富美,和云琳一起搞出人命了,弄一个孩子出来,一辈子可以说都衣食无忧了。当然了,能坐在这里的人早都衣食无忧,但面对以亿来计量的巨大财产,谁又能不心动呢?

    陈飞的脸上依然挂着风轻云淡的笑容,“还是刚才的话,你们都对云琳表现出了羡慕,不说追求,至少是羡慕的样子,只有我对她平常处之,所以她心里会有一些不平衡吧,她想要的只是征服我,让我表现出对她的兴趣,至于要不要和我结婚或者在一起谈恋爱,这些都是不重要的事情,云琳在乎的只是自己的作公主的尊严。”

    我觉得陈飞扬的这个分析非常有道理,云琳确确实实如她所说,就是这样的人。

    酒喝完之后,陈飞扬搂着我的肩膀,亲密地说:“老弟,今天晚上还有第二场,你要参加吗?如果不参加的话我们就不勉强了,我们可要去上次那个会所。听说又来了一批新的货色,简直厉害得不得了,你要去试一试吗?”

    “那个……”

    我本来对于嫖没什么兴趣了,但是被陈飞扬这么一说心里奇痒难耐,真的想去看看那个会所,到底来了什么新的活动。

    在那里什么母女、姐妹我都玩过了,难道还能有真的有什么新的刺激?

    我倒是很好奇,他们能拿出更带劲的服务吗?

    在我迟疑之间,陈飞扬搂着我的肩膀上了他的保姆车。

    既然已经上了贼船,那就没有下去的道理了。

    几个官二代一样变得期待起来。

    在车里面他们一边谈着股票,随便说着女人,谈股票的时候我插不下嘴,讲女人的时候我倒是偶尔能说几句话。

    毕竟陈飞扬说我才是对付女人的专家。

    到了那个会所里面,马上有几个年轻漂亮的女经理出来接待我们,不是一个,而是几个。恨不得一对一服务的样子。

    我们这些人也算是身份不同,不是一般客人。

    大家拿到手牌之后,各自去了各自的房间。

    我在房间里面坐下来,发现茶几上有一瓶红酒。一切的布置和我之前来的时候都一样。

    我轻车熟路地打开红酒,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喝了一口红酒,神经开始完全地放松下来。

    嫂子那边还好应付,不用怎么担心。我在心里对自己说,今次出来玩过之后下次就不要搭理陈飞扬了,然后我再也不来这种风月场所了。

    是倒不是对会所里面上班的女人有什么歧视,就是觉得这种纯粹的交易有一点无趣。

    我喝了半杯红酒,才有一个女人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我等了这么久,其实早就有一点不耐烦了,不过之前在车上的时候我就和陈飞扬说过了,我不会去喝第三场的,我要包夜。陈飞扬也答应了。

    既然是包夜,那就不用太着急了,该来的总归是要来的。

    出现在我面前的这个女人,脸蛋看上去最多只能打六分的样子,远远不如张小美、萧月宸。

    但是她穿着旗袍,身上有一股成熟的风韵,不过年纪应该不超过三十岁,算是一个轻熟女。

    我其实挺喜欢这一股轻熟女风格的。

    女人在我的身边帮我坐做来之后,帮我轻轻倒了一杯红酒,然后很含蓄的笑着看我。她的眸子很温婉,并不色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