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5章
    嫂子的身材很好,我迫不及待的脱光了衣服,将嫂子压在床上,也伸出舌头在嫂子的脖子上舔起来。

    嫂子很怕痒,被我弄的咯咯直笑。

    这个时候嫂子的电话响了起来,嫂子一边被我挑逗,一边将电话拿了起来,嫂子说:&ot;给人家五分钟好不好?”

    “当然不好!”

    我把嫂子的内裤也脱了下来,嫂子无可奈何的看了我一眼,然后选择了接电话:“喂,是张总吗?有什么事情吗?”

    “那个小叶……这个项目是这样的……”

    电话里面张总和嫂子认真的说起了项目运作的事情。

    而我用一只手在小嫂子的下体慢慢的玩弄着。

    嫂子下体反应非常激烈,可能是因为打电话给了另外的刺激吧,嫂子下面简直像是喷泉一样喷水。

    不一会儿,我的手就已经完全被打湿了,我将被打湿的手放在嫂子里面前。

    嫂子嗔怪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将双腿分得更开了。

    我明白嫂子的意思,老二俺迫不及待的滑入了嫂子的身体里面,横冲直撞起来。

    嫂子被我弄得有些喘气起来,不过电话那边的张总根本就没发现什么不对劲的端倪,还和嫂子讨论着公事。

    我**的速度变得快了起来,嫂子的脸变得很红,说话的语气却依然平静。

    电话那边的张总肯定不知道嫂子现在在做的好事。

    我知道嫂子身体的每一个敏感的地方,所以进攻的时候特别有选择性,而且将乳夹拿了过来,轻轻地夹住了嫂子的鲜红蓓蕾。

    这种刺痛的感觉会更加刺激嫂子喜欢被虐的神经。

    我激烈的在嫂子身上运动着。

    嫂子终于受不了了,下面的腔道开始有节奏的收缩起来。

    接着在电话里面嫂子就发出了一声惊呼,这惊呼声音非常短,但是还是引起了那电话那边张总的怀疑,“有什么事情吗?小叶?”

    嫂子在电话里面解释说:“有一只蟑螂,不过没什么事情,张总,你继续说事情。”

    嫂子轻轻的捶了我一下,嫂子刚才忍不住发出惊呼的原因是达到了一个大的**。

    捶打我的原因是因为我还在疯狂的进攻。

    以嫂子敏感的体质来说,如果我再这样疯狂的干下去,她不到三分钟就会有第二次**。

    男人和女人的体质是不相同的,男人只会在事情的最后十几秒钟到达**,而女人则可以持续不断的获得**的快感。

    嫂子和张总一共讲了15分钟电话,这个15分钟之内嫂子被我干到了三次**。

    挂了电话之后又遇到了第四次**……嫂子在床单上喷出了透明的液体。

    嫂子是能潮吹的体质,不过真的潮吹的次数也非常有限,这次居然和我干的潮吹了,看来真的很爽。

    嫂子躺在床上,喘息了很久,才从床上爬起来抱着我,抱怨地说:“你看现在床单被套被弄成这个样子了!又要换了!哼!你不知道这个东西是我上午才换的吗?”

    床单上全是嫂子糜烂的液体,我说:“这又不是我喷出来的,和我有什么关系?

    嫂子哼了一声说:“你还敢狡辩,罚你去洗床单!”“

    “好好好。”我先帮嫂子穿好睡衣,虽然在卧室里面开了空调,但是现在外面的天气依然非常寒冷,我可不希望嫂子感冒。

    我将床单被套换好。

    嫂子则在这个时间段洗了一个澡,洗完澡之后,嫂子的身上有一股清香,穿着性感睡衣的嫂子在我的面前无意的撩了一下头发,然后说:“我晚上还要做ppt,嗯,现在还有两个小时的时间……”

    嫂子说这话是在暗示什么吗?

    刚才做了一次,难道还不够吗?

    嫂子咬住了下唇,只是用含情脉脉,用一种含情脉脉的眼神看着我。

    我被嫂子用这眼神看的实在受不了,忍不住又一次向他扑倒在床上,看来这一次的床单被套还是白换了。

    等期末考试的成绩下来,还有一段时间。

    这一段时间都是放假的状态。放寒假之后张小美的亲妈倒是有了不少时间能陪她。

    张小美有她妈陪她,我的时间也空了下来。

    原本以为放寒假之后,安安和石巧她们会疯狂的约我,可现在证明是我想多了。

    上学的时候她们经常约我,弄得我不得不经常翘课,现在我放假了,可以说是身体都在放空的状态,她们都不给我打电话了,真是气死我了。

    每天除了在嫂子下班后嫂子温存一下,其他时间,根本就没有一个女人来找我。

    嫂子最近被我滋润的容光焕发,不过我心里还是有一点担心,如果我们真的这样做下去,迟早要造出一个小孩来。

    说实话,我现在还没有做父亲的装备。

    真的搞出一个小孩来恐怕,我们曹家这边亲戚的舆论难说会是什么样子的。

    毕竟我和嫂子没名没份的。

    嫂子好像完全不担心这些东西,只是一味的在我身上索取欢愉。

    那种肉和肉碰撞的感觉才是嫂子说的灵魂交融,戴上套就不是了。

    坐在家里,我实在闲的蛋疼,于是给周娜打了一个电话,我想周娜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吗?去周娜家里用她的单反相机给她拍几张艳照,或者是用各种花样虐待她一下,还不是挺爽的?

    可我电话打过去就落了空。

    周娜现在跟着李校长在教委那边开会学习,根本就没有时间鸟我。

    我从家里走出来,准备去找赵旭东玩玩。

    现在能派得上用场的反而是赵旭东的。

    走到半路的时候,老李给我打了个电话,他说:“你还记不记得那个胖子?”

    “那个胖子怎么了?”

    “张威他老爸是黑社会,你打了他一巴掌,他现在正在找人来报复你,你最好小心一点。”

    老李在电话里面的语气非常慎重。

    报复我?说实话,我觉得没有什么好怕的。那胖子有多厉害我不不知道!但这件事如果我找安安帮忙,总归是能摆平的。

    安安的酒吧、会所看场子的那都是标准的黑社会。

    只是我现在还不想麻烦安安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