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3章
    陈文娟的脸红的就像猴子屁股一样,不仅脸红,脖子根都是红的。

    我敢肯定,她是第一次经历这样和男人亲密的事情,所以才会变得这么激动。

    我坏笑着看陈文娟:“现在你知道得罪我是什么样的下场了吧?”

    陈文娟没有说话,好像小绵羊一样的看着我.

    开始是我决定的,结束也是我。

    陈文娟根本就没有反抗的余地,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里变得无比空虚起来,我明明已经决定了要离开陈婉娟的身体,玩笑开到这里,其实已经非常过头了,继续下去就会更加突破底线。

    可是,她看着我的眼眸是那么柔软,眼睛里面还带着水光,呼吸又是那样的急促而显得可爱,我有一种欲罢不能的感觉。

    我的心里突然生出了一种想法,陈文娟已经被我推倒在沙发上,为什么不继续下去?

    可是如果张小美或者别人知道了,那该怎么办?

    哎!!!

    死就死吧,不管了,我要把这件事做完,想到这里,我又一次压住了陈文娟的身体。

    陈文娟努力的伸出舌头来和我对吻,她在学习,但依然显得非常生涩。

    吻之间,我把陈文娟的裙子的肩带扯了下来,塑像更加饱满的展现在了我的眼前。

    我问她:“怎么样才能把你的裙子脱下来?”

    陈文娟慢慢起身,拉开了一点后背裙子的拉链。

    “你想好了吗?”我问陈文娟说。

    陈文娟说:“你这人真是多嘴!”

    我愉快的将陈文娟的裙子扯了下来,露出洁白的身体。

    她这裙子非常繁复,脱的时候也很麻烦,我强硬的脱掉了她的裙子。

    她的身体几乎大部分裸露在我的面前,她的小腿非常匀称,大腿也很结实,同时我看到了她下面的内裤,居然是一条草莓内裤,上面有很多草莓图案。

    我忍不住笑了起来:“你穿这么漂亮的裙子,好像贵族大小姐一样,下面就要穿如此卡通的内裤吗?哈哈哈……”

    “讨厌!不准你笑!”陈文娟用脚蹬了我一下,我直接拉出了她的脚腕,然后在她的脚趾上亲吻了起来,然后在她的脚心舔起来。

    “啊,不要……”陈文娟的身体完全绷直,“变态,居然舔人家的脚……”

    “不仅舔你的脚,还要舔你的屁股呢!”我分开了陈文娟的双腿。

    她的双腿紧张的夹住了我的头,我先在她的大腿内侧舔起来,陈文娟一边说着不要好痒,一边按住我的头,显得无比矛盾。

    最终我的舌头触及到了陈文娟的草莓内裤上面。

    我的舌头凹陷进了草莓内裤里面。

    陈婉娟的反应比我想象的要强烈得多,她甚至发出了一声尖叫声,我抬起头来问她:“你还好吗?如果不行的话我就不继续了。”

    “我……我是老司机了,你不知道吗?哼!”陈婉娟到了这个时候还在逞强,我敢肯定她即便不是处女,性经验也很少,今天大家都喝了不少酒,就当是打了一次友情炮吧。

    我在陈婉娟的内裤上亲密的舔着,她的下面都气味很淡,和一般的少女差不多,几乎没有什么腥味。

    我将内裤撩拨到了一边,在黑色的毛发下是粉嫩的秘壶。

    我用我的舌头在她的秘壶探索着。

    陈婉娟的呻吟声变得更大了。

    我的嘴上功夫其实很一般,舌游玉门关的次数也不是很多,我不是靠舌头吃饭的男人,我是靠下面才对。

    不过要对付陈婉娟这样的小姑娘还是手到擒来,我轻易的就将陈婉娟送到了第一次**。

    随后我将自己的裤子脱了下来,老二送到了陈婉娟的嘴边。

    陈婉娟完全迷茫的看着我:“你要干嘛?”

    “你不是说自己是老司机,请为我开心一下。”

    “干嘛啊?这是男人尿尿的东西,难道你要我舔给你看嘛?”

    “是啊。我还以为你不知道,原来你都知道的吗?”

    “我不要!”陈婉娟委屈地说。

    “老司机连**都没有吃过吗?”

    陈婉娟哼了一声说,“这地方这么脏,我才不要舔呢。”

    “哦,是吗?我刚才舔过你尿尿的地方了,那你……你那个地方是不是也很脏?”

    “当然!”陈婉娟说。

    “那最好不过了!”我按住了陈婉娟的头,和她接吻起来。

    陈婉娟一开始很抗拒,后来不是我的对手,完全屈服了。

    “我刚才舔过你的下面,现在又和你接吻,感觉怎么样?”

    陈婉娟说:“你这人真是太恶心了!”

    “恶心吗?我拿出她的一只手按住了老二,慢慢的套弄起来。

    陈婉娟好奇的看着我:“这东西怎么这么丑?”

    “硬硬的,你不觉得很有趣吗?”她的手在我的**上按了一下,“唉,还好有弹性啊,好奇怪呀,这东西。”

    “你该不会是处女吧?第一次看到男人的这个东西?”

    陈文娟这时候老实了,点了点头。

    “你逞强干嘛?”

    “我刚才是在逞强吗?我就是处女,怎么了!”

    她如果是处女的话就坏了,我根本就不想搞处女,搞处女之后肯定会非常麻烦。

    如果她之前有过两三个男的,我们这最多只算是一夜情而已。

    哎,怎么会闹成这种样子?

    我早就应该发现她是处女这种事情了,刚才我在她下面舔的时候就没有把她的腔道翻开看。

    如果分开的话,应该能看到一点。

    陈婉娟一只手按住了我的老二,问:“我应该怎么做才能让你射出来?你该不会对男女怎么**一点常识都没有吧?”

    我觉得这种事情不是没可能,而是非常有可能。

    陈婉娟看着我说:“我当然知道男女是怎么**的,我看过了好多bl小说,男人和男人搞的时候是插入菊花里面,男人和女人干的时候,但是插入**里面。”

    “哦,你连这都知道,真是了不起!”

    “讨厌!你讽刺我,你快告诉我要怎么做好吗?”陈婉娟的一只手在我的老二上慢慢的套动着。

    我觉得有一些舒服,我说:“首先你要学会吃得老二。”

    “可是这里不是尿尿的地方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