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4章
    我叹息一声说:“你现在吃到嘴里,我又不会在你嘴里尿出来。”

    陈婉娟还是将信将疑的看着我:“这个东西真的能吃吗?”

    “我刚才不是帮你也舔过吗?你连自己的下面都吃过了,还有什么好顾虑的。”

    “那倒也是!”陈婉娟看着我,“下次不准你这么弄,要再这么弄我就杀了你。”

    “好了。”我将老二摆在了陈婉娟那娇嫩的红唇上。

    陈婉娟没什么反应,最后我让她把舌头伸了出来。

    陈婉娟的确把舌头伸出来了,却一动不动。

    “用心点呀,大小姐。”

    陈婉娟这才慢慢的用舌头在我的**上滑动起来。但速率很慢,让我感觉非常一般。

    我说:“把嘴巴打开。”

    陈婉娟把嘴巴张到了最大,然后我插了进去。

    第一次没被插入的感觉肯定非常难受。

    陈婉娟瞪大眼睛委屈的看着我。

    我在老二在抽动了两下,牙齿刮的我老二非常痛。

    我不得不将老二拔了出来,说:“这个东西你不能用牙齿去搞,牙齿刮会很痛。”

    “我不懂好吗!”

    “我这不是教你嘛。”

    我话说到这里,陈婉娟突然吻住了我,然后将舌头伸了过来,和我的舌头纠缠在一起,在吻过之后,陈婉娟嘻嘻笑着说:“这下大家扯平了。”

    她才吃过老二,现在又和我接吻,让我确实觉得有一点点恶心。

    不过我和石巧她们玩3p了的几次,也有过这样的经历。

    只是那时候大家都做的非常投入,好像野兽一样,这样的事情也就没办法顾及了。

    “你居然敢调戏我?”我把陈婉娟的草莓内裤脱了下来,脱到小腿的时候,她用手捂住了自己的阴部。

    那里毛发非常茂盛,她说:“不要吧,我们……又不是男女朋友,做这样的事情……”

    我在她的屁股上拍打了一下,然后粗暴的分开她的双腿,“你现在说这样的事情是不是太晚了一点?”

    可是陈婉娟依然用手捂住自己的下面,我把她的左手搬开,她的右手又捂住了。

    我问陈婉娟:“你到底想干嘛?”

    “还是不要了好吧,我觉得这个事情好可怕。”

    “可怕吗?舔的时候是不是很舒服舒服?”

    “嗯,是有一点啦。可是……我真的很怕疼。”

    “怕疼?还说你是老司机来着哦。”

    “人家吹牛不行吗?”这个大小姐就爱和我抬杆。

    现在的情况大约是这样的,我把陈婉娟的内裤已经脱了下来,她现在全身上下只剩下一条胸罩。

    一个处女就这么摆在我的面前,我老二已经硬得发烫。

    现在要我不上她怎么可能做得到?

    陈婉娟说:“你不怕这样就对不起张小美?”

    她这些话说的倒是点醒了我一下,让我心里出现了一丝的犹豫,我这么一松懈,她又把草莓内裤穿了回去。

    她说:“要不我帮你打飞机打出来吧。”

    我直接将老二放回裤子里面,“不必了,就你这种技术打到明天早晨也不可能打得出来。”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看不起我?”

    “你说我不行,我非要打飞机打给你看!”

    陈婉娟也不顾我的感受,直接就将我的老二从内裤里面掏了出来。

    她这个女人真的有够疯癫的,她不知道这种时候不能调戏我吗?

    我最后的理智也被她的手握着我的老二之后磨灭掉。

    她的双手开始蠕动起来,“这个东西好像看起来挺丑的,不过还好像挺好玩的。”

    “哦,是吗?”我冷漠的回应了她一句。

    接着在我的指导下,她一只手套着,另外一只手则从下面托住了我的阴囊,开始慢慢的按摩起来。

    我渐渐有了一些快感,不过陈婉娟这就坚持不住了,说手已经酸了。

    陈婉娟说:“我不玩了。”

    “不玩了,现在你说不玩就不玩是吗?”我直接压在她的身上,开始亲吻起来。

    陈婉娟很抗拒了,想要踢开我:“不要这样,我叫人了……”

    我狠狠的说:“你叫人呀,最好告诉所有人我在强奸你,你看怎么样?大家来了拍个照,把我们好这种样子最好是传到班级的微信群里面去,让所有人都知道我们上过床,你觉得怎么样?你最喜欢的学长大人也会看到我们这样的照片哦!”

    陈婉娟说:“你这人怎么这样?超级流氓,!”

    “你才知道吗,我早就和你说过我不是好人了,你现在才发现这个事是不是太晚了一点?好了,和你的处女说再见吧!”

    陈婉娟被我说教之后,反而变得安静下来。

    我虽然说了要夺走她的处女,可是并不急着急于一时,并没有用老二马上去捅她的处女膜。

    而是在她的身上慢慢的亲吻起来。

    首先是脖子,然后是胸部。

    然后让她翻身过来接着亲吻。这样的亲吻大约至少持续了十分钟程。

    陈婉娟一开始并不配合我,到了后来和我接吻,比我还要主动。

    最后我将她抱着自己的身上,让她坐在我的身上和我接吻。

    我坐在沙发上,而陈婉娟坐在我的身上,这样我们的私处有了亲密的接触。

    我们接吻的时候,她的腰肢慢慢的扭动起来,我们两个人的私处在一起摩擦。

    陈婉娟发出了急促的呼吸声,我轻轻地问她:“舒服吗?”

    陈婉娟说:“不舒服,大流氓!”

    我的手指轻轻划过她的菊花,“你最好想清楚,得罪我可是要付出惨痛代价的。”

    陈婉娟露出惊恐的表情,“那里不行,还是前面……前面吧,求你了。”

    “哦,现在想要做了是吗?”

    “好舒服呀。”陈婉娟并不回答我的问题,愉快的扭动腰肢和我的老二进行摩擦。

    我被她摩擦得很舒服,而且她下面已经开始分泌出那种粘稠的液体,我咬住了陈婉娟的蓓蕾。

    她说:“重一点……哦,就这样啊,有一点痛,但是好舒服。”

    难道她也有被虐的倾向吗?我算是发现了,只要是有钱的女人,多多少少都会有一点被sm的倾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