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6章
    我的道歉很有用,陈婉娟马上喜笑颜开,然后用双手握住我的老二开始仔细地研究起来。

    她似乎对男人的生理构造很有兴趣,而我也乐于做她的老师。

    睡觉之前大家还很和谐,可是等到第二天早上一醒来……

    我身边的陈婉娟醒来之后马上发出了一声尖叫,然后用被子紧紧地捂住她的身体,一脸惊恐地看着我,弄得好像我昨天晚上强奸了她一样……

    我早她一会儿醒来,醒来之后头有一点痛,所以就没下床,而是躺在床上发呆。

    陈婉娟本来睡得非常安详,好像小婴儿一样,说实话我还挺喜欢她睡颜的,谁晓得她一醒来就开始发疯。

    “你……你!”陈婉娟无比惊恐地看着我。

    我倒是很平常地看着她:“你昨天晚上喝了不少酒,我也喝了不少酒,所以……只是一个意外吧。”

    我敢确定陈婉娟昨天晚上的意识是完全清醒的,我们发生关系也不是我胁迫她的。我这么说只是想给她一个台阶下,如果这个时候我还和她搞对抗的话,那大家都有可能下不来台。

    女人有时候就是这样的,会突然和你飙戏,不过说实话我早就已经习惯了。

    她害怕又委屈地看着我,许久都不说一句话。我看着她脸上的表情,心里有一点烦闷,觉得她有一点戏精。

    不过昨天我们才睡过觉,她现在就是想演苦情戏,我也只能陪着她。不然的话不就显得太无情了吗。

    我慢慢地床上坐起来,伸出手在她的头上轻轻摸了一下。

    陈婉娟一开始还有一点疑虑,不过到底还是没反抗我,被我摸了两下头之后,总算是安定下来了。

    “我们以后……怎么办?”陈婉娟小声地问我。

    她这么一问我就知道要坏事了,她的潜台词大概是这样的:你会和张小美分手然后和我在一起吗?

    我要是真的和张小美分手的话,黄薇薇那边也要爆发了,还不说周娜。真是牵一处而动全身。

    “你该不是想赖账吧?我们已经那个过了……我还是第一次,你是不是……”陈婉娟这个要求其实不算过分,她长得虽然一般,但是身材很好,而且家里有钱,怎么看配我都是绰绰有余。

    如果是以前的话,有这么一个女孩子要做我的女朋友,我做梦都要笑醒来。可现在毕竟不同于以前了。我要考虑的事情很多,所以……

    我有一点偏头疼,过了一会儿才说:“我觉得你未必受得了我。”

    “我怎么受不了……昨天晚上不是……只要我们在一起,就算你进来的时候疼我也能忍住的!”

    我说:“我不是说的上床**的事情,而是性格。我这个人性格很恶劣的,我今天背着小美和你上床了吧?如果我今天和你在一起,说不定下个星期又去勾搭别的小姑娘睡觉去了。”

    “啊?你这么花心!”

    我摊摊手:“不只是花心,我基本上是一个人渣,在感情上我也这样。我觉得我们就算在一起的话,也肯定不能长久的。”

    我觉得自己真的有够坦白了,可是陈婉娟完全理解错了我说话的意思,她只是执着于一个问题:“你是不是就不想和我在一起,所以才故意这么说自己?”

    这个问题弄得我很是头大。

    看我一直不回答,陈婉娟变得更加生气起来。

    “喂,你早上醒来的时候不是还很怕我吗?现在居然让我做你的男朋友?你这个前后转变也太快了吧?”

    陈婉娟为自己辩解说:“早上醒来,发现枕头边上多了一个男人,人家不适应嘛。你只要让我做了你的女朋友,我总有一天会适应的。”

    陈婉娟的话很有道理,可是我不能答应。我要是答应了,张小美第一个就会杀了我。

    “哦,是吗?”我将陈婉娟一下子推倒在了床上,我眼前的难题只能用另外一种思路来解决了。

    陈婉娟用双手推了我一把,用尽了全身力气,看得出来她对我还是有一点抵触。

    我露出了嘲讽的笑容:“刚才不是还要做我的女朋友吗?现在就恨不得把我推到天边去了?”

    陈婉娟咬着下唇,突然之间一双腿缠绕了上来,同时双手也将我拉近她的身体。不过她的脸上表情就没这么主动了,反而显得有一点痛苦。

    “喂,你这样搞得好像我在强奸你一样,没什么意思吧?”我说。

    陈婉娟皱眉起来:“你不是想要做吗?那就快来吧,我忍受得住!”

    陈婉娟的表情十分悲壮,就像是准备慷慨赴死的革命志士。我们最多打个晨炮而已,至于这么夸张吗?

    而且我这时候还有一层隐忧,如果陈婉娟的父母这时候杀出来的话,那不就是抓奸在床了吗?

    可是陈婉娟的一只手已经在我的内裤上摩挲起来了,用很小的声音说:“它又变得好大了,是因为喜欢我吗?”

    我有生理反应当然不是因为喜欢她,只是简单的晨勃而已。现在又受了刺激,当然会变得硬邦邦的。

    陈婉娟的内裤被我轻易地脱了下来,她对我完全地卸下了防御。

    昨天晚上她就是在这张床上从女孩变成女人的,她轻轻地皱着眉,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我感受得到陈婉娟很想要讨好我,即使自己会有一点痛也要讨好我。

    但我觉得性和**不该是这个样子的。应该是大家有得爽,如果纯粹是对一方的讨好那和出去嫖有什么区别呢。

    陈婉娟很紧张。我们两个人抱在一起,我能感受到她身体的肌肉很僵硬。我慢慢地亲吻起她的侧脸来,然后舌尖滑到了耳朵里面。

    她的耳朵似乎很敏感,被我亲吻之后身体略微变得放松了一点,而脸上的苦闷表情变得更厉害了。

    我的舌头不断地在她的耳朵里面舔舐、吸吮着……

    “唔……我感觉好奇怪……”

    “放松,你只用享受就好了。”

    陈婉娟的身体变得越来越软。我喜欢身体柔软的女孩子。而我的一只手慢慢地放在了陈婉娟的秘壶,轻轻地拨弄起花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