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7章
    陈婉娟的双腿修长又笔直,而且还挺有肉感的。我这个人很不喜欢筷子腿,稍有肉感的大白腿才是我的最爱。

    当然了,太胖的妞我也不能接受,因为太过油腻了。

    陈婉娟的腿刚刚好,是我喜欢的类型。不然昨天晚上我也不会用舌头来舔了。

    这么单独说出来似乎有一点恶心,但是真的看到一双让你心动的腿,只是用老二去蹭是完全不过瘾的。

    说到腿的后,花瑶的一双腿是我见过最厉害的一双腿,什么腿模都比不上花瑶。

    我这个人对足交什么的完全没兴趣,但如果是花瑶的话就另当别论了。

    陈婉娟开始慢慢地呻吟起来,用苦恼的语气对我说:“曹立,你别摸了,你摸得我有点怪……”

    陈婉娟的双腿开始扭起来,同时夹得很紧,我的手活动空间受到了极大的限制。

    “放松一点……”我说。

    “可是……可是我觉得很怪呀。”

    “喂,除了怪你不舒服吗?”

    陈婉娟略微点了点头,大眼睛无辜地看着我,让我有一点点负罪感,好像我是欺负小绵羊的大灰狼。

    “那你应该放松一点,把你的身体交给我好不好,宝宝?”我看着陈婉娟。

    陈婉娟低低地啊了一声,问:“你叫我什么?”

    “宝宝呀。”

    女人果然都是吃甜言蜜语这一套的,听我叫了几声宝宝,陈婉娟的身体马上软化了下来,甚至还主动勾着我的脖子问:“你亲人家好不好?”

    我和陈婉娟吻在一块儿,她用舌头激烈地回应我。而我的一只手则攀上了她的酥胸。揉捏之间,陈婉娟的体温开始攀升,然后紧紧地搂住我的身体,激烈地喘息起来。

    我们还没正式开始做,陈婉娟就已经小小地**了一回。

    “啊……怎么会这么舒服,曹立,我怎么会……你会不会觉得我很淫荡什么的……”

    “不会。”我看着陈婉娟,“现在轮到我来爽了哦。”

    她下面早就已经很湿滑,但腔道还是很排斥我的入侵。陈婉娟的脸上出现了苦闷的表情,咬着下唇想要忍住,最终还是没忍住:“疼……疼,先等一下好不好?”

    “好。”我说着答应的话,在陈婉娟的心神稍微放松的瞬间贯穿了她的身体。

    陈婉娟倒吸一口凉气,然后紧紧地抱住了我,带着哭腔说:“你骗人家……”

    昨天晚上磨蹭了很久才弄进去,今天我可不想重复昨天的故事了,何况陈婉娟才完成了破瓜,本来就会痛的。就算前戏再足,技巧再足也是一样。

    除非我的老二和如意金箍棒一样能随意地变化大小、粗细。

    陈婉娟紧紧地抱着我的身体要求我不要动。我一边安慰她,一边缓慢地抽动。

    陈婉娟的适应了不算太好,我记得我和张小美第二次做的时候张小美就已经能完全适应这种感觉了。

    陈婉娟却弄得眼睛红红的,好像随时要哭出来的样子,弄得我兴致大减。但现在做到一半总不能拔出来自己打飞机吧。

    我抱着陈婉娟的屁股说:“喂,你还想做我的女朋友,你觉得自己行吗?”

    “我行!”陈婉娟红着眼睛说着逞强的话语。

    我在她的屁股上重重地拍打了一下,“还逞强。”

    陈婉娟惊呼了一声,然后趴在我的怀里好像一点力气都没有的样子,她的脸变得更红了,呼吸也变得更加急促了。

    她现在的反应和周娜如出一辙,看来她对于打屁股也很有感觉……

    我又在陈婉娟的屁股上拍打了几下,“你以后要是再敢顶嘴就打你屁股。”

    陈婉娟呜呜地呻吟了几声,几乎主动地扭动了几下。她的腔道本来就紧得要命,随便扭这几下简直爽得要命。我没什么准备差点直接射出来。

    “我要开始动了哦,如果不听话就打屁股哦。”

    陈婉娟嘟起嘴来显得很委屈的样子,“你刚才还叫人家宝宝呢。”

    “对啊,你是宝宝,我是爸爸。宝宝不听话,爸爸打屁股有什么不对吗?”说这种强词夺理的话一直都是我的拿手好戏,陈婉娟小声地嘟囔了几声,又被我打了几下屁股,马上就求饶起来了。

    痛倒是其次,主要是羞耻。

    陈婉娟毕竟是新人,羞耻感还在爆棚的阶段。

    随着时间的推移,她也逐渐适应了这种和我合体的状态,随着我**速度的加快,她开始慢慢地哼哼唧唧起来。她用一只手遮住了自己的眼睛,还有上半张脸。

    我将她的双手掰开,然后又和她接吻起来……

    随后又一次爆发在了她的身体里面。

    弄完之后我躺在陈婉娟的身边,心里想这已经是第二次了,等下一定要给她买紧急避孕药。不然搞出人命那问题就大了。

    陈婉娟躺在我的身边,一直看着我。

    我起身在床上坐起来之后,看见乳白色的体液混合着一点血丝从她的下体流出来,少女的花房很还稚嫩,现在混合着这些体液,显得无比淫糜。

    陈婉娟刚才做的时候很害羞,这个时候已经完全不害羞了,睁大了眼睛一直看着我,含情脉脉的眼神。

    她的眼神很温软,并不怎么炙热,却让我很吃不消,这是爱意的表达。

    我觉得陈婉娟可能爱上我了。这么说绝不是因为我自我感觉良好什么的,而是确有其事。我的判断来自于张小美和周娜,每次我们做完之后她们都是这样赤身**地躺在我的身边,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们。

    张小美有时候还会用手把下体里乳白色的液体抠出来,然还当着我的面慢慢地吃掉,用一种享受的表情。

    这玩意儿的口感肯定说不上好,张小美的享受完全是心理层面的。

    现在陈婉娟也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

    我开始明白那句话的意思了:最难消受美人恩。

    哎……我装作很平静地看着陈婉娟,伸出一只手,陈婉娟马上乖巧地躺在了我的臂弯里面。刚才她还和我闹别扭来着,在被我搞过还内射之后马上就变得比小猫咪还乖巧了。

    呵,当你遇到一个女人找你麻烦的时候,完全可以这么处置。

    这世界上没什么操一次不能解决的问题,如果有,那就操两次。

    这不,我怀里的富家千金就被我摆平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