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4章
    陈飞扬正在请云琳吃饭,云琳的双腿突然猛烈的夹住了我,我知道云琳已经快要到极限了,她那边电话还没有挂。

    云琳里面一直在蠕动,弄得我快要升天,我强忍住发出喘息声,更加猛烈的冲刺起来。

    云琳这下终于忍不住了,拿电话的手都开始颤抖起来,我想她现在已经快要到极点了。

    云琳在电话里面拒绝了陈飞扬的晚饭邀请,说自己还要睡觉,然后电话就挂了。

    挂了电话之后云琳发出了一声很长很婉转的鸣叫。

    这一声代表了极大的满足,而我也在这一声之后,在云琳的身体里面一泄如注。

    做完了这一发之后,我和云琳很长一段时间都只能躺在床上喘气。我感觉身体好像被榨汁机榨干了一样,说实话我还是第一次感到这么累。

    倒是云琳过了先回过神来,她激动地抱住我说:“宝贝,刚才真是太爽了!我们再来一发吧?”

    “没做保护措施,再来一发真的会怀孕吧?”我看着云琳。云琳这种身份的大小姐,如果未婚先孕的话,应该会比我这个臭**丝更困扰吧。

    但是恰恰相反的是云琳不仅没有感到一丁点儿的困扰,反而愉悦地对我说:“你最好顶进来的那几下我感觉自己的子宫好像下降了。”

    她这个说法太玄学了,一定是她的错觉。不过云琳刚才应该特别爽来着。

    她又握住了我的老二,慢慢地摸起来,弄得我还挺舒服的。但是经过了刚才的榨取,我的老二短时间之内恐怕是站不起来了。

    这么激烈地做过一次之后,云琳似乎对我也感起兴趣来了,问了我很多事情,问我家里的情况,甚至连我喜欢什么颜色都问了一遍。

    好像从**开始,云琳对我的灵魂也开始感兴趣了。云琳的疑问,我都一一作答了,可之后云琳问的问题就越来越过分了,她问我和石巧做过没有,做过几次,用的是什么体位。

    我一只手摸向云琳的菊花,告诉她:“我和石巧一般用这里做。”

    云琳用看变态的眼神看着我:“你们玩的未免也太夸张了吧。”

    “不是吧?你这里还没被人开发过?”

    云林对着我露出了笑容:“这种事情,你想都不要想。”

    下午我在云琳家的床上睡了一觉。这一觉睡得昏天暗地。晚上还是云琳叫我起来的,我看外面的天已经完全黑了,就问云琳:“我睡了多久?”

    云琳没好气地回答我说:“大约五个小时吧,你一直打呼噜弄得我完全睡不着。”

    我看着云琳有一点苦恼的表情,不好意思地摸摸自己的后脑勺:“那个……我可能是真的累了,你也知道打呼噜这种事情我是没办法控制的。”

    云琳没好气地看着我说:“看在你今天下午这么勇猛的份上就勉强地原谅你这一次吧。如果还有下一次的话,我一定会杀了你的!”

    云琳点了一顿很丰盛的外卖,我去洗手间洗了一把脸才出来。云琳已经不管我开吃了。

    她吃东西的习惯真是不管恭维,简直和猴子差不多,什么菜都是吃一小口就放在一边了。

    等我回来开始吃饭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是石巧打来的电话,我慢条斯理地接了电话。石巧在电话里面马上说:“曹立,你在什么地方,我开车去接你。”

    我这才想起来和石巧约好了晚上八点……

    我干!

    今天已经完全被云琳榨干了,石巧那边我是肯定去不成了。于是我在电话里面应付石巧说自己感冒发烧了,今天的约会只能取消。

    石巧在电话里面很认真地关心了我一阵子,都被我搪塞过去了。

    云琳就坐在沙发上很有兴趣地看我对石巧撒谎。

    石巧那边我终于应付过去了,挂了电话之后也没了什么食欲。

    云琳看着我说:“你这个人都是一直这么骗女人的吗?”

    “我从来都……算了。”我点点头说,“我也不是超人,如果真的去石巧那里我肯定搞不定了。说一个谎话对大家都好,你觉得呢?”

    云琳的目光变得锐利起来:“可是我不喜欢说谎成性的男人。”

    我撇撇嘴说:“那我很抱歉让你失望了。”

    说完之后我拿起筷子继续吃饭。云琳没吃多少东西,而我可顾不上她了,我就算没什么食欲也会吃不少。因为食欲未必能说明你身体的准确需求。

    我的手机又响了起来,我拿起来一看,石巧又转了两万块给我。

    我将手机放下来,心里略微觉得有一点对不起石巧。但眼前我首先要应付的是云琳才对。

    我这两天真的是有够冲动的。先是一个陈婉娟,然后又是云琳,我受到一点挑逗之后马上就控制不住自己了。

    我觉得这样非常不好,也是不对的行为……

    不过,我现在还有更重要的问题要考虑,至于自我检讨的事情,押后一点也是无妨。

    我再次问出了那一个问题:“云琳小姐,你方便和我说一下你和陈飞扬具体是什么关系吗?”

    “没什么关系呀,就是普通朋友,和之前一样没什么进展。”云琳的回答着实让我有一些意外。

    如果没什么进展的话,陈飞扬为什么要把云琳带在身边做女伴呢。我还以为这样的行为别有深意,是一种对他们关系的默认呢,难道真的只是我想多了吗?

    云琳说:“我也不是傻瓜,差不多也感觉出来了。陈飞扬是在利用我告诉楼茜一件事——那就是我并不是非你不娶不可,你要是继续摆女神的架子,我有的是姑娘可以挑选。”

    “哦,原来是这样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当然是最好的。这样一来我也没什么对不起陈飞扬的地方了。

    我和陈飞扬虽然是塑料花友情,但是陈飞扬对我好那都是事实,能不亏欠他什么当然是最好的。

    云琳看着我说:“你会不会觉得我这样很贱?明明陈飞扬不喜欢我,我还是要在他身边。哎……水饺我就是喜欢他呢?”

    我完全不这么觉得,因为云琳根本就没她自己形容的那么痴情。至少她有背着陈飞扬和我滚床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