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6章
    我带着陈婉娟去了一家小旅馆。这里不要身份证,只要给钱就行了。我和张小美是常客。

    站在柜台的大妈一直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次居然奇怪的看了我一眼,不过最终还是没说什么。大概是看我身边的女孩换了吧?

    我带着陈婉娟来到房间里面,这个房间里面空间非常狭窄,电视机也是不能看的。

    床单的话还算干净,不然的话我也不会选这个地方了。

    我开的是四个小时的钟点房,四个小时足够我就做完所有的事情了。

    陈婉娟坐在床上,一双大眼睛带着朦胧的雾气看着我:“要现在就开始吗?”

    “开始做什么?”我问。

    “**呀?”陈婉娟说着自己慢慢去解衣服的扣子了。

    我觉得似乎有点怪异,于是问:”你现在又是在讨好我吗?这小丫头。”

    “男人开房不就是为了这件事吗?”

    “我……”我坐了下来,“你说的的确是对的,但是表达方法未免也太**了。你觉得恋爱是什么?”

    陈婉娟回答:“恋爱就是为我喜欢的人做一切让他高兴的事情。”

    陈婉娟她这个理论根本不知道是谁教给她的,我觉得脑子简直秀逗了。难怪她对我这么好。

    “这种恋爱观完全是不对的,因为爱应该是男女都平等的一种东西,取悦彼此。如果只是一味的付出,这叫什么恋爱!这完全只是一种病态的心理满足而已。”我说,“你对于恋爱的概念完全不对,恋爱看起来是付出,我要对你好什么,实际上是想要索取回报的,想要得到对方的爱才对。而不是对方摆出一张臭脸,你也要贴上去,连起码的自尊心都不要了。”

    “哦,是吗?可是大家一起付出不就好了?”陈婉娟有些迷茫地说,她没什么恋爱经验。

    我说:“这绝对是不对的,没有你这种理想的这种恋爱。”

    “可是电视剧里面……”

    “我靠!你和我说电视剧,电视剧有多脑残,不用我告诉你了吧?你不会把偶像剧里面那些东西当真了吧!”

    陈婉娟说:“我就是当真了,你要怎么办?我现在不当真也不行了,我的处女都被你拿走了,我现在满脑子都是你的身影,还有被你压在床上的那种感觉,我做梦都是这样的事情。我能怎么办……”

    陈婉娟的语气里面已经带上了哭腔。

    “哦,你想要和我**了是吗?”

    “不是的!你怎么就还不明白?曹立,我是真的爱上你了!”

    陈婉娟这个爱我觉得很肤浅,说是爱,不如说是一时的感情冲动。

    陈婉娟看我没什么反应,又说了一遍我是真的爱你。

    我问:“好了我知道了,你爱我,那我不爱你,你觉得要怎么解决?”

    “我对你好,一直对你好,你可能就会爱上我了!”

    “我刚才不是和你解释过了吗?这种无底线的爱是不对的,你越是不把自己当一回事,那对方也会不把你当一回事,久而久之你就没有什么尊严可言了。你觉得这种爱还有前途吗?”

    “有!”陈婉娟肯定地说。

    陈婉娟没什么恋爱的经验,要和我做这方面的辩论,还是太年轻了一点。

    陈婉娟说:“不过我会努力听你的话的。也会去想你说的话的意思。”

    我真是谢天谢地,她好像终于被我说服了一点,从我们沟通开始,她好像她是这第一次接受我的观点,我真是有一种庆幸的感觉。

    但是陈婉娟马上又问我另外一个问题:“那我们以后怎么办?”

    天晓得我们以后怎么办,我觉得自己真是失策,没事干嘛招惹陈婉娟,现在真的变成骑虎难下了。

    陈婉娟现在是一心一意为我好的心理,哪怕就是做小三也无所谓的样子。

    可是人都是喜欢得寸进尺的,比如我和张小美一开始确定男女朋友关系的时候,我也是在弱势的一方,经常被张小美耍脾气,张小美生气的时候甚至还会踢我几脚,抽我一巴掌。

    现在张小美还敢这么做吗?

    如果我今天答应了陈婉娟什么,陈婉娟也迟早会得寸进尺的。

    我对于人性非常有信心,至少这一点是有信心的。

    陈婉娟看着我,眼神变得有些恐慌,她说:“你难道就真的是一点都不喜欢我吗?哪怕是做个炮友我也不合格对吗?我知道自己的技术不好,不过如果你愿意讲的话,我肯定会用心学的,曹立,你要相信我。”

    哎,这一点陈婉娟是怎么也想不明白的,我想的是责任,和床上技术什么的都没关系。

    我单纯不想负这个责任而已。

    陈婉娟现在是很温顺,可女人的一些话你听一听就行了,千万不要当真,你当真之后,以后肯定会发生让你后悔的事情了,这是我个人的经验之谈。

    陈婉娟的眼睛又开始变红,人也忍不住抽泣起来,我其实很讨厌女孩子哭泣了。

    而且陈婉娟的哭泣让我觉得有一种非常烦闷的感觉。

    我郁闷的看着陈婉娟:“好了,你不要哭了,好吧。”

    陈婉娟擦干眼泪,然后还是显得很可怜的看着我,但是她正在努力让自己不要哭。

    我说:“我觉得我们沟通的问题一开始就有问题,你想要的就是和我确立关系,最好的男女朋友关系,对吗?”

    陈婉娟说:“我并不奢望那样,我知道你身边有很多好看的女孩子,我只希望你偶尔能记得我就好了。”

    陈婉娟说的实在太卑微了,连我都觉得有些心疼。

    “好吧,我也直说了我的立场是什么。我觉得我们那天晚上发生关系是一场意外,你是一个好姑娘,值得找一个真正喜欢你的男朋友,和你谈一场正常的恋爱,而不是在我的面前变得如此卑微。为了爱,完全失去你作为女孩子的骄傲和尊严。我希望你过得好,而在我这里肯定是得不到爱的,我是一个渣男,对不起。”

    可是陈婉娟说:“你能这样说自己,并且这么坦白的和我说这些话,就说明你不是一个骗女孩子感情的渣男。”

    这对话真是奇怪,我在拼命贬低自己,而陈婉娟又在拼命地帮我否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