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8章
    店主和导购都用一种暧昧的眼神看着我们俩。

    刚才的外国人和客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嫂子的脸很红,表情很尴尬,我说:“刚才我看你们很忙,我就去帮我的女朋友拉裙子拉链了。”

    店主和导购都很认同我的这个解释,说裙子的拉链确实自己不好处理,需要人帮忙。

    这裙子是纯白的颜色,上面点缀了一些五颜六色的斑点,显得很梦幻,也很少女。

    以嫂子的年纪,穿这样的裙子说实话有一点不搭。

    不过偶尔穿一下调剂一下个人风格也是不错的。

    店主和导购当然是大大的恭维了一番,说嫂子怎么样漂亮这种话。

    这种生意人的话听一听就好了,你就是让韩红得穿这条裙子,她们也会说特别好看之类的话,让你简直不买不行。

    买了两条裙子之后我们一起离开了这个店,嫂子刚才一直一言不发。

    走出门之后狠狠的白了我一眼,拉住我的手,在我手臂上狠狠掐了一下。

    这一下掐青了一大块,痛得我差点么忍住叫出声。

    嫂子忸怩地说:“刚才都怪你,差点被人家发现了,以后不许在外面做这种无聊的事情了!”

    “哦,是吗?”我轻轻地挑起嫂子的下巴,“你觉得有自己有资格和我谈这样的条件吗?你不过是我的奴隶。”

    嫂子的脸变得更红了,低垂头下去不敢看我。

    说到这里,我这才想起来,嫂子也是sm的爱好者。最近我对嫂子非常呵护,已经至少有两个月没有和嫂子玩过sm方面的游戏了。

    嫂子的身体想必现在一定很空虚吧。这种游戏一旦沉迷进去,是绝对没有回头路可以走的。正常的**对于sm爱好者来说,只会越来越乏味。

    不过在安抚嫂子那空虚的身体之前,首先我的钱包会变得空虚起来。

    这里的步行街消费真是高,我真是难以想象这是本地人是怎么生活的。

    之前买的两条裙子1500,已经算是很便宜的档次了。

    我们后面看的店子,女装t恤一千块钱是起步价。我生活的d市就没有这么吓人的物价。

    嫂子大概也有这方面的考虑,我们到最后差不多也只买了4000多块钱的衣服,提着几个袋子准备回去酒店。回去酒店之后,当然就是要做愉快的事情了。

    说实话我早就已经迫不及待了。

    嫂子走在路上的时候就已经警告我了,回去之后不管怎么样,先洗完澡再说。

    我倒是一点都不介意洗澡这个东西,带着汗臭味的身体说不定还更有原始的诱惑感。

    反正对我来说,不管是洗白白或者还是不洗白白,嫂子都特别有吸引力,简直可以说是无比动人。

    我唯一没有想到的事情是,在酒店的大堂里面见到了陈飞扬。

    陈飞扬对于在千里之外的这里看到我,也感到非常意外的样子。

    以至于陈飞扬主动问我:“曹立,你是不是在跟踪我?”

    我笑着摊摊手:“如果我是跟踪你的话,那你打算怎么办?”

    陈飞扬当然不是一个人出现在这里的,他的身边依然跟着很多跟班,至少七个随从。这是我最佩服陈飞扬的一点。

    陈飞扬不管出现在什么地方,手下各种各样的角色总是很多,比如保镖,助理还有司机。

    嫂子是第一次看到陈飞扬,看到陈飞扬之后很是惊讶的样子,嫂子也在社会上混了这么多年,基本上看人的本事还是有的,大约也看出了陈飞扬是一个超级富二代,于是用询问的眼神看向我,虽然没有说话,但是我已经知道嫂子的意思了。

    嫂子的意思是问:你怎么和这么一个超级富二代认识的。

    陈飞扬熟练的和我打完招呼之后,用似笑非笑的眼神看着嫂子,问我:“这是你的新女朋友吗?你的品味好像变得更厉害了一点。”

    我其实挺怕陈飞扬在嫂子面前把安安和石巧的事情说出来的,那样的话我就下不来台了。

    可是陈飞扬说的话到此为止,可以说是真正意义上的点到即止,一点也不会有给我难堪的可能。

    嫂子很干练的伸出了手,和陈飞扬的手轻轻的握在一起。

    “你好,我叫叶梓萱。”

    陈飞扬说:“叶小姐你好,我姓陈,也是曹立的朋友。”

    我对于陈飞扬出现在海南的原因很感兴趣。

    陈飞扬解释起来倒是非常爽快,他说:“我们家最近在海南看上了一个房地产项目,你也知道海南的概念股最近在股市上面炒作得非常厉害,因为国家似乎有可能把海南作为一个新的特区开放,甚至会开放赌博、赌马这些灰色行业。”

    我摇了摇头说:“应该不会吧。”

    陈飞扬说:“这些只是传言,不是全无可能。”

    我说:“如果开放这些,那特别行政区那边怎么办呢?不是生意要被抢完了吗?做什么事情总是要做综合考量的,尤其是这么重大的事情。而且搞这些好像也不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我完全不看好这些传闻变成现实的可能性。”

    陈飞扬笑了起来:“还是你厉害,老弟你说的话和我叔叔说的话,几乎不差分毫。你现在住在这家酒店?”

    我点了点头说:“这里的房价真的很贵,这家酒店不错,是你家开的吗?你家开的一定要给我打折哦。”

    陈飞扬无奈地笑着说:“你真的以为我家的产业遍布全中国吗?不过这家酒店的经理是我朋友,要不我帮你商量一下?”

    “那就不必了吧。”我说。

    “真的不用吗?”

    陈飞扬的商量肯定会有结果,但这样不是等于我欠了陈飞扬一个人情吗?为了这个小事欠陈飞扬人情,我觉得是很不划算的。

    而且这个钱说实话也不是什么大钱,没必要在陈飞扬面前弄得锱铢必较的样子,好像凭空就矮他一头。

    嫂子很安静的站在一边看着我和陈飞扬的对话,我们聊了五分钟左右,我们对于d市的事情一点都没有谈。

    好像真的只是简单的他乡遇故知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