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9章
    这个时候陈飞扬接了一个电话,电话的内容我不得而知,只是他接了这个电话之后脸上的表情马上变得凝重起来,跟我说:“曹立,我还有事情要先去处理,不如这样吧,明天你还在这里吗?明天如果你还在这里,那我就来找你玩。”

    “后天我也在,都随时恭候您的大驾。”

    陈飞扬高兴地拍拍我的肩膀,然后领着七八个手下出了酒店的门。

    看着陈飞扬远去,嫂子用一种很迷茫的眼神看着我:“你和他是怎么认识的?不要告诉我他是你的同学。”

    “他一看就20多岁的人,怎么可能是我的同学呢?你脑子是不是秀逗了?”我说。

    嫂子轻轻哼了一声,“你说话真是越来越没大没小了,你以前从来不敢这么对我说话的,我还是喜欢那种那个对我畏畏缩缩的曹立,你现在太无法无天了,等一下我要教训你一下!”

    “是么?”

    我强硬地搂住嫂子的腰,然后轻轻地捏了一下,嫂子浑身一个激灵,弱弱地看着我:“你想怎么样?”

    嫂子这下子完全没了刚才的强硬,其实我早就发现了,嫂子的所谓强硬不过是虚张声势而已。

    我搂着嫂子走进了电梯,在电梯的门关上之后,在嫂子的屁股上重重地拍了一下,“到了房间里面再慢慢地惩罚你。”

    嫂子在我的侧脸上轻轻的亲了一下,对于我的惩罚好像很期待的样子。

    嫂子问:“你是怎么认识这个人的?”

    “我和陈飞扬是怎么认识的哎?好像是一个什么饭局吧,然后我们大家一见如故……”

    “你们是怎么一见如故呢?”嫂子显然对我的话很不信任。

    别说是嫂子了,我自己都不信自己的鬼话。我和陈飞扬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我说:“反正我们大家有一点业务上的往来,然后他也可能成为我的潜在客户。”

    嫂子轻轻啊了一下说:“他是不是要你调查什么女人?”

    我勒个去,嫂子这也太敏感了吧?

    我说:“这你算是猜对了,他的确是想要对付某个女人,还给我开了10万块的价码。”

    “10万块呀,我要上一年班才能赚到。”

    “可是这钱对陈飞扬这样的富二代来说,就是一顿饭的事情吧。”

    嫂子望着电梯的顶部天花板说:“哎,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电梯终于到了,我搂着嫂子走出了电梯,房间里面会有一场更激烈的游戏等待着我们。

    我的预期是对的,嫂子的身体对于sm游戏是无比渴望的,只是碍于面子,不好意思对我说出来。

    可是在房间里没有什么道具可以用,我于是用自己的皮带抽了嫂子的屁股,然后用一根绳子把嫂子双手绑起来,让她趴在床上。

    我本来还担心皮带抽出来的痕迹太重了,嫂子会有点受不了,可是嫂子一再要求我力气大一点才舒服。

    或许痛苦才是嫂子快乐的根源嘛。

    虽然条件很简陋,但我们还是玩得**迭起。

    嫂子最后被我玩得昏死了过去,过了许久才醒过来,然后一定要让我抱着她去泡浴缸。

    酒店的浴缸我很不放心,先用沐浴露清洗了一遍,然后才把嫂子放到浴缸里面。

    我们激烈地玩了一个下午。

    落地窗外面呈现出来的已经是夜景了。

    叫客房服务点了一个餐,在送餐员到达之前,陈飞扬打了一个电话过来。

    其实准确地说是陈飞扬的秘书打过来的,秘书告诉我,明天中午11点半陈飞扬会准时来拜访我。

    我本来以为陈飞扬就是说说客套话什么的,他超级大忙人一个,没事干嘛要找我玩?

    现在陈飞扬叫秘书打电话过来,也显得太过严肃了,搞得好像要做什么商业会谈一样。

    我接完电话之后发现嫂子侧身躺在床上,将美丽的花房暴露在我的面前,那里刚才被我狠狠的欺负过,甚至还有一点红肿。

    嫂子媚眼如丝地看着我:“好老公,人家肚子饿了!”

    “哦,是吗?”

    嫂子马上搂着我的脖子跟我说:“可是真的好饿呀!”

    “刚才已经点过餐了,等一下不行吗?”

    “可是人家真的很饿呀!”嫂子用了一种特别幼女的声线说这种话,特别有撒娇的感觉,我很喜欢嫂子对我撒娇。看样子嫂子是想趁着送餐之前的时间再和我来一发。

    但这会不会太赶了一点?

    其实我现在已经不应该叫她嫂子了。

    但是我从小就这么称呼她。

    嫂子在我的生命里面存在已经有十多年了,十多年的习惯想要改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不过赵旭东对于这种事情有一套自己的说法,他没有我这样的困扰,他说的是游戏名字。

    赵旭东曾经对我说过他在游戏里面叫什么狂拽酷霸**爆天。还有各种各样中二的名字。

    被我嘲笑之后,赵旭东一开始很羞耻,后来就释然了,赵旭东说名字只是一个代号,只要自己叫的爽就没问题了。

    我觉得这句话很有道理,是赵旭东难得的狗嘴里面吐出来的象牙。

    同理,我叫得爽也行了。叫嫂子也不会影响我们之间的感情,只是别人听了会有些别扭而已。

    后来吃晚饭的时候,嫂子一直让我喂她,不是手对嘴的喂,而是嘴对嘴的喂,最好是我把食物已经嚼烂之后,再喂到嫂子的嘴里。

    我和张小美也玩过这样的套路,只有一个女人对你死心塌地的时候,才会一点都不嫌弃你,和你玩这样的套路。

    或许我已经真的摆平嫂子了吧。

    陈飞扬这个人不管做人还是做事都特别靠谱,特别讲诚信。

    第二天11:28我准时接到了陈飞扬的电话,陈飞扬在电话里面告诉我,他已经坐在酒店的大堂里面等我了。

    “啊?”我抱着嫂子还在睡觉。

    昨天晚上一夜疯狂,也不知道梅开几度。反正最后是在一起射出来的,都已经是稀薄如水的东西了。

    早上我当然起不来床。

    嫂子好像蛇一样缠住了我的身体,我接电话都十分困难。

    陈飞扬已经等在楼下了,我却还没起床。大概是这种情况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