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0章
    小柳在我的耳廓里面开始温柔地舔舐起来。

    我的耳朵算是敏感部位,被这么一侵袭,马上就有了感觉,加上刚才喝的香槟,我一下子就进入了亢奋的状态里面。

    音乐声依然震耳欲聋。我看见大家跟着音乐的节奏慢慢地扭动。

    小柳咬着我的耳朵说:“我们去房间里面怎么样……”

    这是**裸的邀约,**的火焰已经如此高涨,我想不出能拒绝小柳的理由。

    我在小柳的搀扶下慢慢地起身,朝着里面的房间而去。游艇里面的房间不少,穿过一个拐角之后,马上变得安静起来,连音乐的声音都是那么稀薄。

    这里放佛是另外一个世界。

    小柳打开了其中一个舱门。我在里面看到一张床。

    空间不是很大,打开灯之后居然是暧昧的粉红色。我们两个人愉快地走到了房间里面,在关上房门的一刹那,小柳的舌头又在我的脖子上舔了起来。

    一般来说都是我这么玩女人的,这么被女人挑逗的感觉还真是比较新鲜。

    小柳的舌头湿湿热热的,弄得我全身都很燥热,好像有一股强烈的能量压迫在我的身体里面,迫不及待地想要爆发出来。

    我被小柳一把推倒在了床上,然后她压在了我的身上,她的胸部很软,继续拼命地在我的脖子、耳朵、下巴上亲吻着。

    我一下子翻身将小柳压在身下。小柳完全没意识到我可能的反扑,一下子就被我得逞了。

    “我果然还是喜欢自己更主动一点。”

    小柳被我压在身下发生了愉快的声息,她的眼睛很是闪亮,笑看着我。

    虽然喝了不少酒,但我的意识还是清醒的,我在小柳的后脖子根、下巴、胸口,以及大腿的根部各种各样的敏感的地方挑逗着。

    小柳被我弄得娇喘连连,连续说了两声你好厉害。

    对于女人的这种恭维,我早已经习以为常了,完全不往心里去。

    “厉害的还在后头呢。”

    我将小柳的比基尼脱了下来,小柳的泳裤本来就只有一条绳子系在侧边,我早就想要将这绳子解开了。

    我解开之后,露出了小柳那光洁的下体,她下面那里果然是一点毛发都没有。

    说起来可能很变态,这种光秃秃的感觉就像幼女,但我非常喜欢。

    少女的秘处和熟女果然是完全不一样的,小柳那里很是娇嫩。

    我用一根食指轻轻的抽送起来,一开始小柳还很不适应,轻轻的蹙着眉,但没过多久,小柳的双腿就不由自主地夹住了我的手,用害羞的语气对我说:“我们来真的好吗?”

    小柳说的来真的,当然是希望我的老二刺入她的身体。

    我在这个房间看了一下,没有避孕套。

    不过好像小柳也不在乎这些,已经到了这种时候,我的也没什么理智可言了。

    老二对准了小柳的密处,然后直接刺了进去。

    小柳激烈地搂住我的身体,十指在背上刮了起来。

    小柳的指甲很长,深深的陷入我的肉里面,她对我说:“好痛呀!”

    我何尝不是呢。

    小柳的下面十分紧凑,看来是我对少女的秘壶有了错误的过去,我还以为小柳在欢场上打拼,下面早就变得很松弛了,对于男人老二的接受度应该也会很高。

    没想到,她的下面非常少女,和一般的女高中生几乎没有什么区别。

    对付少女当然要用循序渐进的方法,不能一上来就猛干特干。

    除了一开始的粗暴进入,我后面慢慢变得温柔起来。小柳一直在急促的呼吸着,偶尔也发出娇喘的声音,我和小柳换了三个姿势,在这件事情上小柳非常配合我。

    没过多久,小柳就嗷嗷的叫着说我快要到了,然后绵软的趴在床上说我要死了。

    小柳很快就到了**,然后这么躺在床上。而我一直坐在她的小屁股上,老二继续在她的下面耸动着。

    到达了第一次**之后,小柳很久都没什么动静,过了一会儿总算恢复了一点力气了,会又开始摇摆起小屁股挑衅起我来。

    小柳这样的行为让我莫名有些火大,然后加速了冲刺的速度,小柳又开始了激烈的娇喘起来。在激烈的娇喘中,很快就到了第二次的**。

    这之后,我将小柳翻过身来,扛起她那一双修长的大腿,开始有节奏的慢慢冲刺。

    小柳躺在床上,一只手放着嘴里咬住,然后眼神十分苦闷的看着我,好像要将我的样子入她的脑海。

    小柳短短时间之内到了两次,不是因为我多么多么厉害,而是因为她可能就是那种敏感体质的女人,敏感体质的女人基本上你只要有一点能力,随便搞一搞就能很快获得**。

    小柳沉重的呼吸起来,感觉马上又要到第三次了,这一次的**比无比强烈,我看到她全身的肌肤都变得潮红起来。

    我在这个时候一下咬住了她胸前的蓓蕾,我这一下故意咬的有一点点重,痛和快乐的感觉在小柳的脑海里面回荡。

    小柳变得语无伦次起来,“这感觉真的好奇怪……我从来没有变得这么奇怪过……呜呜……”

    最后小柳发出了哭声,我上过的女人里面很多都有过这样的反应,在抵达最快乐的极限的时候,会突然哭起来。

    这种哭倒不是因为悲伤或者喜悦,纯粹是因为大脑当机了,不知道摆出什么样的反应和情绪,又有非常强烈的感情需要爆发出来,哭是最好的爆发手段而已。

    我这时候开始激烈地冲刺起来。

    小柳那美艳的脸上也出现了泪痕,带着泪痕的少女,还有个潮红的身体相映成趣,让人觉得非常有意思,

    难怪古代的那些文人骚客到了七八十岁都还要娶十四岁左右的女子做小妾。

    如果我有这样的条件,我也想搞老到死都玩新鲜少女的身体。

    这世界上有比鲜活的少女身体更可爱的事物吗?

    我想没有。

    “要来了哟!”我发出一声低吼,然后开始冲击起来。

    小柳的身体就像狂风暴雨中的一叶孤舟,随着我在她的体内爆发出了最后的生命精华,一切戛然而止,包括她的哭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