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9章
    女人有时候说不要,其实是想要。这种基础性的判断力我还是有的。

    林小雨说不要,我反而咬住她的耳朵,在她的耳朵边上轻轻地吹气:“你就是我的宝宝,为什么说不要呢。”

    林小雨的身体彻底酥软了,在我抱住她之后,她也忍不住主动地抱住了我。

    等我们身体结合在一起之后,林小雨更是主动地摇摆起腰肢来了,“叫我宝宝,我是你的宝宝对不对?”

    她的语气楚楚可怜,让我觉得有一点怪异,但是现在正是激烈的时刻,我也没有闲心去追究这些事情了。关键是我和林小雨都有得爽,这才是我们结合在一起最大的意义。

    不管多么美妙的爱情,反正最后都要归于肉欲上的满足。

    我坐在床上,而林小雨抱着我,努力地摇摆腰肢迎合起我来,没过多久林小雨就发出了哭腔一般的声音,她又到了一次。这一次之后,林小雨完全放开了身段:“好大……呜呜……好大……”

    她就像是一个复读机一样不断地重复“好大”这个词汇。

    而我用着从其他女人身上学来的技术,让林小雨快乐着,也错乱着……

    在我一次次的进攻里面,林小雨变得狂乱起来,她说了一句让我很在意的话:“李小树,呜呜……我是你的宝宝。”

    这话让我很是不爽,现在和林小雨在搞的人是我,凭什么她叫别人的名字?!

    莫名让我有一种被戴绿帽的感觉,不过我很快就觉得自己搞错了,我不是林小雨的男朋友或者老公,就算戴绿帽也是我给别人戴。

    这样一想,果然有了极大的爽感,我按住林小雨的两瓣屁股,一下子顶在了她的最里面,然后一泄如注!

    我本来可以射在外面的,但这样的话就没什么意思了。林小雨刚才做了错事,这是给她的惩罚。

    在我发射完了之后,林小雨完完全全变成了一滩软泥,一点力气都用不出来的样子。看来她的体力要比我预想的差上很多。

    而林小雨也没责怪我射在她的体内什么的,她只是抱住我,虽然脸上还套着自己的内裤,但我能听到她喘息的声音。

    我将她脸上的内裤取了下来,林小雨用一种特别的眼神看着我。这眼神很有归属感,我真的已经搞定林小雨了吗?

    我不确定……

    不确定的结果就是我又一次进入了林小雨的身体。她的下体一片泥泞,里面又湿又热,我们的体液混合在一起,有一股强烈的淫糜感觉。

    林小雨已经变得精疲力尽了,所以无力抵抗我的进入。除了体力上,在心理上她也算是彻底地退去了防御。在我叫了她几声宝宝之后,林小雨的一双雪白长腿主动夹住了我。

    “林小雨你是我精盆吗?”

    “是!”

    “林小雨你喜欢被我全部注满吗?”

    “喜欢!”

    林小雨的态度已经和刚才大不相同……

    只在一个问题上依然保留了理智,我问她:“怀孕了怎么办?”

    “打掉。”

    我们的唇舌交织在一起,**的火焰激烈地燃烧!

    我的脑子里面只剩下一个想法:就是把我的所有精液都注入这个女人的身体里面。

    因为有这个执着的想法,我和林小雨一直都做得很激烈。说实话我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好的状态了。虽然说我还年轻,但也不是面对每个女人都能连续来个六发的。

    事后我想了一下,林小雨的颜值只能算及格分,大约是她的身份给了我别样的感觉吧。

    我们一直玩到了很晚的时间。

    然后林小雨沉沉地睡去,就在充满了各种体液、乱作一团的床上。

    我只睡了3个小时左右就醒来了。林小雨的头压在我的胸口,我睡得很不安生。

    之前虽然战况很激烈,睡的时间也很短,但是醒来之后我却不觉得疲劳,甚至了无睡意。

    外面天已经渐渐亮了。

    床上一片狼藉,林小雨和我赤身**地睡在床上,两个人的身上只盖了一条单薄的浴巾。

    空调不断地送来凉风,我的脑子有一点混乱。我和林小雨一直从昨天下午坐到晚上,晚上的时候两个人还坐在一起沉默地吃了一个披萨。吃过披萨之后,又搂在一起**。

    林小雨到了后来,居然主动把内裤套在头上,然后坐在我的身上耸动……

    好像我已经征服了这么一个天之骄女。当然了,仅仅只是好像而已。

    我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有自知之明。我还不至于忘记昨天是林小雨主动勾引我**的。

    换句话说:昨天的林小雨需要一个性玩具,而我充当了这个性玩具。

    我最多算表现出众的性玩具而已。

    如果真的以为就这样征服了林小雨,从此可以让林小雨听我的话,然后为所欲为那真是太天真的想法了。女人脱了衣服和穿上衣服完全是两幅面孔。搞不清楚状况还想要得寸进尺的人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林小雨穿上衣服之后,说不定还会厌恶昨天和我发生的事情。

    我和石巧的关系也是这个道理,石巧在床上的时候会叫我爸爸,但是下了床到了日常生活里面,我和石巧就是另外一种关系了。如果以此在石巧的面前恃宠而骄就就是不知道分寸。

    这种想法很正常,毕竟**只是我们生活中的一个部分而已。

    如果只搞一次就征服了身心,从此让你为所欲为。说真的,这是av里面的剧情。我们所处的世界要是能有这么简单的话,我也不会有那么多烦恼了。

    我把手机拿了起来,有十五个未接电话,几乎都是嫂子打过来的,也有陈飞扬打过来的。

    我拿起电话,又放了下去,有些心烦意乱。

    老实说我觉得自己玩得有一点过分,也不知道林小雨穿上衣服之后会不会跟我翻脸,如果翻脸的话我想陈飞扬也保不住我,只能跑路了。

    不过我本来就打算过几天就回d市来着。

    我越想越是烦闷,外面的黑暗已经渐渐被刺破。我看到火红的云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