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1章
    做完了这一次之后,我和林小雨的关系缓和了不少。既然这个女人愿意主动把我的老二放进自己的身体里面,那应该是不会和我翻脸了。

    我的精神放松了不少,随后问了一个千不该万不该的问题。

    我不是问林小雨为什么不是处女这种直男癌问题,这种问题还好解决,我被林小雨骂一顿就完事了。

    我问的问题让林小雨无比膈应,问完之后我看林小雨的脸上表情就知道了。

    “你昨天晚上和我做的时候,好像叫了另外一个男人的名字,这个男人和你是什么关系?”我问的是这么一个问题。

    林小雨原本还算放松的表情马上变得不自然起来了。我马上就意识到了问题不大对劲,于是我企图转移话题来补救,但是一点效果都没有。

    林小雨的眼睛又红了,她楚楚可怜地看着我说:“你知道吗?他最喜欢叫我宝宝了。所以你昨天叫我宝宝的时候我就忍不住……”

    林小雨这个话说得我也很膈应,所以有一个问题是一定要搞清楚的,“你说的那个他是你的男朋友吗?”

    “以前是,现在早就不是了。”林小雨回答说。她的表情很黯淡,显得很不开心的样子。

    我却长舒了一口气,一下子就觉得不是那么膈应了,简直舒服了许多,我已经理清楚事实了:我和单身的林小雨搞了一场,林小雨以前有一个男朋友,而我被她当做了替代品,就是这么简单。

    我和林小雨只是露水情缘,我是不打算把他娶回家的,所以她有什么样的情史我都无所谓。

    有些人去嫖娼,嫖到最后居然和小姐讲感情,只恨小姐不是处女,不然一定要娶回家。我已经过了这种阶段了。

    林小雨的故事说实话我没什么兴趣深究下去,我只是单纯地和林小雨搞一搞,然后陈飞扬那边也应付得过去就行了。

    最多还有五天我就要离开海南回去d市了,到时候这里的所有事情都和我没关系。

    但林小雨对我说:“你知道吗?昨天她结婚了,和我大学时候的一个同学。”

    林小雨的语气十分虚无,甚至痛苦。我想了一下,如果张小美和别人结婚的话,我估计也会一样这么痛苦。不对!我为什么要想这么无聊又恶心的事情呢!

    我努力将脑子里面奇怪的想法排除掉,正好对上了林小雨那真挚的眼神:“你说为什么明明两个人彼此喜欢,却为什么不能在一起呢?就因为我家里太有钱了?”

    “对啊,太有钱和太没钱都是原罪。”我说。

    林小雨在我的肩膀上狠狠地咬了一下,留下了两排清晰的牙印。这是对我说实话的惩罚。

    “你知道吗?我在美国的时候有一次被人打劫,被枪指着头,是他救的我。”

    “哦,还有呢?”我一点都不想听林小雨的恋爱故事,尤其是她还赤身**地躺在我的身边,有乳白色的精液从的她的大腿根部流出来的情况下。

    但林小雨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倾诉对象,并不打算就这么简单地放过。

    林小雨用情很深,和那个叫李小树的男人还着实快活了一段时间。当然,甜蜜的回忆现在变成了有杀伤力的毒药。

    分手阻力和偶像剧里面演的一模一样,不过只是对象变成了有钱的富家千金。不对,林小雨他们家不只是有钱这么简单,他们家对两广和海南的政局都有很强的影响力。

    这种苦苦相爱,最后却要分手的戏码我其实不是很喜欢,但是林小雨最后声泪俱下,哭得不能自已。弄我的心情也变得很沉重起来。

    这种事情,或许哭过就好了吧。

    人生里面,不如意者十之**。其实大家都有各种各样的无奈。

    不过我觉得那个哥们也算人生赢家了。泡过林小雨这么出色的富家千金,还拿了一血,林小雨现在还对他恋恋不忘。然后现在留在美国找个白人妞结婚,还在大学里面任教。这样的人生履历放给我,我也觉得没什么遗憾了。

    但林小雨却不这么看,她甚至愿意舍弃钱和身份去美国找那个哥们……直到听到那哥们结婚的消息。

    然后林小雨觉得人生一片灰暗,只想一直一直堕落下去……

    这种年纪又受过高等教育的女人当然喜欢玩文艺的套路,不过我对这些文艺的套路不怎么感冒。随便林小雨怎么玩都不关我的事情。但我被林小雨弄得有一点沉重,忍不住劝她:“你还是不要堕落了,不然美国那哥们偶然回国看到你变成了潘金莲,那他该怎么想?庆幸自己没和你结婚?”

    林小雨用震惊地眼神看着我,但许久都找不出反驳的话语来,可能我的话真的太有道理了吧。

    不过接下来林小雨就不那么文艺了,她突然歇斯底里地要咬我、抓我,好像得了狂犬病一样。我最后被林小雨一脚踢下床,几个枕头扔过来,林小雨让我滚。

    林小雨突然的疯狂就像是得了狂犬病一样,我也不知道触动了她那根奇怪的神经,以至于有这么强烈的反应。

    我逃到了客厅里面,给陈飞扬打了一个电话:“陈总,快来救我。”

    “你现在在哪里?”

    “我在林小雨的房间里面,你如果十五分钟之内不来救我,估计就只能给我收尸了。”

    没了我,林小雨也闹得没劲,可是我一出现在了她的视线范围之内,她就马上变得有攻击性了……

    这女人真是神经病,不对,是狂犬病才对!

    林小雨身上依然一件衣服都没穿,不过她也不在乎这些,何况这里只有我而已,她不穿衣服只是给我看而已。

    林小雨又朝着我冲过来,我可不想又被她在身上狠狠地咬上一口,于是在客厅里面和林小雨玩起了捉迷藏。林小雨的速度当然没我快,连我的衣角都抓不到。

    气馁的林小雨坐在地上哭起来,我一开始还有些嘲讽的意思。但是后来林小雨变成了嚎啕大哭,我实在看不过去了,就凑过去打算安慰一下林小雨,就算被咬那也没办法了。谁叫我是男人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