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2章
    这一次林小雨没有攻击我,反而紧紧地抱住我继续大哭起来!

    我轻轻地拍她的背部,“好啦,好啦,事情都过去了,你是好看的小公主,总会有王子来娶你的。”

    林小雨抽泣着问我:“那你会娶我吗?”

    “当然会。”我不假思索地回答。

    “骗人!那你现在敢和我一起回家吗?”林小雨认真地看着我。

    我就是说一说场面话而已,林小雨和那个美国名校的助教都闹掰了,我一个高中都没毕业的,哪里配得上她呀。

    我这一犹豫林小雨马上就不干了:“你就知道骗我!你们每个人都骗我!他也明明说过会等我十年的!”

    林小雨在我的身上一阵捶打,她经常做锻炼的人,打得我居然有一点疼。我抓住了她的双手,有些生气地看着林小雨:“哭也哭了,闹也闹了。现在你应该好一点了吧?”

    “我没有!”

    林小雨看起来的确还是很生气的样子,我松开了林小雨的手,慢慢地说:“那你想我继续把你的内裤套在你的头上吗?”

    林小雨被我这么一威胁,好像想到了昨天晚上的事情,心有余悸的样子,终于慢慢地安静了下来。

    这也是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的道理。林小雨刚才已经拼命地闹过了,心里的不满早就已经发泄出来了,如果是在气头上的话,说不定又要和我对着干了。

    我慢慢地抱住林小雨,也说了一点安慰的话,大约就是告诉林小雨一直这样伤害自己和伤害别人是不对的,会让喜欢她的人痛苦。

    林小雨紧紧地抱住我,对我的说教全盘照收。

    林小雨这种大小姐,太硬的招式不吃,会说你不尊重她;太软的招式也不吃,因为平时在她身边拍马屁的人已经太多了,完全不多你一个。

    所以需要软硬兼施,这可是一个技术活,一般男人很难拿捏好分寸。

    随后我把林小雨放在了沙发上面,我问了一下她要不要穿衣服,林小雨毫不犹豫地拒绝了我,她先是坐在我的大腿上,后来趴到了沙发上,把我的老二从内裤里面解放了出来,然后又爱不释手地拿在了手中。

    我干!林小雨她不会是还想和我来一发吧?

    她真以为我是铁打的?

    可惜陈飞扬是一个很守信准时的人。这时候我的电话响了起来,是陈飞扬到了。

    林小雨握着我的老二,慢慢地把玩着,根本没有放我走的意思,我只好说:“小雨,我可以请陈飞扬上来一起玩吗?”

    “你敢!”林小雨瞪了我一眼,手上的力气也重了几分,“你真的以为我是什么男人都可以?”

    废话!不然怎么可能轮得到我?我心里是这么想的,嘴上却不敢这么说,我只敢说:“小雨你是我心目中的女神,当然不是这样可恶、低俗的女人。”

    “哼,算你有一点了解我了。”林小雨对我这么肉麻的恭维居然照单全收,看来是我低估林小雨了。

    “但是陈飞扬已经等在楼下了,我要怎么办?”

    林小雨气冲冲地从沙发上站起来,很自信地对我说:“我去床上等你,你自己做选择,我……还是陈飞扬。”

    林小雨是白痴吗?我们算上今天早上的一发,已经搞了足足七次了,你就是王祖贤我现在也腻了呀。我二话不说就开始穿衣服,穿好衣服之后我出现在了卧室的门口,林小雨有一种极度生气的眼神看着我,她的眼神分明在说:你要是敢走那你就死定了!

    但我还是愉快地朝着林小雨挥挥手:“拜拜,林小雨,我们下次见。”

    “去死!”一个枕头被扔了过来,“你要是敢离开这个房间,我就不姓林!”

    林小雨的威胁对我一点用都没有,我依然潇洒地离开了这个房间,出门的时候我听到林小雨歇斯底里的叫声。

    有了刚才的动作戏和苦情戏,我相信林小雨一定不会把我怎么样的。最多她生气了我以后道个歉嘛,今天我反正肯定是要走人的。

    女人嘛,你要是太百依百顺,就显得太没骨气了,女人最看不起的就是这种男人了。

    你经常能看到一个很垃圾的男人打老婆,老婆依然死心塌地对吧?是不是觉得不合理。其实没什么不合理的,女人的心理就是这样微妙。老话说得好,巧妻常伴拙夫眠。

    我出现在了酒店的大堂里面。马上就看到了陈飞扬。

    看到我之后,陈飞扬露出了亲切的微笑,“老弟,有什么事情上车再说吧。”

    我本来想开口说话的,但又觉得陈飞扬的话有道理,我们说话的确需要一个私密一点的空间,所以听从了陈飞扬的安排。

    等我上了车,陈飞扬立刻问我吃过早餐了没有,我老实回答说没有,陈飞扬马上让司机去早茶店。

    陈飞扬的态度和之前没什么区别,但是我却有一股恍如隔世的微妙感觉。其实我们也就十几个小时没见面而已。

    “老哥,我……”我看着陈飞扬居然有一种不知道从何说起的感觉。

    “恭喜你,老弟,你又做了一回新郎,我还以为你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搞定林小雨,没想到不到三天你就摆平了。”陈飞扬说,“我活了二十多年没佩服过谁,说实话老弟你是我最佩服的人。”

    陈飞扬对我的恭维,我没什么感觉。反而心里有无限空虚的感觉。很多男人在搞上一个新的女人之后,都会有成就感,并且拿出来炫耀。可能我已经过了这个阶段了吧,我觉得这件事并不值得炫耀,只是普通地上过床了而已。

    而且后面我听林小雨说的话心里也觉得很沉重,到现在都没有缓过来。

    陈飞扬看着我说:“老弟,你的样子这么奇怪,该不会是爱上林小雨了吧?”

    “怎么可能!”我对林小雨的感情与其说是爱情,倒不如说是同情。

    “那你的表情为什么会这么沉重呢?”陈飞扬不解地问,“和她上床就是这么痛苦的事情吗?她在床上的表现很差劲吗?不过你是这方面的专家,稍微调教一下不就好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