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3章
    “这倒不至于。”我说,“我只是觉得林小雨这个人有一点出乎我的意料,我需要一点时间来缓一缓。”

    陈飞扬轻轻地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没事,我们先去喝早茶,你好好休息两天。”

    我估计陈飞扬也怕把我逼得太紧了欲速则不达。

    早茶店里面很多人,不过多数都是大叔大婶,我只看到几个年轻人而已,也都是金发碧眼的外国人。

    我随便点了一点点心,已经开始构思怎么应付嫂子了,有陈飞扬帮我打掩护,这件事应该没什么难度。

    喝早茶的时候,陈飞扬倒是没提什么生意的事情,只是和我讲他去新疆遇到的一些有趣的事情。当然不可避免地说到了当地的姑娘。当地的少数民族姑娘,陈飞扬说的是二十岁以前鲜嫩可口,超过二十四岁就已经可以算是大妈了。

    那边可能因为天气和干旱的原因,当然还有人种的问题,女人会特别显老。

    我不像陈飞扬有这么多走南闯北的经验,这些东西听起来还是挺有趣味的。

    我原本以为陈飞扬说这些话题都是为了让我放松,到最后还是要把话题回归到林小雨的身上来。毕竟林小雨对于陈飞扬来说是那样的重要。

    可是陈飞扬居然真的没提林小雨,和我花三个小时喝了一顿早茶。

    喝过早茶之后我的心情放松了许多,在我们有结账买单之前,陈飞扬的手下助理也载着嫂子来到了茶餐厅。嫂子带着一副黑超墨镜,身上穿着新买的丝绸面料的衣服,隔远了看的确有一股明星的感觉。

    看到我之后,嫂子墨镜也不除下,直接问我:“你昨天晚上死到哪里去了!打你那么多电话你也不接!”

    我还没说话,陈飞扬已经帮我打圆场:“昨天晚上我们有一个应酬,这边的市长、市委书记都去了,确实不太好接电话。”

    有陈飞扬帮我说话,嫂子的表情和缓了一些。

    陈飞扬接着说:“我已经打算聘用曹立做我的特别助理了,年薪暂定四十万,享受所有该有的假期和津贴。不知道你们意下如何?”

    我有些吃惊,而嫂子更是合不拢嘴。

    陈飞扬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呀!

    刚才的话就像是炸弹一般,嫂子半天都回不过神来。这个价码真的很高了,嫂子他们公司的高管都未必能拿到这个数。

    然后陈飞扬又补充说:“我知道曹立现在还是学生,所以他不来公司上班也没关系,钱我照付。我们很谈得来,而且我觉得曹立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陈飞扬对我的评价很高,现在连最后的忧虑都没了。嫂子的目光转向了我,希望我给出一个确切的回答。不过我看嫂子的表情已经十分心动了。

    我知道陈飞扬之所以这么笼络我是因为林小雨的关系,只要我能帮陈飞扬搞定林小雨,那什么事情都好说。一年四十万不过是小钱而已。

    我想要直接拒绝陈飞扬,可是这时候嫂子已经坐下来,并且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嫂子倒茶不是为了喝茶,只是为了借用这个动作缓解心中的紧张而已。

    嫂子问:“陈总,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我当然不是开玩笑,这么正经的事情我想没有人会开玩笑吧,我一向喜欢人才,曹立就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陈飞扬的高帽子让嫂子很受用,我却出奇的冷静。如果我答应了陈飞扬的条件,那么以后就是他的下属了,那在他的面前就没有了称兄道弟的立场,他让我办什么事情,我就必须按照他的意思来执行,因为他才是老板。

    天大地大,再大也打不过老板,不是吗?

    简单说,也就是我会失去属于自己的立场,不再能和陈飞扬平等相处。云琳、石巧、楼茜她们都警告过我一件事,那就是陈飞扬这个人的城府很深。陈飞扬虽然对我表现得很和善,但实际上我对他这个人的了解并不是很多。不像赵旭东,我们做一个星期朋友之后,我就对他喜欢什么东西,不喜欢什么东西了如指掌了。

    我考虑了很多因素,最后得出来的条件就是我不适合做陈飞扬的下属。

    钱我喜欢,但是为了区区四十万就给陈飞扬卖命并不值得。如果是四百万的话,我一定会认真考虑。

    “不好意思,我还想考一个大学,然后过正常人的生活。”我说,“飞扬老哥,如果你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开口,我一定赴汤蹈火。毕竟一直以来我都在承蒙你的照顾。”

    我的拒绝陈飞扬没什么表情,完全看不出喜怒,甚至都谈不上失望,他也没有勉强我,只是和我说买卖不成仁义在,今天还要带我去一个地方见识一个新的东西。

    嫂子见到我拒绝倒是劝了我几句,她这几天跟着陈飞扬的助理出去shopping的钱都是陈飞扬出的,有一点被洗脑的感觉。

    但是嫂子话并不能左右我的判断,我说不,那么这件事就绝无可能。

    我和嫂子在陈飞扬的带领下,去了海洋公园。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看那些海豚或者海狮的表演并不觉得怎么有趣。倒是和嫂子玩了不少自拍。陈飞扬今天也有一个妞,不知道什么来路,反正长得很漂亮。

    不过让我比较疑惑的是陈飞扬的亲妹妹陈漫没有出现。真是奇怪,陈漫来海南不是为了度假吗?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玩?还是说陈飞扬怕我吃了他的亲妹妹?

    我昨天本来就睡眠不足,而且体力消耗很大。到了下午五点的时候就已经瞌睡连天了。但是这个破海洋公园距离市区居然有两个小时的车程。在回程的路上我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下车的时候我是强行被嫂子叫醒来的,晚饭也没多少胃口吃。

    好不容易熬过了晚饭时间,我回到了房间里面,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洗澡,我其实也很想直接倒在床上,但是嫂子一直都有轻微的洁癖,我如果不洗澡就上床,那我就是皮痒了。

    我有最快的速度洗了一个澡,就准备滚到床上睡觉,没想到我才洗完澡出来就看到嫂子坐在床上,用一种很严肃的眼神看着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