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4章
    嫂子的眼神一看就有事情,我估计是为了白天我拒绝陈飞扬的事情。

    那四十万的年薪对嫂子这样的工薪阶层还是很有诱惑力的。

    我也喜欢钱,但是为了这笔钱就要牺牲很多自由那就算了,我曹立来钱的方法多的是,完全没必要这么搞。

    于是我在嫂子的身边坐了下来,语重心长地说:“今天陈飞扬请我帮他做事呢,我拒绝是有我的原因的。他的钱真的不是这么好赚的,如果好赚的话,他干嘛对我这么好呢,大街上随便拉一个人不行吗?”

    嫂子看着我说:“我在意的不是这件事,而是你这几天在干什么。”

    “在和陈飞扬一起谈生意呀。”我摊开手,装作很无辜的样子,我这几天的确是在帮陈飞扬谈生意,只是一不小心就谈到了林小雨的床上去了。

    嫂子说:“这几天陈飞扬让他的几个助理陪我去逛街其实就是想要支开我吧,你以为我什么都不懂吗?说吧,你和那个陈飞扬都一起去干了什么好事情,我可是警告你,如果你做了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我可是不会包庇你的。”

    我有些哭笑不得地看着嫂子,尤其是嫂子的表情还是那么的严肃,真的很像我的长辈。

    “那个……”

    我的话还没说完就已经被嫂子打断,嫂子说:“你最好和我坦白一点,不要说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来敷衍我。”

    我按住了嫂子的手,我们四目相对,然后说:“陈飞扬背后的陈家资产至少在几百亿。我说的是至少,你说这样的大少爷会做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吗?你这不是说笑吗?杀人放火不就是为了钱吗?陈飞扬他缺钱吗?”

    “这倒也是,他既然很有钱,你们这几天是不是在玩女人?”嫂子说,“我最担心的就是这个!”

    不得不说,嫂子的嗅觉还真是敏锐。我被嫂子说得睡意全无了,这里要怎么圆回来呢……

    我不禁觉得有些头疼,不管是我,还是陈飞扬都太低估女人的直觉了。

    嫂子说:“我现在需要一个解释,曹立!如果没有解释,今天晚上你不用在这个房间睡觉了。”

    “那我去哪里睡觉?”我愕然地看着嫂子。

    “那是你自己的事情,你可以睡在门口,也可以去睡马路!反正就是不准你去找那个陈飞扬!”嫂子说,“我感觉你已经跟着他学坏了。”

    “陈飞扬也没那么坏吧?”我看着嫂子说。

    “他这种男人是最可恶的,你今天没看到吗,他把跟着去的那个小妹妹撩拨得不要不要的,动作那么温柔,神情那么专注……”

    嫂子的话让我有一些迷惑:“你说的是这些都是优点吧?”

    “如果陈飞扬要娶人家当然是优点,如果不打算结婚,这不是平白无故地耽误人家的青春吗?”嫂子义愤填膺地说,“不娶还撩的男人每一个都是渣男!”

    “啊?”

    “你啊什么啊,陈飞扬是渣男,你可不是渣男。”我还以为嫂子对我的评价是正面的,没想到嫂子的话锋一转说,“渣男对颜值对各方面都是有要求的,你距离这要求还差得远呢。”

    我差点吐血。

    嫂子把手从我的手底抽了出来,揪住了我的耳朵说:“要是让我知道你跟着那个陈飞扬在外面鬼混、玩女人,那你就死定了!别以为你翅膀硬了我就制不住你了。”

    如果是别的女人对我这么说,我早就翻脸了,也就嫂子是特别的,她可以在我面前肆无忌惮地说想说的话。

    我温柔地搂住了嫂子的肩膀,说:“这次算我的错好吧……对不起,对不起,嫂子……啊不,老婆大人,我真的错了。我总是不经意就容易放错,要是没有你督促着我的成长我怎么会进步呢。”

    我的话唬得嫂子很开心,嫂子说:“这几天的事情我就不追究了,装一回糊涂虫,要是还有下一次的话,曹立,我就真的和你没完。”

    “是,我错了,老婆大人。要不我们先睡觉吧?”

    嫂子千娇百媚地白了我一眼:“就这么简单睡觉?我去洗澡了,某人可不要等不及了哦。”

    说完之后,嫂子俯身直勾勾地看着我,露出深不可测的乳沟。

    嫂子是在暗示我,她想要了……

    可是,我昨天和今天才来了七发,又在外面的旅游景点奔波了一天,现在就是把貂蝉放在我的面前,我估计都没有**。面对嫂子的暗示,我只觉得很头疼。

    以前我听那些已婚男的段子的时候还以为是假的,现在轮到我自己亲身体验了,真的是……一言难尽的感觉。

    我看的段子都是这样的:男人在结婚之前听到女人说想要会无比激动地带着女人去开房,在婚后听到女人说想要,会有全身发抖的感觉。在婚前会拼命对女朋友暗示去开房,在婚后会拼命假装看不懂老婆的暗示……

    这样的行为按照赵旭东的说法就是:逃b荒。

    嫂子在我的侧脸上亲了一下,接着就去洗澡了。

    浴室里面传来隆隆的水声,如果我的老二站不起来要怎么和嫂子解释呢。这不是坐实了嫂子的怀疑,我和陈飞扬在外面乱玩女人吗?

    到底要怎么办才好呢……

    我最终想出来的办法就是装睡。不过,在我做了这个决定之后,闭上眼睛不到五秒钟我就真的睡着了。

    而且睡得很死,还难得的打鼾了。

    嫂子说被我吵了大半夜没有睡着,索性开始看电视。但电视的声音调到最大都盖不住我的鼾声。

    这一觉我睡得神清气爽,连梦都没有做,至于嫂子说的事情我当然不知道啦。

    嫂子早上要在房间里面补觉,不准我骚扰她。

    我决定买花给嫂子赔罪。

    酒店边上我记得就有一间花店。

    我乘坐电梯下楼,然后从酒店出来就直奔花店。

    这个花店进门就有一排绿色的盆栽,绿意盎然,很有生机的感觉。我对这家花店的第一观感还算不错,进门之后我只看见一个穿着纯白色连衣裙的女孩子蹲在地上整理花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